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布衣监国最新章节!

    半个月过去,已经到了十月中旬,若在范阳,这个日子应该已经天气渐凉,十月末就可能大雪满山了,凤京却还时不时下点秋雨。

    不过白墨却没有像西门鸾睛一样染上风寒,早在第一场秋雨刚开始下起来时,赫彩就嘱咐白墨在官服里套上了挂着棉绒的中衣。

    韩国那边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动静,看来韩氏三兄弟的忍耐力超越了皇帝的预期。在如今局势下,贸然削藩肯定会让全国各地的诸侯人心惶惶,甚至产生连锁效应,一反俱反。如果韩国先行叛乱,那样朝廷派兵镇压就更有理有据了。这些四散在郡县之间的封国中,韩赵两家的封邑距离凤京最近,它们的叛乱也更危险,要拔钉子,肯定首选这两家,既然韩国没有中套,北冥真肃又把目光转移到了凤京东部的赵国。

    白墨已经脏了一次手,北冥真肃很懂得体恤臣僚,这次选择的马前卒是他的“干儿子”徐渐。白墨已经忙碌了很长时间,这次不用再当马前卒拉仇恨,也就乐得清闲,这些天不上朝的时候连廷尉署都不去了,一直在家休养,没事的时候就画几幅画、写几首诗,每俟作品完成,自然就会有人来高价收购。所以最近白墨耽于书画,乐此不疲,甚至有时候一整天都泡在书房里。

    今天,他又画好了一幅画,名字叫《猎狗扑禽图》,选题谐趣得很,是一条还没长大的小狗,捉一只还没长大的小鸡,手法却用了工笔,整幅画一丝不苟,极为逼真。

    可这天常收购白廷尉墨宝的商人到来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

    “怎么样,这幅画还不赖吧,我画了三天才画好,晚上都没咋睡觉,你瞅瞅,我现在还挂着黑眼圈呢。”

    白墨就着这幅画的选题、作画侃侃而谈起来,那前来收画的长得肥头大耳,听着白墨的自卖自夸,脸不红气不喘的道:“白廷尉这幅作品笔下有骨、画面有神、赋色精密,的确是上乘的作品,我看半个时辰之内就能高价卖出去。”

    白墨笑道:“但愿如此,话说前几次买我画的人都是谁呀,有一副我随意涂鸦的作品都卖了三千贯,怪不好意思的,你告诉我是谁,我好登门拜访一二。”

    听了这话,那商人苦笑道:“白廷尉,现在谁敢让您登门……您要是真去了,保不齐人家刚听到风声酒收拾铺盖逃出城去呢……”

    “我现在名声这么响亮吗?”

    那商人笑道:“白廷尉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沙子,那是出了名的。现在提到白廷尉,谁不得竖着大拇指说一声,那是为民请命的好官?”

    真的假的暂且不论,反正听这话就觉得舒服。白墨正要张嘴表达一下自己的谦虚博爱诚实有信,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鹰鸣。

    白墨与胖商人齐齐向天空望去。

    只见一只苍鹰正在低空盘旋,映着灰色的天空,颇有一种苍凉之感。白墨刚要收回目光,这只苍鹰猛然俯冲下来,直冲向胖商人手中的《猎狗扑禽图》,扑腾到白墨与胖商人中间时,鹰抓一抓,把画上的那只小鸡给挠破了。

    说时迟、那时快。

    白墨猛然间伸出手,一把攥住苍鹰的脖子,苍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另一只手又猛地击打苍鹰的脑袋,这只倒霉的苍鹰抽搐了两下,就昏了过去。

    胖商人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白廷尉的画竟然能以假乱真,让天上的苍鹰误以为地上真的有一条狗在追捕小鸡啊不禽鸟,实在是……神乎其技啊!”

    “行了,少拍马屁,你瞅瞅这只鹰怎么样,神品还是凡品?”

    胖商人讪笑道:“小的不太懂鹰,实在看不出来呀,要不小的请个人来帮您看看?”

    “算了,既然被我的饵吸引下来,又栽倒在我的魔掌,无论神品还是凡品,它都是我的了。时候不早,李老板,赶紧把这幅画带回去出手吧。”

    胖商人不解的道:“还出手啊?这都坏了,要不您再重新画一幅?”

    白墨摇了摇头。

    “我画画全是凭感觉来,没有重复的,也不能重复。如果有人问起,你就把咱们今天遇到的事情如实道来便是。”

    胖商人想了想,眼睛一亮,道:“我懂了!白廷尉,这幅画我先不出手,等刚才那事传开了,我再出手!”

    白墨含笑点头:“聪明,本该如此。这叫炒作,懂不懂,炒作。”

    “明白明白,炒……炒菜嘛,就是要把这道菜好好抄一抄。”

    “算了……你不明白。”

    胖商人察觉到自己对答失当,没说到白廷尉心里去,连忙告辞。

    一直在一旁观看的冷玉烟走上前来,一掌拍在白墨脑门上,白墨吃痛,惨嚎了一声,没好气的道:“干嘛干嘛,你打我干什么!”

    “你居然问我?”冷玉烟咬牙切齿的道:“把我的小黑还给我!”

    白墨一边揉自己的脑袋,一边将手里一动不动的老鹰交还给冷玉烟。

    “不就是一只鹰吗……”

    冷玉烟闻言,伸出手又是一掌,震得白墨都有些晕乎了。

    “我的小黑说什么也不会再借给你了!”

    白墨则道:“你信不信,两千年之后,刚才那件事仍然是一桩美谈,至少在书画的圈子里是。我这也算让你的小黑名垂千古了。”

    冷玉烟撇嘴道:“你还能知道两千年后的事?”

    “我当然知道,两千年后,人在天上飞,也在水里游,还能到月亮上去……人人都能吃上饱饭,顿顿都吃肉,愣腻歪出了一大堆素食主义者,哦,就是戒了荤的……不是不是,不是和尚……”

    ……

    胖商人拿着白墨的画,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商号。

    他一从白墨家里出来,便向东行去,七歪八拐的,拐去了赫府。

    胖商人不知道的是,即便如此,还是有人一直跟着他。

    那是两个打扮的像乞丐一般的小孩,面颊黧黑,嘴唇浑厚,一看就是来自八万里外的鬼奴之子,这样的人成了乞丐,倒也不算稀奇。

    “这家伙怎么去了大夫人娘家?”云端的嗓音有些嘶哑,他故意压低了声音。

    自打他知道自己不是正常人的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用过自己的本音说话。

    云前道:“这种事咱们没必要瞎琢磨,回去禀告老爷,让老爷定夺就好。”

    云端点了点头。

    二人便就此折返回白府。

    云前与云端没料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俩居然也被人跟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