党家非道亦为道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十七章

    党非道虽将两人毕生所学映入脑中,但一时半会却也不能灵活运用,使用两仪八卦镜,完美是青松在其内心,一句一字的指挥才勉强成功。

    铁牛寨主明显也看出其中端倪,只要找准机会击中党非道,两仪八卦镜没有控制,自然失效。

    看似处于劣势的铁牛寨主,其实还是占尽优势,只要一击命中,党非道不仅两仪八卦镜被破,体内的两个灵魂也将被逼出。

    黄深的身体还处于虚弱之中,青松留下躯体支撑没有灵魂的黄深躯体,而青松也是消耗大量真气体能。一旦被逼出灵魂,此时的两人都难以稳住魂魄,一时之间恐怕也回不到躯体之中。

    一击,只需命中一击,铁牛寨主硬扛着金光,如果此时用两仪八卦镜的是青松,而不是党非道,他断然不敢正面硬扛。

    “阿,好烫。”党非道感觉一阵火热灼伤的疼痛。

    金光在铁牛寨主的抗压下,威能极速上升,党非道又不懂其中技巧,身体抗热能力几乎达到了极限。

    “放手。”青松知道此时已来不及运用技巧,唯有让党非道放开两仪八卦镜。不然再这样下去,即使不被击中,也会被强大的威能压力将灵魂挤出,党非道的身体也会因此受到巨大伤害。

    党非道在放弃两仪八卦镜时,金光变得越来越弱,两仪八卦最后的余光倒向寨主,寨主来不及躲避。

    渐渐衰弱的金光依旧可怕,铁牛寨主的大锤还来不及转向,就已经轰在寨主腹部。

    强大的威能,修为高深以防御力著称的寨主也承受不住,腹部直接穿开一个血淋淋的口子。手中仍紧紧握住大锤,急速呼吸,减缓体力的消耗,手掌按在伤口上止住血液,让其不再流出。

    党非道此时还没有回过神来,想不到就在刚才一刹那间,自己只是放开双手,竟然给对手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战斗之中各种随机应变,当真是变幻莫测,不禁一阵感叹。

    “小心。”莫婉儿看到铁牛寨主突然暴起,赶紧一声呼叫,提醒党非道。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巨大的锤子,横向刮来,锤面正中脸面。

    嘭的一声,党非道砸入土中,凹陷一个深坑。从身体之中飞出两道灵魂,一阵阵风就可以轻易吹动着两个灵魂,他们一时间失去灵魂的控制力。

    “党非道。”刘蕴雪焦急的呐喊。

    拿起玉柳剑往铁牛寨主血口子刺进去,耗尽体力的寨主倒下,腹部的伤口不停流着鲜血。

    “党非道,党非道……”刘蕴雪不顾拔回玉柳剑,快速扶起党非道,不停呼叫着名字。

    “我没事。”刚刚还倒在地上的党非道,竟然没事的站了起来,脸上只留下一丝红红的印子。

    党非道的防御力和攻击力都不算强大,作战经验更是浅薄,唯独这恢复力一日比一日更加高深。全身的体力和真气竟然也恢复得就像没有经历过这场战斗消耗一般,身上的伤口也全部愈合。

    “你这个混蛋,吓死我了。”刘蕴雪松开还在扶抱党非道的双手。

    “可是黄大人和青松道尊,他们不会有事吧?”党非道为刚才大意自责,也担心起两人飘荡的灵魂。

    “他们二人,道法高深,只需等待一段时间,便可回到躯体,不必我们过多担忧。”莫婉儿也想不到,会造成这样的局面,但是她要以大局为重。

    三人从寨主破开将东洋僧人精能放进去的洞口,来到之前的关押张正鸿的最底层,

    精能全力施法,天空中雷云越来越低,越来越密集起来。洞穴深处的红显得异常耀眼。

    轰隆,雷声响起,八十一道如同腰身大小的闪电划破长空,直直的向着同穴劈来。

    众人的脸色一阵惊恐,就连莫婉儿也来不及躲闪。这样的强大的雷电,迅速的威力,让人无从躲闪。

    “我顶。”看着劈下的惊雷,党非道向着天空,脑中出现一句咒语,口中照着念,地上的两仪八卦飞起来,在众人顶上抵挡劫雷。

    雷电径直劈在了两仪八卦镜上,相撞产生巨大冲击力,党非道凝聚全身真气,勉强稳住。

    雷电通过两仪八卦镜,钻入党非道身体。感受着雷电串进自己的身体之中,居然对自己没有造成伤害,只感觉全身一阵麻麻的,甚至还有些许舒适。

    “这是怎么回事?”刘蕴雪躲在保护下,正想触碰党非道。

    “不要碰。”莫婉儿赶紧拉住,警告道“这劫雷的威力非同寻常,党公子有两大法宝加持,现在还不知结果如何,万不能以身犯险。”

