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丁魅那火辣的娇躯和俊美的面容,李通达就感到小腹一阵发热,眼中满是邪恶的笑意……

    此时丁魅还不知道李通达的想法,他冷笑看着大阵中的诸葛御风等人,有些迫不及待,要杀光眼前这些弱者。只要有众多强者赶来,就算没人懂阵法,他相信只要有足够强者联手攻击,这座大阵也必将难以承受。

    大阵中的常炼、诸葛御风等人都是眉头紧锁,如此下去他们将陷入死局,但是此时丁魅就守在外面,绝不会给他们一丝一毫的机会,更何况秦云还在上面。

    “通达师弟,你怎么如此狼狈啊?”半天后,终于有通天宗同门赶来,来到李通达身边,笑着问道。

    李通达闻言叹息道:“一言难尽啊,附近的其他同门也在陆续赶来,等大家到齐后一起争夺造化,还有里面有一个实力强悍的娘们,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帮我生擒此女!”

    “哈哈哈,我懂的。不过同门中的最强几人都去往造化古地深处,去争夺高级宝地了,这片区域最强的同门恐怕就是碧杀师兄了。”先行赶来的通天宗弟子说道。

    闻言李通达目光一亮,猛地一拍巴掌,道:“好啊,有碧师兄在,那个娘们又算的了什么?”

    “嗯,碧杀师兄如此年轻就已经是阳夺境中期强者,如此天赋放眼通天宗也绝对是最强一列,只要他能赶来,在这片区域我们几乎可以横行!”

    李通达目光闪烁,心中大定,已经在脑海中幻象着蹂躏丁魅的画面……

    一天后,陆续有通天宗弟子从各个方向赶来,还有一些其他势力的天才也被通天宗弟子们叫上赶到了此地。

    李通达将宝地情况向这些人介绍了一遍,在场众人都是目光火热,不过在意识到危险后众人都没有冲动,而是与李通达等人守候在此,等待他口中的强援。

    这一等就是一天,终于李通达面色大喜,远方出现了三个身影,为首之人身躯挺拔,满头乱发,正是通天宗在这片区域的最强者,阳夺境中期强者碧杀。

    在碧杀身边还有两个陌生的面孔,并不是通天宗弟子,这两人面色阴冷,浑身散发强大气息,竟然也是让众人心惊的强者。

    “碧师兄!”

    “碧师兄,别来无恙!”

    通天宗众弟子见到碧杀后纷纷迎上前去,满脸微笑,可见碧杀在通天宗弟子中的地位之高。

    碧杀脸上扬起一丝笑意,对通天宗众人说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在造化古地中结识的好友,费榕、万启,两人都是阳夺境初期巅峰武者,但是战力却直追阳夺境中期,哈哈!”

    费榕与万启面色冰冷,只是对众人微微点头。

    碧杀见状笑道:“诸位师弟不要见怪,费兄弟和万兄弟都是血魔宫的人,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他们都不太喜欢与人打交道。”

    众人原本对两人高冷的态度还有些不满,此时听到血魔宫三个字后顿时面色一变。

    血魔宫,凶名赫赫,是天元域一个凶名远播的势力。血魔宫弟子修炼功法极为特殊,修炼后会性情大变,不过战力却要比起同阶武者强上一些,因此血魔宫的整体实力十分可怕,在偌大的天元域都算得上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知道两人出自血魔宫后,众人脸上纷纷堆起了笑,对两人热情地打着招呼。

    碧杀这时看向李通达,问道:“你之前在传讯玉符中说的可都是真的?”

    李通达立即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地下有一座五级宝地,里面有一座灵药田,灵药田中都是珍稀灵药和不少阳之物,而且还有一个隐藏的纯阳果树,树上的纯阳果少说也有数十颗。不过下面却有一个强得离谱的女子,对这些宝物虎视眈眈,我和其他几个师弟被她控制,直到此时才有机会脱身。”

    碧杀闻言点了点头,听到数十颗纯阳果后眼中顿时浮起一抹火热,他笑道:“有我和费榕万启两位兄弟在,还会怕一个小娘们?哈哈,废话少说,带路吧!”

    李通达闻言立即兴奋起来,眼前的阵容无比强大,除了碧杀和血魔宫的二人外,其余通天宗弟子和其他势力的人一共有六十多人,人多势众,根本不惧一个丁魅。

    于是李通达在前面带路,这是骆刺之前开辟的通道,直达五级宝地,因为骆刺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张地图,按着地图的指示才找到了这处五级宝地,却没想到最终将命留在了里面。

    众人沿着长长的通道向里面走去,众人都极为兴奋,目光火热,进入造化古地这么久了,他们都很清楚五级宝地的概念,谁也想不到在这片一级二级宝地聚集的区域会出现一座五级宝地,如此等级的宝地如果放在其他区域的话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染指的,如今却便宜了他们。

    终于众人穿过长长的通道,看到了一丝光亮。

    丁魅正狠狠瞪着诸葛御风等人,忽然心中一动,目光看向通道处,目光一亮道:“终于回来了,叫来多少人?”

    李通达的声音传来:“哈哈,小娘们,老子叫来了六十多个人,我看你还敢嚣张!”

    丁魅闻言黛眉微蹙,之前那个唯唯诺诺的李通达竟然敢对他如此说话?

    丁魅寒声道:“你想死吗?”

    李通达的身影走出通道,哈哈大笑道:“我不想死,我看该担心的应该是你才是。果然是胸大无脑啊,你这个没脑子的女人竟然将我放了出去,让我召集大量同门,你说你有多愚蠢?”

    丁魅面色一变,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硕大的峰峦,脸色铁青,之前李通达任他蹂躏,服服帖帖,因此他的确忽略了这一点,没想到李通达竟然还有反抗的勇气。

    李通达得意洋洋,目光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丁魅凹凸起伏的火爆娇躯,口水都几乎流了下来,他大笑道:“快将解药给我,不然我让你后悔做女人!”

    丁魅闻言目中精芒一闪,娇躯忍不住哆嗦起来,那是被气的。后悔做女人?他想做女人吗?妈的,他一个大男人变成了女人,如今竟然还被人如此取笑,真的是杀意冲霄。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