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月圆,夜深。

    一个男人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溜进卧室,他没有开灯,而是摸黑把手中的黑色公事包轻轻放到茶几上。

    啪的一声,卧室内突然灯光大亮,他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就见到门口站着一名身材略显丰腴的美女。

    他尴尬的一笑,大步迎上去,一把将对方搂进怀中,狼嘴一低就想吻上对方的唇,“老婆,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滚啦!”丰腴美女小手一抬狠狠给了他下巴一拳。

    “哎呀!”他一声痛叫,捂着下巴委屈的躲到一边。

    “你还知道回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凌晨一点了耶!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呃……不对,是昨天,你到底知不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啊?”慕容夜双手叉腰一副泼辣相,怒气冲冲的瞪着丈夫。

    “对不起嘛,我知道昨天是儿子一岁生日,六点的时候本来已经准备下班了,可临时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康瑾风瑟缩在一边,拚命解释。

    “多重要的会议呀?比儿子过生日还重要吗?”伸手揪住他的耳朵,她整个人呈现女夜叉状。“你知不知道整个晚上儿子一直都在找你,想要爸爸抱?”

    “老婆,小力点好不好?耳朵要是掉了你会心疼的。”他不敢挣扎,只能很没种的油嘴滑舌,为自己求情。

    “讨厌!”慕容夜松开他的耳朵,口气果然放软,“去洗澡啦!”

    真是的,他身上的味道好臭,全是呛人的烟味。

    但康瑾风却涎着脸搂住她,“老婆,我好想你……”

    虽然此时他身上的味道很难闻,但是他温暖的胸膛却很诱人的召唤着她,她没有再推开,乖乖的让他抱着。

    就这样静静的温存了一会儿,慕容夜在他怀中小声说:“老公,我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我又有了。”

    “有什么?”傻男人脑筋一时没进入状况。

    慕容夜抬起小脸,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有宝宝了,还能有什么?”

    长达五秒钟的呆愣之后,康瑾风爆出一声惊叫,“什么?你又有了?”他放开她,哭丧着脸。天哪,他怎么这么不小心!

    她怀第一个儿子的时候,他被老妈连恐吓带惊吓,唯恐自己会伤到她和孩子,足足忍了一年多都没敢碰她,后来每次做爱做的事的时候,他就会用保险套,可是她还是有了。

    这么说,他不是又要过和尚一样的生活了吗?

    抬手拍了拍他的苦瓜脸,慕容夜用哄儿子睡觉的语气说:“乖,不哭哦,如果你实在忍不住,可以去外面包二奶,我不介意的哦。”只是会杀人罢了。

    “你想都别想!”听到她居然建议他去包二奶,康瑾风气得很无力,倏地打横抱起她,大步走到床边,极小心的把她放到床上,板着脸孔命令,“从今天开始,除了洗澡吃饭上洗手间之外,不许下床!”

    说完,他脱掉身上的西装,从衣柜里拿出浴袍,转身走进浴室洗澡。

    看着他恼怒却无从发泄的模样,躺在床上的慕容夜不禁露出幸福的浅笑。

    她儿时的梦想是嫁进一个好人家,但是所谓的“好人家”又是怎样的,没人知道。

    不过康家的人都很奇怪,有一个风尘味很浓的婆婆,一个脾气怪异的老公,还有一个奸诈小人的堂哥,这样的家庭在普通人眼中,肯定不能算是什么好人家,可是,她却觉得这个家好到无法再好了。

    因为,对一个女人来说,所谓的好人家,应该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家呀!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