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锦绣 第十章 往事 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乱世锦绣最新章节!

    父亲是朝廷的官员,他所在的那个衙门叫做锦绣厅,梅芸秀知道父亲是那个衙门里最大的官,她去过那个衙门的大厅,就离自家不远,可那个衙门里的人好像都很怕她,那里一点都不好玩,而且大哥发现自己去了那里之后,马上将她带离了那里。

    而现在,父亲回来了,父亲还是像往常一样,表情严肃,从没有别人家父亲那样的慈爱,梅芸秀知道,在父亲的心中,只有那个衙门,而对于这个家,母亲早已去世,似乎只有两个能够帮他做事的哥哥,才能称作是他的家人。而自己,自己的家人,好像只有两个哥哥,可现在,连两个哥哥也不在像以前那样疼爱自己了。

    这一次父亲回来,还带回来一个人,一个看上去和二哥差不多年纪的女人。父亲管那个女人叫朱雀,而带她来到这里的目的,是让自己拜她为师。父亲说,只要和这个女人学本事,就能变得和大哥二哥一样厉害。而天真的她,就这样相信了,她甚至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不知道这个女人会教她什么本事,她现在不想去问,因为,她只记得父亲的那句话,学好本事,就可以和两个哥哥一样厉害了。她也想像两个哥哥一样,或许变成那样,哥哥就会天天陪她了,父亲也不会再对自己这么冷淡了。

    于是,天真的梅芸秀和那个女人走了,而这个女人,改变了梅芸秀的一生,更是让她的双手,沾上了鲜血的痕迹。这个女人的本事,只有一样,就是杀人,而且是用毒去杀人。那个天真的梅芸秀,就这么消失了,这一次的消失,时间虽然只有四年,但却是永远的消失,那个天真的少女再也不见了。

    当她再一次出现在别人的视野里,已经十五岁的她,却是锦绣厅最年轻的紫衣卫了。可是,即使再年轻,也没有人敢小觑她的能力,她那让人防不胜防的施毒之术,在整个锦绣厅,除了朱雀卫使,再也没人能制得住她。她还记得几年前自己来过这个衙门,那时候别人也是害怕她,她已经知道,那些人怕的不过是自己的父亲,这个锦绣厅的都督,这个衙门里最恐怖的存在。但是现在,这些人害怕的却是自己,自己随着朱雀练习毒术,展现出来了惊人的天赋,仅仅三年,就将朱雀教授的东西,掌握了七七八八。而三年期满之时,这锦绣厅多了一个的蒙面的青衣卫,在一年之内,完成了数十起暗杀人物,而这些被暗杀的人物里除了江湖大帮派的首脑,就是通缉多年的要犯,在这名青衣卫出现的一年后,她执行了一次刺杀突厥部落首领的任务,在那次完成任务后,她受了重伤被厅中其余人救回,也就是那时,众人才发现她的真面目,这个能力恐怖的人,竟然是都督的女儿。也是那一次,她又见到了她的两个哥哥。

    此时的二哥,已经成了亲,嫂嫂是当朝的钰公主,。而大哥,再过两年便到了而立之年,较之二哥,也大了六岁,却依旧未曾娶妻,此时的他,每日跟随父亲左右,仿佛心中只有公事一般。当然,这些梅芸秀不会在意,她只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帮到哥哥了,而且,她还听说一件令她无比高兴的事情,嫂嫂已经怀有身孕,也就是说自己快要当姑姑了,她的家,又多了一个人,她怎能不高兴?

    梅芸秀还记得,那是一个夏日,五月初五,正是端阳节的日子。那一日正是新皇登基的日子,父亲和两个哥哥都去了皇宫护卫,自己那个小侄儿像是找准了时辰,非要在那个时候来到人世,二哥和嫂嫂住在新皇赏赐的府邸,离着锦绣厅甚远,恰巧自己无事想要过来陪陪嫂子,也正是那一次的探视,让她在此后的二十年间,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当嫂嫂顺利将小侄儿生下后,梅芸秀抑制不住的欣喜,连忙把孩子抱起,手舞足蹈起来,新皇早就给这个孩子赐下了名字--梅应宇。梅芸秀高兴地喊着:“宇儿,宇儿!”恰恰就在此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撞开,一个和尚模样的人冲了进来。那和尚冲进来后,直扑梅芸秀手中的婴儿,梅芸秀最擅长的是用毒,近身功夫并不怎么出色,而这和尚身手显然不弱,何况还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一个不注意,手中的婴儿就被那和尚抢了过去。梅芸秀正想用毒还击,又担心伤到和尚手中的孩子,这一愣神,和尚就逃了出去,等她再追,却发现那和尚早没了踪迹。

    刚刚生产完,身体本就虚弱的钰公主,看到孩子被人抢走,气急攻心,昏死过去。梅芸秀追人不到,回来后看到昏过去的嫂子,只能是先救嫂子,等着哥哥回来。

    梅芸秀一直等到深夜,二哥才从宫中回来,当他听完梅芸秀所说之后,一拳打碎了厅中的榆木桌子,转身便赶往锦绣厅,召集人马,整整一夜,锦绣厅的人遍布整个京城,那个端阳节的夜晚,京城无人安生,梅子岩发了疯般地寻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位新皇跟前的红人丢了刚出生的孩子。

    一夜寻找无果,整个京城找不到那和尚的半点踪迹,此时的梅子岩已是一身杀意滔天,可事情仿佛在第二天清晨出现了转机,不知何时,在梅子岩府邸大门之上出现了一封信,信中所言,若梅子岩想要寻到自己的孩子,便独自去距离南城三十里外的树林之中。梅子岩想也不想着其中是否有圈套,他也不愿去想,就算这其中真的有圈套,他也要去,因为,那里有他的孩子,那个刚刚出生,他却未曾见过的骨肉。就这样,他只作了些必要的防备,便只身策马向南城驰去。

    在梅子岩之后看到那封信的,还有两人,他的大哥梅子峰以及他的小妹梅芸秀,梅子峰看完信后,稳住了梅芸秀,并未让她涉险,想来也是担心打草惊蛇伤了孩子,并未召集人手,也是独自一人上路寻梅子岩去了。

    而这边,梅芸秀知道自己虽然毒术小成,但那人既然敢惹上二哥,必然不是自己可以应付的,何况昨天那和尚的身手,若想要杀了自己,根本不会是难事,于是,她找到了一个人,那个教她毒术的女人,锦绣厅卫使,朱雀。梅芸秀知道,尽管二哥和钰公主成亲,但这个教了自己四年毒术的人,对二哥早已情根深种,别人就是全家被屠,那个女人也不会眨一下眼睛,但这人是自己的二哥,朱雀不会袖手旁观,这个女人,就算失去自己的生命,也不会让二哥受到半点伤害。

    实际也正如梅芸秀所想,朱雀听闻梅子岩受险,未做半刻停留,便向着梅芸秀所说之地奔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