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求 有求必应!

    ??驱赶这些苦力的士兵并不是来自狄正军,那自然是和鱼军中的士兵了。

    “快点走!”一个大肚子士兵扬起手中皮鞭,重重抽打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身上,顿时老者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老者身体抖了抖,却丝毫不敢挣扎,只是低着头继续向前走着。

    其他人也没有比老者强多少,不多时每个人身上都有着道道鞭痕。

    秦云皱眉,他看得出这些人很可能是战俘或者奴隶之类的苦力,可是如此对待一个老者,也实在有些过分了。

    “这些是什么人?”秦云忽然拦在这群人的面前,对那个大肚子士兵说道。

    大肚子士兵见有人拦路,刚要破口大骂,但是紧接着却注意到秦云竟然身穿统领的制式盔甲,顿时心中一惊,于是换上了一副笑脸,微笑道:“这位大人,末将是和将军麾下的百夫长,奉命带这群战俘苦力开采灵石!”

    秦云心道果然,这些人都是战俘,如今充当苦力,难怪会被如此对待。战争本就是如此残酷,一念及此秦云微微点头,向一旁走去。

    百夫长道了声谢,便与手下如同赶羊一般,驱赶着这些战俘向着远处走去。

    “路通,你******快点,每次都是你最慢!”远处传来大肚子百夫长的怒吼,紧接着就是一阵皮鞭声。

    这一刻秦云目光忽然一凝,眼中射出两道刺眼光束!

    “路通?!”秦云心中一震,忽然对着远处吼道:“站住!”

    大肚子百夫长正抽打得起劲,忽然被秦云的吼声吓了一跳,转身一看竟然又是刚刚的年轻统领。大肚子百夫长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不过转过身时却已经恢复如常,淡淡道:“不知大人还有何吩咐?”

    秦云没有理他,目光却死死盯着那个被大肚子百夫长狠狠鞭打的老者,他目光灼灼,他如此做的原因只是因为眼前老者的名字叫路通。

    秦云深深吸气,虽然不知道老者是不是那位曾经封侯的路通师兄,但是秦云曾答应路通师兄的妻子,到西疆战场的话一定会去找路通师兄,他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try{mad1();} catch(ex){}秦云缓缓走上前,大肚子百夫长眉头微皱,心中早已不耐,如果秦云不是一名统领的话,他早就一鞭子抽了过去,哪里会有如此耐心?

    名叫路通的老者被打得双手抱头,卧倒在地。秦云走到老者身前,蹲下身来,试图拨开老者的乱发,瞧瞧他的容貌。

    可是老者却立即受到惊吓,惊慌地将头捂得死死的,似乎怕秦云打他。

    见到这一幕秦云忽然有些心酸,他柔声道:“老人家,你叫路通吗?”

    老者闻言打了个哆嗦,却是一声不吭。

    大肚子百夫长一脸疑惑之色,顿时说道:“大人,此人的确名叫路通,只不过他并不是战俘,但是待遇却还不如战俘,我打他也正是因此,因为他是一个卖国贼!”

    听到卖国贼这三个字秦云心头一震,他脱口而出道:“他就是曾经的兴顺侯路通?”

    闻言大肚子百夫长一怔,随即点头道:“原来大人也听说过他,没错,谁也想不到堂堂的一位侯爷竟然会是卖国贼,他有今天也是报应不爽!”

    秦云目光一凝,心神震动,原来眼前的老者竟然真的是兴顺侯路通!

    他知道路通被发配西疆,可是亲眼见到路通此时的凄惨模样,他还是忍不住感到震惊。

    他忽然想起了赤都潜龙学院密室中,路通留下的那段意气风发的话,当时的路通刚刚毕业,豪情壮志,头角峥嵘,之后更是步步高升,被封为兴顺侯。脑海中的路通与眼前的凄惨老者缓缓重合,秦云忽然感到一丝心痛。

    “啪!”就在秦云沉思时,一声刺耳的鞭打声传入他的耳中!

    秦云目光一凝,只见大肚子百夫长又是一鞭子抽打在路通的身上,使得路通身体更加蜷缩,簌簌发抖着。

    “够了!”秦云突然大喝道。

    大肚子百夫长皱眉,瞥了秦云一眼,他早已不耐烦了。眼前的统领不过是一个少年而已,却接二连三对他大呼小叫,此时他目中闪过一丝冷意,脸色缓缓下沉,也不再如之前那样恭敬。

    try{mad1();} catch(ex){}秦云虽然是统领,但是却不是他们军中的统领,根本管不到他的头上。一念及此,大肚子百夫长顿时不再掩饰自己的怒意,冷冷道:“这位统领,我管教手下的苦力,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你却接连与我为难,真的当我好欺负吗?”

    闻言百夫长身后的手下们也都是满脸冷笑,他们也看出百夫长不想再演戏了。他们深知大肚子百夫长背景不小,即便得罪了狄正军的一个统领也算不得大事。

    大肚子百夫长说着,目光直视着秦云,忽然扬起手,皮鞭挥舞,就要继续抽打毫无反抗之力的路通。

    见状秦云冷笑,伸手如电,一把抓住了皮鞭。

    百夫长眼神一冷,喝道:“放手!”

    “我军开采灵石矿,人手不足,我需要此人,叫你们管事的来!”秦云手如铁钳一般,无论百夫长如何用力都无法抽回皮鞭。

    百夫长心中暗惊,眼前的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可是力量却不小。

    “真以为你是统领,我就动不了你?”百夫长顿时怒不可遏,当着手下的面被一个少年为难,即便对方是一个统领他也感到面上无光,在他们军中哪个统领见到他时不是客客气气的?

    秦云脸色转冷,道:“叫你们主事的来,此人我要了。你若是再聒噪,我不介意让你和这些战俘一样凄惨。”

    “小鬼,你还蹬鼻子上脸了!看老子……”百夫长出离了愤怒,指着秦云破口大骂,但是话音却戛然而止,只见秦云一把夺过他的皮鞭,竟然向他抽过来!

    “你敢!”百夫长怒喝,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呵斥没有丝毫作用,他的皮鞭已经如同雨点般抽打在他自己的身上,一阵阵钻心疼痛几乎同时袭来!

    秦云这才发现皮鞭竟然带着细密的倒刺,倒刺可以轻易刮下皮肉,秦云心头大怒,此人竟然如此狠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