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锦绣 第三十四章 再见道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乱世锦绣最新章节!

    七月,杭州城的暑意尚未退走。午时还未过去,依旧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那一束束光芒照射到人的身上,有一种深深的刺痛感,清晨的熙熙攘攘早已消失不见,街道上只有少数的人匆忙行走着。

    只有梅应宇,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在街上游荡,任凭日光灼烧。

    梅应宇从尹府离开后,便一直在街道上走走停停,这杭州城,他也没几个地方可以去,今日他也心情再去绸缎行了,反正有着吴老在,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此时,梅应宇一直不知道了缘为什么不让他与外人接触,或许是他早就知道了梅应宇的身世,担心他出意外吧,反正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只有等以后慢慢查探了。而此时,梅应宇脑海中浮现的则是一个小女孩的音容相貌,一个十二年前的小女孩,他第一次接触到的寺庙外面的人。

    即使梅应宇在感情上什么都不懂,此时的他也察觉到了些许尹依依的心思。西子湖上珠帘后的轮廓,太守府中的泣不成声,屋顶上的俏皮调戏……梅应宇反而怀念起来在三才酒楼养伤的那段白吃白喝更有美女作陪的时日了,至少那时,他不会惹得尹依依不开心。

    梅应宇在街上游荡了一下午,日渐迟暮,不知不觉地他就走到了一家酒楼门前,他抬头一看,正是三才酒楼。

    梅应宇笑了笑,好像他还真的没有地方可去了,来这杭州两个多月的时间,这三才酒楼好像成了他的家一般,心中有着愁闷,也只有回家歇歇,和家里人说说话,解解心中的苦闷。不得不说,杨玲儿虽然性格上如同男子一般,这一个多月来,对他也一直是如同家人一般照顾。

    梅应宇又看了看酒楼的牌子,一脚迈了进去。

    今日的酒楼倒不似往日的冷清,梅应宇只看到杨玲儿正站在大厅中的那张桌子旁边,静静地望着桌子上那人的狼吞虎咽。那人的背对着梅应宇,梅应宇也看不清相貌,只见到那人穿得一件灰色袍子,背部绣了一副阴阳鱼的图案,看上去应该是一个道士。

    梅应宇刚一进门,那人便放下碗筷,一只手摸了摸肚子,道:“真是人间美味啊!小女娃,再去给我拿壶酒来!”

    在梅应宇看来,还没有几个人可以对杨玲儿呼来喝去的,这人这种态度,不被杨玲儿揍死才怪。然而实际却出乎梅应宇所料,杨玲儿并没有半点反感,相反,她朝那人点了点头后,便朝柜台走去,打算拿酒过来。梅应宇在门口看着,对着人的身份不禁好奇起来,究竟何人能够让杨玲儿如此高傲的一个人如此对待?

    杨玲儿拿了酒,看到梅应宇回来,也没有理会,而是直接走到桌边,给那人将酒斟上。

    梅应宇正想上前看个究竟,那人又说话了:“小女娃,上次来你这里是答了你的题,这次既然你不出题,贫道也不能白吃你的,今日便破个例,给你瞧瞧,把手伸过来!”

    杨玲儿正奇怪,这道士让自己伸手是做什么?她这一犹豫,那道士便显得不耐烦起来,侧过脸来,对杨玲儿说道:“老道我给你看个手相,算个命,一般人求都求不来,你还犹豫个什么?”

    就是道士这一侧脸,梅应宇看清了他的相貌,立刻欺身上前,一拳就要打过去。以梅应宇的轻功,这出其不意的一拳,本是应该实打实地打在这道士身上,谁知就在那拳头快要接触到道士的一瞬间,道士竟突然侧过身子,顺手又是一掌拍到了梅应宇的后背。

    “砰”的一声,上半身扑倒了那一桌的狼藉之上。道士这一掌倒没有多重,梅应宇只是感到轻微的疼痛,他刚想起身,一只手又突然按到了他的身上,道士的声音传来:“你是何人,突然打我作甚?我们认识么?”

    梅应宇还未回答,杨玲儿爆炸的声音变出现了:“梅-应-宇,你想干什么?”

    “你叫梅应宇?”听到杨玲儿的称呼,道士突然问道。

    杨玲儿才突然想起方才情急,竟然喊出了梅应宇的真名,正在后悔,梅应宇却对道士说道:“不是,你听错了!”

    原来,梅应宇在这道士转身的那一刻,便看清了道士的相貌,正是两个月前给了缘送信的和尚,梅应宇想来,了缘的失踪肯定与这道士的那封信有关,正想着将这人打趴下抓起来问个清楚,谁知道这道士武功如此之高,他就是偷袭都不能碰到道士。此时道士又提到梅应宇的名字,梅应宇自然不会直接承认。

    道士听到梅应宇的回答,转而朝杨玲儿问道:“你方才可是喊他梅应宇?”

    杨玲儿得到过父亲的嘱咐,不能说出梅应宇的身份来历,只当他是父亲的弟子即可,此时也不便回答,一时间便愣在了那里。

    道士看到杨玲儿没有回答,直接撩开了梅应宇的衣服,梅应宇右肩上那块红色的胎记便露在了外面。道士看到梅应宇的胎记后,露出一脸笑意,将手抬起放开了梅应宇,说道:“果然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了缘那和尚将你放出来了?”

    梅应宇被放开后,简单整理下身上的饭菜,一脸戒备地看着道士。梅应宇只能确定了缘的失踪与这道士有关系,却不知道这道士到底是敌是友,如果这人真的是和锦绣厅一伙,这下他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梅应宇又想到,自己身上的胎记,除了自己也只有了缘,姑姑和杨云昭三人见过,这道士又怎么会知道,还凭借这块胎记认出了自己?

    梅应宇那一脸的戒备自然是落在了道士的眼中,道士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又说道:“你对我这么戒备干什么,又不会杀了你,师尊只说过要我杀和尚,可我还没杀过呢,再说了,你也没出家。”

    “你与锦绣厅没关系?”听到道士的话,梅应宇心中的警惕并未放松。

    道士听到锦绣厅三个字的时候,却是一惊,接连几个问题问出:“你遇到过锦绣厅的人?了缘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道士听到梅应宇遇到过锦绣厅的人,也是在担心,可是梅应宇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又怎么会回答他呢?

    看到梅应宇的沉默,道士也发觉自己确实有些焦急了,便说道:“你这孩子这么敌对我干什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应该在了缘身边么,他护着你护了二十年,不可能会让你一个人在外面犯险。”

    道士对梅应宇的事情如此了解,若是锦绣厅的人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肯定不会和他这么多废话。梅应宇想到这一层,心中的警惕略微放松了些,便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有,那天你给了缘师傅的信里写了什么,你走后不久,就来了一拨人将了缘师傅带走了。”

    “名字太多了,都是别人给取的,你叫我无尘就可以。至于那封信,我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是师尊让我送过来的。反倒是了缘,以他的身手怎会轻易被人带走,你方才说是锦绣厅的人?可也不应该啊,以了缘的身手,锦绣厅那帮废物,怎么可能拿的下他?”

    “我也不知到底是何人,那日出现了两个青龙,先前出现的那个以全寺僧人香客的性命相要挟,了缘师傅迫不得已,跟他们走了,另外一个是后面出现的,将我打伤便消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