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新妻:hi,总裁老公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宫娜娜想要跟徐广平结婚的理由很简单,自己在他身上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如今研究生都毕业几年了,怎么着也该有个结婚了不是?

    而且吧,这个男人她左看右看,都是一个当老公的好苗子呀,温柔细致也不乱搞男女关系。

    于是她出差回来之后,就想要赶紧的回去找他。

    但是眼前这个让她搭乘的合作伙伴却在驾驶座上唾沫横飞的耽误她的行程,宫娜娜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打断了他的话,“我还有事情,开快一点可以吗?”

    对方显然不想要放过这个跟她单独相处培养感情的时间,故意将车开的很慢,“这么着急?你是想要哪里,我送你去。”

    宫娜娜心中突然叹了一口气,自己下飞机的时候也许真的不应该害怕一时打不到车,而接受他的邀请上车,这些年追她的男人不少,但却没有一个能走进她的心里,“不用了,把我送回家就可以。”

    对方像是没有听懂他话语里的拒绝一样,不顾她的冷脸厚着脸皮说道:“咱们都是同事,你跟我客气什么,这一次咱们一起出差,在我看来就是上天冥冥之中给我们的缘分……既然这样,不如,明天一起吃个饭?”

    说了这么多,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目的。

    宫娜娜淡淡的笑笑,眉眼弯弯,“真是对不起,我男朋友喜欢吃醋,如果他知道我跟男同事吃饭,恐怕会不高兴。”

    一句男朋友,一句男同事,将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远。

    男同事一愣,“你……有男朋友?”

    他们共事的时间也不短了,从来没有听说她交了男朋友,而她的这位男朋友也没有出现过,难道……是婉拒他的理由?

    男同事的眼睛闪了闪,宫娜娜只当没看见,继续道:“嗯,我男朋友姓徐,风投公司的首席徐广平,想必你应该听说过。”

    男同事彻底愣住,徐广平他当然听过,这些年风头正劲的新贵,听闻与商界龙头巨鳄东尊集团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车内因为宫娜娜的话,一时之间变得安静起来,男同事不再说话,车速却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几分。

    下车的时候,宫娜娜道了谢之后,头也不回的回了家。

    在电梯里她响起自己在飞机上一直关闭的手机,连忙打开,不如以外的看到有一条简讯,简讯的内容很简单,问她什么时候下飞机,需不需要自己去接。

    宫娜娜微微轻笑,大叔就是大叔,真是一点都不浪漫,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直接做的吗?还一本正经的闻出来,真是……没情趣。

    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拖着行李箱敲开了对面的门。

    徐广平在看到她的时候微微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常,打量了一下她手里拖着的行李箱,“刚到?”

    宫娜娜松开行李箱,蓦然一下扑进他的怀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大叔,我饿了。”

    他温和的摸着她的头发,“我准备了你爱吃的饭菜,洗洗手,就可以吃了。”

    小丫头每次都要找尽各种理由到他这里混吃混喝,久而久之,徐广平竟然也开始慢慢的习惯,所以说有时候时间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东西。

    宫娜娜闻言朝他巧笑嫣然,“大叔是在等我回家吃饭是不是?”

    话语里不知不觉中已经把他的住处,当成了两人的家。

    徐广平笑笑,没有说话,只是接过她身旁的行李箱拖进了屋里。

    宫娜娜像是小尾巴一样的跟在他身后,他去端菜,她跟着,他道冰箱里拿红酒,她跟着……

    徐广平扭头的时候,甚至几次差点撞到她,看着眼前虽然长大却还是小孩子心性的小丫头,徐广平有些好笑:“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宫娜娜紧紧的抿着唇,认真的看着他数秒之后,一把拿过了他手里的红酒,心道:算是,还是等她喝点酒壮壮胆之后,再说也不迟。

    两人坐在餐桌前,桌上是在正常不过的家常菜,却暖暖的包围了宫娜娜的心,她曾经不只千万次的问自己,为什么就会喜欢上眼前的大叔呢?

