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柒、宫垂柳以及九宫门高层们齐聚在石壁前,微微皱眉,众人都认为遗迹不会到此为止。

    “还愣着干什么?打一拳试试不就知道了?”紫柒看向众人,淡淡笑道。

    宫垂柳皱眉道:“我担心出现意外,毕竟从发现遗迹到现在,一切都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危险,这很反常,从没听说过如此安全的遗迹。如果攻击石壁的话,有可能出现不可知的危机。”

    紫柒满脸不以为然的神色,哼道:“前怕狼后怕虎,宫门主还有别的办法吗?”

    宫垂柳摇头,一筹莫展。

    紫柒撇了撇嘴,忽然一步踏前,一拳便向着石壁击去!

    “不可!”宫垂柳面色一变,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秦云等弟子们也都是吃了一惊,没想到紫柒如此大胆。

    在众人注视下,紫柒一拳轰在了石壁之上。

    这一拳劲力十足,若是普通的石壁必定要被打穿了,但是只闻罡风呼啸,石壁却纹丝未动。

    紫柒目光一闪,暗暗诧异,他敢如此大胆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将三大域的遗迹放在眼里,自信即便有危险也不会威胁到他,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拳之力灌注在石壁之中,竟烟消云散,石壁没有丝毫损毁。

    宫垂柳怔了怔,也终于松了口气,刚刚着实吃了一惊,好在石壁足够结实,否则后果难料。

    但众人还没有庆幸太久,石壁忽然轻轻颤动起来,连带着地面石厅都颤抖起来。

    宫垂柳面色猛然一变,叫道:“不好!”

    石厅中众人齐齐暴退,紫柒惊疑不定,也不由得随众人后退。

    坚硬无比的石壁随着颤动竟然簌簌落下尘土石皮,石厅的震动依旧,但是却没有要崩塌的迹象。

    “慌什么?”紫柒皱眉道。

    早已经退到入口处的宫垂柳面色微微一红,颇为尴尬。

    众人也都安静下来,因为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只有那些墙皮还在缓缓飘落。

    众人凝目望去,不知其中有什么古怪。

    “墙上有字!”忽然一名眼尖的弟子低呼,众人仔细一瞧,果然见到墙皮剥落,露出里面的凹痕,似乎是字迹。

    宫垂柳目光猛然一亮,彻底打消了逃走的念头,打算一看究竟。

    随着时间推移,露出的字迹越来越多,许久后,震动缓缓停止,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墙的小字,似乎是一篇文章。

    “这是什么?”这是此时围绕在众人心中共同的疑惑。

    这时忽然有弟子从外面匆匆跑来,激动道:“门主,我们所在的石厅的石壁上出现了一篇文字!”

    宫垂柳等人闻言心中一动,这名弟子所在的石厅也是有石壁阻隔的第十三座石厅,看来这一列的石厅石壁上都有字……

    不断有弟子奔来相告,果然石壁阻隔处的石厅中都出现了一墙的文字。而且经过比对,众人发现所有石厅墙上的文字竟然一模一样。

    “这是一篇功法秘籍吗?”宫垂柳喃喃自语,当即凝神看了起来。

    “天地万物,殊途同归,开天地秘藏,因势利导,奇妙无穷……”

    此时不只是宫垂柳,紫柒以及其他九宫门高层都已经或站或坐,均是全神贯注地望着墙上的文字。

    石厅中安静得可怕。

    秦云也怔怔看着这篇文字,心中疑惑,这看起来并不像功法之类的秘籍,倒更像是在阐述一种道理的文章。

    墙上文字甚多,众人默默诵读着,目不转睛,希望从中得到机缘。

    时间缓缓流逝,一个个弟子眉头紧锁,这篇文字极为晦涩,似乎在阐述一种道理,但是却和武道没有任何关系。

    接着九宫门高层们也先后从石壁上收回目光,眉头蹙起,显然也不理解这篇文字是何含义。

    “紫柒,你认为如何?”宫垂柳若有所思,看向紫柒,心中捉摸不定,紫柒来自外域,见识眼界都非他们可比。

    紫柒沉吟道:“里面提到了一些法门,不过难以理解,不知究竟想说什么……哼,依我看留下这篇文字的人在故弄玄虚,这根本不是修炼的法门。”

    宫垂柳皱眉,连紫柒都这样说,看来这篇文字的确并非修炼之法了。但宫垂柳忽然心中一动,紫柒虽然说这些文字是故弄玄虚,但紫柒目光却停留在石壁上,似乎在思索。

    宫垂柳寻思:“这小子奸诈得很,嘴上说得好听,可心中对这些文字显然极为在意……”

    宫垂柳笑了笑,道:“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毕竟是遗迹之物,还是不可轻言放弃。

    九宫门精英们就在这里参悟,万一有所得呢,哈哈!”

    紫柒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下,遗迹中的九宫门弟子们都被带到这间石厅中,齐齐盘膝而坐,目视石壁。

    “紫柒,我们出去转转吧?不要在此浪费时间了。”宫垂柳轻轻笑道。

    紫柒摇头道:“宫门主自行前去,我要瞧瞧留下这篇文字的人究竟有什么阴谋诡计……”

    说着紫柒坐在石壁正前方,观望石壁,其余弟子见状立即起身让位。

    宫垂柳心中冷笑,看来这篇文字一定不简单。如此想着,宫垂柳也没有离开,静静站着,开始参悟起来。

    石厅中寂静一片。

    一天……两天……

    两天过去了,众人一动不动,如同着魔般盯着石壁上的文字,却没有人能够说出其中的玄奥。

    宫垂柳暗暗皱眉,他也看不出丝毫异常。此刻他也没有心情去参悟这些枯燥文字,因为他想到了飞龙。

    自从发现遗迹后,九宫门的精力全部用在遗迹上,紫柒也似乎忘了击杀飞龙的任务,沉浸在石壁上的文字之中。

    宫垂柳旁敲侧击地提了数次,却都被紫柒不留情面地斥退。

    宫垂柳愤怒之余感到深深的危机,飞龙不知身在何处,如果就此放任其成长的话,恐怕九宫门还来不及享用遗迹中的宝物,就已经被飞龙覆灭……

    宫垂柳越想越是不安,偏偏紫柒全服心思都在那些文字中,稍有打扰便是厉声呵斥,宫垂柳心中恨怒交加。

    宫垂柳坐立不安,思考对策,暗道:“看来紫柒这杂碎是指望不上了,只能另寻他人援助。”

    宫垂柳犹豫不决,实际上他还有最后一招,只要动用这一招,要杀飞龙之人必定多如过江之鲫,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愿动用这最后一招。

    但此时形势严峻,飞龙在悄然成长,九宫门危在旦夕……

    就在宫垂柳迟疑不定之际,紫柒忽然站起身来。

    宫垂柳惊讶地望着紫柒,紫柒眉头紧锁,道:“我要去趟传送阵……”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