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锦绣 第三十八章 潇湘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乱世锦绣最新章节!

    灯红酒绿的场景,或许梅应宇再也看不到了,大楚时期的杭州夜景,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正是七夕的光景,许多院落中,姑娘早早地沐过浴,将自己准备好的乞巧果子摆在院中的案台上,默默地向织女神祈求自己能够获得一份美满的姻缘。有道是“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牛郎织女星。”

    可是这些姑娘们又可曾想起织女那“日日思君不见君”的痛苦呢?三百余日的等待,只为片刻的相守,值得么?

    当然,这一切只是梅应宇望着迢迢牵牛星暗自发出的感叹罢了,此时的他突然明白过来了尹依依那一个月来期盼的内心,又何尝不是日日的思念呢?只怪他自己太过愚笨,佳人在前竟不知怜惜,又能怪得了谁呢?

    夜,还未深,月光尚在朦胧。家家户户的灯火,却也可将城中的街道照亮。梅应宇就这般跟着杨子衿的步子,一步步地往前走着。一道红亮的光芒格格不入地从前方拐角处射出,将那拐角处的淡黄抹的一丝不剩。杨子衿带着梅应宇自那处拐角,走向另一条街道。

    莺莺燕燕,红红绿绿,一阵接一阵的女人嬉笑声从街道传出。

    春香阁,翠云楼,飘香院……

    一块块牌匾挂在两旁的阁楼之上,而阁楼的红灯之下,则是那些嬉笑声的来源。

    “李员外,您可好久没过来了!”

    “王大人,莲儿正在楼上等着你呢!”

    ……

    嬉笑声的主人们,穿着各色的襦裙,立在各自的楼前,挥舞着手绢招揽客人。

    梅应宇便是再没见识,也看出了这里是什么地方——青楼妓馆。可杨子衿才才刚十七岁,便来这里,梅应宇想确实应该好好教育一下了,纨绔子弟也不能在年纪轻轻就挥霍身体。一想到这,便拉住了杨子衿,说道:“子衿,你平日里常来此处?”

    这倒是梅应宇错怪杨子衿了,先不说杨子衿的年纪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为人父的年纪,就是这青楼也不仅仅是满足男女欢爱的地方,这条街的青楼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妓馆能够比拟,若非达官贵人,根本没有能力在这一掷千金之地享受。

    杨子衿回答道:“只不过听别家的公子哥说这里是男人的温柔乡,我便来过几次,这里的姑娘唱曲儿倒还真不错。今天不是带楠哥你出来玩么,我便想到来这里听听曲儿。”

    梅应宇一脸不信的表情,问道:“你来这里只是听曲儿?”

    杨子衿低头一笑,摸了摸脑袋,说道:“嘿嘿,楠哥,这地儿青楼,来这里的都是找姑娘的,我来过一两次,一般的庸脂俗粉我可看不上,但这潇湘苑中确实有一个姑娘不错,但她出局只是卖唱,虽然人家不是良家妇女,但咱也不能明抢不是?”

    梅应宇反手朝着杨子衿脑袋上一拍,道:“你一个小屁孩儿,门道挺多啊!”

    “楠哥,我可不小了,别人家的公子在我这个年纪娶妻的娶妻,纳妾的纳妾,要不是我家老头给我安排过了亲事,说不得我早就当爹了!”

    梅应宇想想也是,杨子衿的年纪虽然不大,但在这个时代,确实是为人父的年纪了,可梅应宇这一世对青楼无太多印象,而前世的那些**可完完全全是是以“卖肉”为生,明明是个现代人,到了古时却变成老古板了,这传出去也是个笑话。

    古时虽然也有一些以出卖色相为营生的低等窑子,不过那都是一些没多少银钱可以挥霍的人出入的地方,这条街上总共有着七间青楼,每家的姑娘只会有两种人,一个是自小就被父母卖掉的良家姑娘,另一种则是官员落马后,他们的妻女被官府打入此地,也就是说,这里的每一间青楼都是有着官府的明文批示的。大楚没有正式的官妓,所以这些高档的青楼便充当了官妓的角色。而这些姑娘从小便受了严格的训练,琴棋书画,歌舞弹唱都是必修的课目,若是姿色和技艺有一项达不到要求的,青楼的的主人也不敢让她们出台伺候这些达官贵人。而这些,梅应宇都是不知道的,杨子衿来这里也不过是城中的几家公子为了讨好他,才请他过来消遣的。

    梅应宇没有再计较,说实话,梅应宇也想看看这青楼是个什么样子,倒不是为了去享受肉体的欢快,梅应宇的追求还不在此处,他只是想看看这青楼中的姑娘是否真如杨子衿所说,又是否向他记忆中的那般是诗人才子流连忘返之所。

    杨子衿看到梅应宇没有说话,便开口道:“楠哥,来都来了,走,咱去潇湘苑瞧瞧我相中的那个姑娘。”说着便拉着梅应宇走到了正中间的那家大红灯笼之下。

    哪晓得杨子衿刚到,一个妇人便走上前来,用着娇艳艳的声音说道:“哎呀,这不是杨二公子么,奴家今儿个发现这院子里怎的这么多喜鹊在叫,原来是再说公子过来了,来来来,快请进,您来得早可不如来得巧,媚娘今日可是最后一场演出了,这马上可就要开场了。”这妇人倒也是真能胡说,什么喜鹊在叫,这七夕的日子,有些喜鹊叫不是很正常么,不过这可是给足了杨子衿面子。

    梅应宇再细看这妇人,约么三十好几的年纪,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绸子,却盖不住她那一身的丰满之态,且她的抹胸束的极低,隐约间都可以看见那酥胸的抖动。梅应宇的定力还行,倒是杨子衿,几次偷偷地朝着妇人那双峰之间的沟壑瞟去。

    其实,早在杨子衿来到街道之时,就有人瞧见了他,虽说杨子衿自己并不经常来这里,但即便只来过一次,这里青楼的主人便会将他记住了,杨家二公子的名头,在这杭州城可以说是横着走的,只要他来了,这里的东家又怎会不将他记住?早早地便有人通知过了,所以杨子衿刚刚出现在门口,便有人过来迎接了,而过来招呼杨子衿的,便是这潇湘苑的一位老鸨,唤作月娘,杨子衿是认识她的,也是打招呼道:“姐姐怎么亲自出来了,方才听你说媚娘今天是最后一场演出,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媚娘便是杨子衿方才所念叨之人,杨子衿一听说这是最后一场,还她出了什么事情。

    “公子别担心,是好事,是好事啊,这几日就有人要为媚娘赎身了,终于是苦尽甘来,算是熬出头了。哎,也不用像奴家一般,到了这个年纪,早已是人老珠黄了还守在这青楼之中。”月娘说完,又拿着手绢装模作样的抹了抹眼角。

    杨子衿可受不了她这样,看着也让他心疼,立马安慰道:“姐姐你这说的什么话,在我眼里你可是大美人儿呢,你这叫风韵犹存,什么人老珠黄,说的多难听啊!”

    梅应宇可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会和女人调情,或许真的得好好审视一下他的人品了。月娘见好就收,又抹了抹眼泪,说道:“好了好了,大喜的日子呢,不说那扫兴的话儿,奴家为公子安排好了包厢,视角绝对是最好的。”说着又看向梅应宇,说道:“这位公子是和杨公子一起来的?请问如何称呼?”

    在月娘想来,和梅应宇一起的,自然不是达官也是贵人,再看他的年纪,想必又是哪家的公子吧,但这相貌面生,又不像是杭州城中的那些公子哥,这倒让月娘心中对梅应宇的身份好奇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