    追根到底,答案却是那样的简单,她有无数的追求者,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像徐广平这样给她一种家的感觉。

    宫娜娜举起酒杯朝他扬了扬,女孩的笑脸在灯光的照映下带着几许迷离的诱惑,“……大叔,今天是我27岁的生日。”

    徐广平一怔,“……抱歉,我好像忘记准备礼物了。”

    宫娜娜不在意的笑笑,意有所指道:“……我不是小孩子了,普通的礼物已经不感兴趣……就好像,以前我喜欢谈恋爱,现在却觉得谈恋爱有些累呢。”

    谈恋爱……累?

    徐广平的眼神深了下,却什么都没有说,他这个年纪已经过了执迷情爱的岁月。

    见他还是不说话,宫娜娜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听明白了没有,瞅了他一眼,继续道:“……我今年也不小了……跟我同龄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我很喜欢小孩子……再过两年,我就是高龄产妇……如果不能有个孩子……”

    或许真的是酒壮熊人胆,宫娜娜现在是把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徐广平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幽怨声,只觉得这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孩子脾性,她才多大,就开始担心有没有孩子的问题……

    宫娜娜还在那边叭叭的说着,徐广平轻咳一声打断她,“行了,别瞎想。”

    宫娜娜见自己说了这么多,他还是一副柴米不进的模样,不禁有些急了,“徐广平你告诉我,你是真的听不懂我的意思还是在装傻?”

    她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似乎一点犹豫与扯谎的机会都不给他。

    徐广平顿了顿,看着她好像要冒火星子的眼睛,沉了沉,“……你还不到三十,算不上什么高龄。”

    说一千道一万,他就是不肯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这让宫娜娜很是受伤的同时还十分的挫败,想她貌美一枝花,追她的人不计其数,怎么就偏偏遇上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老男人!

    跟她装傻是吧?

    她还就不信,真的有她宫娜娜这张脸搞不定的男人!

    她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的烟视媚行,准备试试自己的引诱计划,今天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她都是睡定了!

    她还就不信,这个老男人被她睡了之后,还能跟她保持“纯洁”的距离。

    在酒精的催发下,宫娜娜的这个想法一冒出,就觉得很深的血液都涌了上来,她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于是,餐桌下的高跟鞋被褪了下去,宫娜娜眉目含情的望着他,圆润的脚趾,慢慢的,慢慢的,移向了他的腿。

    察觉到她在做什么的徐广平,整个人顿时一愣,然后目光有些迟疑的瞥向了正踩在他身上的脚丫。

    宫娜娜朝他眨了眨眼睛,媚眼如丝:“大叔,我觉得,我跟你的孩子,基因应该不错。”

    徐广平眼神深了深,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宫娜娜也不气馁,这些年他刻意忽略她的明示暗示也早已经不是第一回儿了。

    “大叔,你说……我们认识的这些年,你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

    当然这句的腹诽,宫娜娜照顾他的尊严并没有说出口。

    只是不安分的用脚丫,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

    对于自己给他造成的反应,宫娜娜十分的满意。

    她就不信,这样他还能忍得下去。

    但是显然,宫娜娜低估了某人的忍耐力,只见刚才还一声不吭的男人忽然站起身,对着她说:“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宫娜娜:“……”

    他转身,准备去书房,宫娜娜被他的举动弄懵了,这是生气了?

    情急之下,她看着他的背影,忽然不管不顾的大喊了一句:“徐广平,你到底要不要娶我?我已经不再年轻了!”所以……她没有几年可以这样漫无目的的等下去了。

    这几年,家里催得越来越紧,她身边的朋友也陆陆续续都定了下来,唯独她守着一个柴米不进的男人,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徐广平的脚步忽然间顿住了,或者说……是愣住了。

    因为他听到了背后传来的,低低的抽噎声,“……你还欠我一个生日礼物,明天……送我一个小红本当做补偿吧……”

    想要故作轻松,可是泪水也怎么也止不住。

    “如果……如果你还是不愿意,那明天过后……我就再也不纠缠你……”

    她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倾注在了他的身上,可她却做不到一辈子都只是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如果他真的不爱她,那她就离开,还他一片安静世界。

    徐广平似乎听懂了她话语里的决绝,慢慢的转过了头。

    泪眼惺忪中,宫娜娜看着他的脸,笑了:“所以……你要不要娶我?”她再一次问了一遍。

    徐广平看着她,喉结滚动了下,良久才说:“……我比你大了很多。”

    她说:“你知道我不在意。”如果她在意他比她大,又何必在他身边流连这么多年?