    幸好刘蕴雪没有碰到,否则将受到,雷电巨大的压力,瞬间江辞烧焦化为灰烬。

    党非道仔仔细细的感知起身体中的情况,劫雷进入自己身体中,不仅没有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还凝练着体内的真气。

    感知清楚身体中的情况后,党非道放下了心来,甚至尝试着放开两仪八卦镜的防御,将更多劫雷引进身体。

    党非道盘坐在了地上,运起真气,带电压的凝聚,真气汇集一点,身体更加强壮,肌肉犹如钢铁一般坚硬。

    第二次雷电降下,这次党非道没有任何防御,只是将两仪八卦镜和《道德经》运行起来,两大法宝互相之间产生共鸣,又与劫雷相互牵引。

    接着连续八十一次,每次八十一道天雷,一次比一次的粗大,一次比一次迅猛。

    “我的天哪,这是什么情况?这雷电都比大象还粗,他就这样直接承受。”刘蕴雪连渡劫雷都没见过,更别说这样强大的妖神的劫雷,令她更吃惊的是党非道居然安然无恙的打坐享受着这样的雷电。

    莫婉儿也不知如何解释,她也从未见过如此情况,直接承受强大的劫雷,居然毫发无损。

    躲藏在暗处的精能也看得目瞪口呆,精能耗尽一切力量,本来就是为了帮助妖神,承受强大的劫雷,以保证万无一失。

    妖神渡劫之前,需要耗损元神,更需要张正鸿体内神秘力量与之共鸣,所有消耗都已达到极限。而作为惊世的妖神,所要承受的劫雷,必然也是撼天动地的。

    为了保证路劫成功,精能与各方势力勾结,成功抓到张正鸿,并且每天用童男童女给妖神补养。又设下阵法,只为能够减弱劫雷的伤害。

    此时党非道竟然直接承受劫雷,虽然让精能非常吃惊,但是他的内心更多的是窃喜,没有了劫雷威胁,妖神渡劫的成功机会又提高了不少。

    噗,精能吐了口血。不过坚持了这么长时间,精能觉得一切都值了。

    隐藏在暗处的精能吐血,暴露了行踪,被刘蕴雪和莫婉儿发现。

    “狗杂碎,原来你躲在这里。”刘蕴雪一句骂声,拔剑直接刺向精能咽喉处。

    虚弱的精能已然没有多余反抗力,躺在地上说“哈哈哈,值,太值了,妖神一出,中原必然大乱。我大武士一族,便可趁机挥军夺取中原。”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虽死无憾。”精能面对离自己仅有丝毫的剑尖,却没有显露出任何畏惧。

    “中原神州,自我朝开国以来,从未有任何外族能够成功入侵。又岂是你们小小的东洋番子所能侵袭,奉劝你们一句,不要以卵击石。”莫婉儿听到精能的目的后,爱国之心驱使下,对精能一阵言辞威慑。

    “老秃驴,你都快死了,还废话这么多,再吵老娘就捶死你。”刘蕴雪收回玉柳剑,不屑对这个毫无抵抗之力的人出手。

    党非道吸收劫雷之后,两大法宝掉落地上静止不动,党非道也陷入沉睡,盘坐闭眼。莫婉儿与刘蕴雪只好先设法找到张正鸿。

    两个女子便立即行动,她们还记得张正鸿当时就在下层,被红色弹性液体包裹着,那些液体还带着强烈腐蚀性。针对这些液体,莫婉儿特地做了许多准备,先是各种护身咒加成,身上还穿着几层符衣。

    她们拨开上层土石,果然发现红色的弹性液体,靠着加成大幅度削弱液体的腐蚀性,一点一点的挪开富有弹性的红色液体。

    莫婉儿突然停止,她发现这人根本不是张正鸿,而是一个长得极其相像的人,仔细看下去又能看出明显的不同。

    “你是谁,为什么来打扰我?”红色液体中的男子嘴巴并没有动,却从四周发出声音,让人听得非常清晰。

    莫婉儿身上的加成,就要消逝,只好放弃回到地面上。

    “婉儿,怎样了?”见莫婉儿疾速出来,刘蕴雪上前问道。

    莫婉儿说道“下面不是张正鸿,看来我们找错地方了。”

    党非道仍在沉睡之中,张正鸿又不知行踪,两人又陷入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尴尬场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