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怎么看?”慕长青笑着看向玄无道。

    玄无道目光一闪,原本他没有多想,但是内务长老提起秦云后,玄无道顿时也动了心思。在他看来,秦云如今已经是他的人,对他忠诚无比,自然应该大力提拔才是,不过此事却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

    玄无道笑道:“我觉得此子潜力自然是没的说,至于能否胜任,慕老觉得呢?”

    慕长青微微一笑,道:“实不相瞒,老夫虽然极少出山,但是却也听说过此子。无量宗就应该选贤任能,因此老夫觉得此子完全可以……”

    玄无道心中一笑,就势说道:“既然如此,本宗也觉得此子可以胜任。诸位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

    于是在葛松目瞪口呆之中,秦云竟然顶替了他的位置,成为了新一任主管无量洞的长老。

    当内务长老将这个消息告知秦云时,秦云也是一阵失神,许久后才回过神来。

    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喜,什么主管无量洞的权力他根本不在乎,让他激动的是,主管无量洞就意味着他可以自由出入重犯囚牢,见到父亲!

    如此一来,他有许多办法救出父亲,再也不必为难了。

    秦云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向内务长老道谢。

    至于葛松,虽然被免职,但是考虑到他实力强大,又熟悉无量洞事务。暂时仍然被安排在无量洞中,作为一名普通长老,当秦云熟悉无量洞事务后再另谋去处。

    这一任命立即在无量宗引起轩然大波,众多长老瞠目结舌,都想不到秦云一个晚辈竟然主管无量宗重地。

    无量洞众长老在第三天时便接连苏醒,如今得到消息后都是心中大震,莫名其妙地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却发现无量洞变了天。

    “恭喜秦长老!”

    “呵呵,恭喜秦长老!”

    “秦长老果然非池中物,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当秦云来到无量洞时,长老们纷纷围了上来,人人满脸热情笑意,与过去判若两人。

    秦云笑着回应,淡淡道:“运气而已。”

    白元满脸激动之色,无量洞众长老中只有他与秦云走得最近,此时兴奋道:“秦长老,你如今主管无量洞,理应换一间石室才是。”

    众人闻言纷纷附和,道:“对对,应该换一间石室。”

    秦云点头道:“那好,就换一间石室吧,离重犯囚牢近一些,方便巡视。”

    众人闻言立即开始行动起来,长老们亲自动手,为秦云清扫安排,体贴入微,如同杂役一般。

    不多时,一间宽敞整洁的石室便出现在秦云眼前,此地距离葛重犯囚牢的巨门不远。

    秦云笑了笑,道:“各位长老都去忙吧……”

    “那好,我等告辞了。”

    说着长老们便纷纷离去。

    秦云关上石门,坐在石室中的蒲团上。他在等待葛松,葛松接下来几天会带他熟悉重犯囚牢的环境,并将钥匙交给他。

    秦云忽然想到了那个修炼采阳补阴功法的绝美女子,心中一动,此时他忽然发现之前在无量宗从未见过此人。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实力又极强,绝不应是无名之辈。

    “难道是外来的宾客?”秦云点了点头,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得通了。

    可是如今外来宾客都纷纷离去,但此女这几天却都没有联系他,难道根本信不过他,打算放弃了?

    秦云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一想到那个骨瘦如柴、形似骷髅的男子,秦云就对此女没有半点好感,不愿与其有过多交集。

    否则若是哪一天此女狂性大发,将他当成泄欲工具的话,他真的就欲哭无泪了。

    秦云又想到了那个黑影,此人实力极强,应该也是外来者,此时也离开无量宗了。好在当日两人一追一逃,并没有露出真容,秦云也不担心被其认出身份。

    就在秦云思索时,外面忽然传来葛松的声音:“秦长老在吗?”

    秦云笑了笑,立即起身,打开石门,便见到了葛松。

    “葛某迟到了,还望秦长老不要见怪。”葛松拱了拱手,脸上满是笑意。

    秦云摆了摆手,道:“葛长老请进!”

    葛松笑道:“秦长老若是方便的话,葛某这就为秦长老介绍重犯囚牢的事务吧,秦长老早日上手,葛某也可以早日功成身退了。”

    秦云心中恍然,葛松如今以普通长老的身份在无量洞中颇为尴尬,不愿久留。

    秦云于是点头道:“那好,请葛长老带路。”

    葛松笑了笑,转过身去,立即走在前头,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秦云符纹虚影成像,将葛松的表情变化看在眼中。他心中明了,他如今取葛松而代之,葛松不说对他恨之入骨也差不多了,不过如今他是宗主面前的红人,连太上长老等高层都为秦云说话,葛松只能对他笑脸相待,虚与委蛇。

    不久后,两人站在了重犯囚牢的巨门前。

    葛松将钥匙交给秦云,说道:“只要将钥匙放入,注入一丝能量即可。”

    秦云点头,依言放入钥匙,释放一丝墨绿色能量,顿时巨门颤动起来,缓缓开启。

    秦云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意,他终于可以进入重犯囚牢了,而且是光明正大的!

    “秦长老,请进。”葛松笑道,与秦云一起走入巨门之中。

    当两人进入后,身后巨门再度关闭。

    眼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不知通往何处,秦云跟在葛松身后。虽然可能性极小,但秦云还是暗暗提防着葛松对他不利。

    通道一转,顿时出现一间间石室,每一间石室都没有门,门口是一层透明光幕,透过光幕可以清楚地见到石室中的景象。

    “这些就是所谓的重犯,每一个人都不简单,而且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一些秘籍。他们能够活到如今,就是因为这些秘密还没有说出来。”

    葛松对秦云传音道。

    秦云点头,眼前的石室中是一个老者,老者原本双目紧闭,此时忽然睁开双眼,目光冰寒地看着葛松。

    葛松丝毫不在意,对秦云继续传音道:“等出去后,我把这里所有囚犯的资料给你,你就都懂了。”

    两人继续前行,走不多时方向一转,前方顿时又出现一间石室,石室中一个头发枯黄的大汉侧躺在地上,背对着两人,似乎不知道两人的到来。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