    徐广平闻言,眉头深了一重,似乎在做什么认真的思考。

    宫娜娜痴痴的等着他的回答,然而,一秒……

    两秒……

    十秒过去了……

    他依旧还保持着最初的模样,眉头紧锁。

    宫娜娜蓦然就笑了,可是这笑中却尽是苦涩,原来这么多年……他还是不爱她……

    借着酒劲的为所欲为似乎在这一刻到了极限,所有的勇气顷刻间土崩瓦解,她颓然的坐回到椅子里,涩涩说道:“我明白了,以后……我们不会再见了。”

    厚脸皮这么久,她都不像是自己了。

    然而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却从后面拽住了她的手。

    宫娜娜一怔,半晌才缓缓的回头,一瞬不瞬的望着他,似乎在问他是什么意思。

    徐广平同样也在望着她,四目相对,他问:“真的确定要结婚?”

    她“哇”的一下子就大哭了起来,然后紧紧的抱着他,一边捶打着,一边哭道:“你混蛋,我等了你这么就,你说我确不确定。”

    他以为她这些年跟他干耗着,是为了什么?

    好玩吗?

    徐广平眉头舒了舒,手臂覆上了她的后背,“只要你不后悔,那……咱们就结婚。”

    她哭着点头,半晌才抽抽噎噎的止住眼泪。

    徐广平拿着纸巾给她擦眼泪,宫娜娜红着眼睛,问道:“……人家结婚之前都要体检的……”

    她都哭成了泪人,他自然是什么都顺着,“明天去体检。”

    她却摇了摇头,然后在他疑惑的视线里,轻声说:“……不用那么麻烦,婚前……让我验下‘货’,免得品质不高……”

    没有男人能够在被质疑这方面的能力之后,还能什么都不在意的,徐广平也不例外。

    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他已经紧紧的将她抱起,三步化作两步的来到沙发前,热烈而炽情的吻如同雨点落下,让惊诧中的宫娜娜彻底忘记了呼吸。

    铺天盖地的吻席卷而下,一双盈盈的眸子变得迷离起来。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一个无论看起来多么正派的男人,在面对欲·望来临的时候,都能够轻易的抛弃掉斯文的假面,化身猛虎。

    而此刻的她就是,束手待宰的美味羔羊。

    “……满意’?”他似笑非笑的望着她迷离的眼眸。

    宫娜娜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已经被他丢到了床上。

    ……

    宫娜娜念念不忘的孩子,在两人第一次的播种之后就怀上了,这是两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在孩子还没有显怀的时候,两人举办了婚礼。

    洛相思与薄东篱带着两个孩子携手而来,徐广平看着眼前眉眼都带着幸福笑容的洛相思,如同久不见面的老朋友一样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洛相思冲他点点头,然后笑着打趣两人,纠缠了这么多年,终于是修成正果。

    宫娜娜笑着去挽她的手,有些小幽怨的向她告状,“如果不是某人弄大了我的肚子,这婚礼,哼哼……”

    洛相思点了点她的额头,然后对着徐广平问道:“你没告诉她?”

    徐广平瞥了一眼哼哼唧唧不满着的宫娜娜,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宫娜娜看着不知道在打什么哑语的两人,有些不满的嘟起了红唇,“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对于这夫妻两人之间的事情,洛相思自然是不会说太多,有什么事情,有什么秘密还是他们两人关上门来自己交代的好,她身为朋友没有越俎代庖的道理。

    从洛相思这里没有得到答案,婚礼一结束,宫娜娜就开始对着徐广平严刑逼供,“你心里是不是还没有放下她?你是不是为了孩子才不得已跟我结婚的?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

