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上,众人都关注着第一座大阵。

    “有人出来了!”忽然有人惊呼。

    秦可召目光一凝,在此之前他就察觉到阵法有一丝波动,此时果然一个身影从大阵中走出,他心中一震,嘴角浮现一丝苦涩,秦云果然出来了……

    秦阳等人面色平静,但眼中还是有着一丝惊讶之色,半个时辰破去秦可召的大阵,如此造诣已经十分不错了。

    “不要紧,还有我的。”

    第二座大阵前的男子身材高大,此时嘴角微翘,自信十足。

    话音刚落,秦云脚步一转,便进入了第二座大阵中。

    “各位放心,我这座阵法费了好些心思,他绝对不可能在一天之内破去。”高大男子笑着说道。

    秦阳等人点头,对其颇为了解,虽然看似愚钝,但天赋异禀,阵道造诣不可小觑。

    他们却不知道秦云此时正坐在大阵中央,观摩着困阵的种种细节。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秦云目光明亮,已经将阵法的精妙之处看了个七七八八。

    “算了,不等了!”秦云站起身来,原本想等到半个时辰再出阵,但这样实在有些浪费时间。

    自从有了时间加速阵法后,秦云更加珍视时间。

    如此想着,秦云不再犹豫,一步走出大阵。

    “什么?”当秦云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时,许多人瞪眼,大吃一惊。

    “怎么比破第一座大阵的时间还要短?”很快有人发现了问题,惊疑不定道。

    “难道第二座大阵不如第一座大阵?”有人小声嘀咕道。

    “放屁!”高大男子脸色难看,他检查过秦可召的阵法,虽然精妙,但比起他的阵法还是要弱了一筹。

    可是秦云怎么会这么快走出来?对此众人皱眉苦思,却都想不通。

    而这时秦云已经继续前行,走入第三个大阵中。

    见状第三个大阵前的阵法师顿时面色一紧,紧紧关注着大阵。

    秦云照常先观摩大阵,等到将大阵的精妙之处揣摩得差不多时,半个时辰即将过去。

    秦云没有耽搁,当即走出大阵。

    “他又出来了!”

    “这才过去多久?”

    “和上次时间差不多……”

    人群顿时一片喧哗,秦可召和布置第三座大阵的阵法师都是心中一震,秦阳也是吃了一惊,这实在超出了他的预料。

    第二座大阵的高大男子也是一阵愕然,心中顿时平衡,秦云连第三座大阵都能破去,难怪能那么快破去他的阵法。

    秦云看向秦阳,笑道:“三座大阵,六万枚下品混元石。”

    秦阳眉头微皱,道:“放心,众目睽睽之下,谁都别想抵赖。”

    秦云笑了笑,步伐一转,走入第四座大阵中。

    第四座大阵的阵法师顿时微微紧张起来,暗暗祈祷着秦云被困在大阵之中。

    但是现实往往事与愿违,又没到半个时辰,秦云走出大阵,人群一片哗然。

    “这……”秦阳等人沉默,想不通秦云为何会如此顺利破阵,就连秦阳自忖他亲自破阵也不过如此。

    秦云毫不停留,继续走向第五座大阵。

    “秦云,你不歇歇吗?”秦知非忽然喊道,他虽然不是阵法师,但也知道阵法师破阵极耗心神,如此连续破阵他担心秦云承受不住。

    但是秦云面色微微古怪,如果秦知非知道秦云在“破阵”时没有半点疲累,甚至还感到有些无聊时,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秦云摇头道:“不必,我还可以坚持。阵法师要吃得苦中苦,如此才能攀登阵道的绝巅。”

    说着秦云毅然踏入第五座大阵。

    秦知非满脸钦佩之色,对着秦云消失的方向竖起了大拇指。

    人群一片肃然,很多人被秦云顽强的精神感染,好感大增。

    秦阳等人没有理会,关注着第五座大阵。

    “第五座大阵难度比起第四座要高了一筹,这小子没那么容易破去的。”秦阳沉声说道。

    不到半个时辰之后,当秦云走出第五座大阵时,秦阳面色顿时一僵,脸上火辣辣的。

    人群激动不已,叫好声一片。

    秦云进入第六座大阵中,如之前一样,半个时辰之后,秦云走出大阵。

    这次众人的反应还能好点,毕竟有了之前的铺垫,人们的抵抗力也强了不少。

    在一片嘈杂的议论声中,秦云又进入了第六座大阵。

    “这次他一定不……”有人想要断言,但想到之前那些被打脸的经历,一时间都平静下来。

    进入第六座大阵中,秦云开始观看起来。

    “果然一山更比一山高,这座阵法比秦可召强了不止一筹。

    咦?那是什么?”

    秦云仔细观察,不久之后忽然神色一动,目光盯着大阵顶部,如果普通人在这里的话只会看到空无一物的虚空,但秦云眼中符纹流转,发现上面竟然隐藏着一个东西。

    秦云皱眉思索,忽然目光一闪,脱口而出道:“阵珠?”

    秦云仔细感应着,越是观察越觉得有可能。

    秦云搜刮的势力众多,有时阅览阵道典籍,得知有种阵道宝物叫作阵珠。

    阵珠对阵法师而言是真正的宝贝,即便对普通武者来说也是妙用无穷。

    将阵珠投入一座阵法中,阵珠受到阵法纹络温养,可在内部复制同样的阵法,这对于参悟阵法或是破阵的好处不言而喻。

    当阵珠内阵法成形后可以瞬间激发,试想一个武者手持一座蕴含杀阵的阵珠,关键时刻激发,将强敌困在其中,便可能反败为胜。

    这一点与阵盘有些相似,但阵盘需要人为刻画,而且使用次数有限制,多次使用后阵盘上的阵纹不断磨灭,终将失去功效。

    阵珠却不会,阵纹温养成功后可随时动用,除非阵珠损毁,否则便可无限使用下去。

    秦云目光明亮,可以想见为何此地会出现一个阵珠。

    布阵之人为了这座大阵付出不少心血,这是此人的得意之作,如果再次布阵的话也未必能达到同样的威能。

    所以此人动用阵珠,要将阵法永远留存在阵珠之中,以方便日后参悟或使用。

    想通了此节,秦云脸上浮现一丝笑意,目光微微火热,这可是阵珠啊,他搜刮了擒龙域那么多势力都没有发现一个,如今就在眼前,怎能放过?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