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求 有求必应!

    ??“什么?“秦云吃了一惊,心中顿时泛起波澜。

    当年的风波牵连甚广,众位将军丧命,此事竟然是镇边王诬陷的?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这可以说是赤阳王国第一大冤案。

    “你是怎么知道的?“秦云随即冷静下来,低声问道。

    见到秦云的反应杨御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点头道:“处变不惊,方为大丈夫……“

    接着杨御说道:“此案当年告密的人就是镇边王,所有证据都是镇边王搜集呈交的,虽然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消息,不过我却知道,至于消息来源嘛,却是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只要知道消息绝对可靠就可以了。

    当年的事我也关注过,镇边王地位极高,即便他不提供证据,指出一个将军是叛徒,也没有人会怀疑,更不用说镇边王还拿出了许多证据。因此当时赤皇根本没有丝毫怀疑,当即震怒,砍掉了十名将军的脑袋。

    不过此事却有不少疑点,据可靠消息,当时镇边王对西疆的赤阳军进行了一番大清洗,再加上其他一些机密消息,我推测,镇边王很有可能是诬陷这些将军,至于目的却有些耐人寻味了,以镇边王的权势,也不需要排除异己,我也猜不出。所以说,路通的身份很敏感,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当年的事的隐情。

    这些年凡是与路通接触过多的人都因为各种原因失踪了,你不会认为这都是巧合吧?所以我才劝你离他远一点,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秦云消化着杨御的话,他好奇道:“你为何告诉我这些,就不怕惹火烧身吗?“

    杨御一怔,随即笑道:“我这个人运气不错,十赌九赢,所以如今我又想赌一把,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难以估量的价值……“

    秦云嘴角微翘,此刻忽然觉得杨御这个人竟然很诚实,想要用这些关乎他性命的消息换取他的好感,却丝毫不掩饰这种交换。

    秦云此刻也想到了很多,如果真如杨御所说,他与路通接触深入之后便会有灾祸发生,那么他的确不得不提防。虽然他如今实力精进,但是如果此事涉及到镇边王,阳夺境强者的实力他还是无法面对的。

    try{mad1();} catch(ex){}“你之前说的指给我的路又是什么?“秦云想起,先前杨御便说有一条颇为凶险的路,只要走得通,他就会安然无恙。

    杨御盯着秦云,低声道:“找出镇边王诬陷十几位将军的证据,交给赤皇……“

    听到杨御的话,秦云深深吸气,这的确是个方法,在赤阳王国恐怕也只有赤皇能动得了镇边王了。不过镇边王位高权重,赤皇会轻易动手?退一步说,就算赤皇会对镇边王下手,可是当年之事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他上哪里去找证据?

    杨御眸光闪动,忽然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路通手中就有证据。”

    “路通有证据?”秦云震惊,感到难以置信,路通当时能够保住性命就是因为没有牵涉过深,他又怎么会有证据?

    “嗯,**不离十,我的消息还是很准的。”杨御淡笑道。

    秦云皱眉道:“这些事都是机密,你的消息都是从哪得来的?”

    杨御高深莫测地一笑,道:“不可说,不可说啊……”

    秦云皱了皱眉,沉吟道:“如果路通手中真的有证据的话,事情就明朗了,待我回去问问他。”

    杨御叹息道:“既然你执意要救他,也只能如此铤而走险了,如果路通手里有证据的事走露风声,其中凶险你应该清楚。这条路无比艰难,路通这些年来受此磨难,很难信任别人,所以他即便有证据也很可能不给你,这就要看你的了。

    如果没有办法的话,还是听我一句劝,离他远点,万事大吉……”

    秦云笑了笑,对杨御道:“多谢军师,如果此事成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闻言杨御双眼一亮,点头道:“我等的就是这句话,哈哈!”

    ……

    “秦云,怎么样?军师不会为难你吧?”

    当秦云回来时,守候在原地的狄正立即迎了上来,关切问道。

    秦云摇头道:“没问题,军师不会追究。”

    闻言狄正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和鱼那厮知道军师的决定,恐怕要吐血了。”

    try{mad1();} catch(ex){}秦云也跟着笑了笑,但是心中却微微叹息,这件事又岂是这么简单的……

    告别了一脸喜色的狄正,秦云又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中,便见到路通正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路通师兄?”秦云轻声唤道。

    听到秦云的声音,路通方才回过神来,惊讶道:“你回来啦?”’

    秦云点头,缓缓走到路通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心中思考着如何开口。

    路通疑惑地看着秦云,不知道秦云在想什么。

    许久后,秦云才说道:“路通师兄,你想不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路通闻言,身体微微一抖,浑浊的眼中此时却迸发光芒。

    这些年来他生不如死,正常人的生活对他而言完全是种奢望,他做梦都想远离西疆,哪怕过上最贫苦的日子也远比现在好得多。

    但是路通随即便警惕起来,这些年来,也有人对他说过类似的话,不过那些人如今都不在了。

    “小师弟,不可能的,我这辈子注定要受这种煎熬。”路通摇头,满脸苦涩。

    见状秦云心中黯然,却更加坚定了要救眼前的这位师兄的决心。

    “路通师兄,有高人指点,可以让你摆脱罪人的身份。你如果信得过我,就听我的安排,不过务必不能走露风声,否则你我二人恐怕都没有好结果。”

    秦云声音放低,盯着路通认真道。

    路通目光一凝,抬起头与秦云对视,看到的是秦云一片坦诚的目光。

    “你说……”路通声音沙哑道。

    秦云点了点头,直接道:“很简单,将镇边王诬陷当年那些将军的证据交给我,我呈送给赤皇,到时候赤皇自然会为你们这些人平反!”

    “你……”

    听到秦云的话后,路通脸色瞬间大变,眼中满是浓浓的惊骇之色,他怔怔地看着秦云,却说不出话来,完全惊呆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