    女人无理取闹起来,可是连圣人都能逼疯。

    徐广平有不是什么巧舌如簧的男人,面对她的质问,只有保持沉默,想等着她冷静了,两人再谈。

    但是他却忘了,女人很多时候跟男人是不同的,她生气了,你一言不发,她多半不会意识到自己错了,反而会联想的更多。

    所以,一开始还只是碎碎念的新娘,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徐广平这才意识到她不单只是单纯的想要撒娇,而是真的起了疑心,无奈的想要伸手将人揽在怀中安慰。

    却被正在生气的宫娜娜一把将手打开,“你别碰我。”

    徐广平看着自己被打开的手,顿了顿,嘴巴张了张,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最后所有的言语都化成了一句沉重的叹息。

    “你不是问,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他的话刚起了一个头,还在哭的宫娜娜声音明显就顿了一下,只是正在纠结着怎么开口的徐广平并没有发现。

    “这些年……不娶你……也没有任何女人,是因为……”花言巧语他很不擅长,矫情的话更是说不出口,毕竟年纪摆在那里,但是看她一直在哭,他的心就乱得不像话,只好硬着头皮说:“是为了,等你……长大。”

    两人初初认识的时候,她还像是个没有张开的孩子,他即使对她有些不同的想法,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徐广平说完之后,不禁老脸一红。

    而宫娜娜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等了这么多年,犹豫了这么多年,纠结了这么多年,得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回答……

    这简直让人哭笑不得啊有木有?

    这下,哭声停止了,眼中只剩下满满的不可思议,“大叔……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已经过了可以结婚的年纪。”

    所以他觉得自己年龄小的奇葩理论是怎么得出来的?

    徐广平轻咳一声,自然是不可能告诉她,她当时有多么的显小,长着一张天使的面孔,咳……身材吗……

    但是他不说,不代表宫娜娜不会联想,短暂的震惊与惊诧之后,她就想到了两人还不熟的时候,他对自己身材的评价,顿时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手指抬起指着他愤怒道:“你……你是不是嫌弃我当时……当时的发育不好?!”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果然都是食肉动物,没有一个好东西,亏她以为他是少有的正派,现在看来,哼……

    徐广平知道自己说出来可能就会出现这种情况,面对她气愤不已的模样,也只能选择默默承受。

    两人一动一静,生活倒也显得格外的和谐。

    五个月后,宫娜娜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徐广平从外面回来,她正掰着橘子看书。

    听到门口的动静,头也不回的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他一边解开西装外套一边朝她走过来,“下午去产检,你还记得吗?”

    宫娜娜掰桔子的动作一怔,呆呆的扭过头来看他,“今天要产检吗?”

    徐广平见此无奈的叹息一声,他就知道这小丫头什么都不会记得,所以他才会丢下手头的工作,每一次产检都陪着,然后细心的记下医生的祝福,因为她根本就不会往脑子里记。

    听到他无奈的叹息声,宫娜娜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于是一拍脑子,说道:“哦,我想起了,今天要产检。”

    然后慌慌忙忙的去换衣服。

    徐广平看着她毛毛躁躁的动作,连忙拉住她,“时间来得及,动作慢一点,我等你。”

    宫娜娜“吧唧”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嗯,你最好了。”

    徐广平笑着摸摸她的脑袋。

    出门的时候,因为她的月份大了不能弯腰,所以,徐广平自动的蹲下身,给她穿好了鞋之后系上鞋带。

    宫娜娜看着他给自己系鞋带时的侧脸,嘴角扬起了一抹幸福的弧度。

    她想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在年少的时候遇上了他,只此唯一,再无可拟。

    幸福总是飘忽不定的,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追寻,但却很少有人真的见过幸福的模样,而如果你问宫娜娜什么是幸福,她一定会笑着对你说:幸福就是,有个人他陪你走过生命的美好,也陪你历尽岁月的摧残,从最美好的青春,到垂垂老矣的暮年,只要有他在,生活就是幸福的模样。

    两人再去医院的路上,他揽着她的腰,防止她摔倒,她侧头微笑着望着他,手轻柔的抚摸着隆起的肚子。

    迎面有风轻轻的吹过,吹乱了她秀发,她还未伸手,他已经温柔的替她挽在了耳后——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