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楚念吃着他刚刚出锅的清蒸鲤鱼时,突然觉得这种生活太不真实了,一切都不是她原本构想的画面,她以为他们会性格冲突到没办法相处三个月,然后以她扭断他的脖骨而告终。

    但是很可惜,一切都风平浪静的超乎想像。

    手机从茶几上发出收到简讯的声音,楚念收回了看着韩厉言的视线,起身去拿起手机走到一边去查收。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自从住进了别墅里,帮里的事情就变得很少,陆初辰很少有事情会找她,难不成爷爷把事情都揽过去处理了?

    楚念不敢相信的把简讯看了两遍,从前不怎么和她见面的学长,居然主动发简讯过来。

    「有约了?」韩厉言的声音冷不防的从身后响起,目光锁在她的手机萤幕上。

    「你不懂这叫个人隐私吗?」楚念忙乱的把手机给阖起来。是学长邀请她当女伴,虽说是一个商业聚会,但是她已经觉得很窝心了。

    韩厉言若有所思,世事就是这么巧,这个聚会的请帖他也收到了,本来是打算推掉的,现在看来,去一下也未必不可。

    「我晚上有事,如果回来晚了,你不要多嘴告诉我爷爷。」楚念瞪了韩厉言一眼,结果,韩厉言双手插口袋并没有回答楚念的话,而是原地转身离开。

    他真是没礼貌,难道除了上法庭之外的时间,他都只有这种无礼态度吗?

    楚念小声的嘟嚷着,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陆初辰,很可惜她的生活让她的周围没有女性朋友,只有这么一个军师可以拜托了。

    ◎◎◎

    一件精致的晚礼服,再准备颇有光彩的妆容,楚念已经决定今夜要对学长表白。

    以忐忑的心情度过了几个小时,楚念终于坐进了学长的车内,气氛却比她预想的差得多,她试图几次开口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话题。

    「今晚的你很不同。」宋子斌终于开了口,目光早把楚念打量了一遍。

    「是吗?」楚念没有办法开心的起来,她甚至不知道学长到底有没有真正的注视过她,难道就因为她装扮了卷卷的假长发就变得不同了吗?

    也许他发觉了她了心思,但是却始终无动于衷,她的身份从还在读书的时候就保密的很好,但是现在只要有心,也不是什么秘密。

    楚念看着前面无尽的车尾,一时间想到,她就是一个备胎也说不定。

    「不只不同,而是很美。因为从前的我想在事业上多多努力,但是现在想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了。」宋子斌这番话说的很快,像是已经在心底背熟了一样。

    楚念倒是没发觉宋子斌的不同,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虽然她是对学长有好感,可是涉及到终身大事几个字,又显得太过突然了。

    「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话说的太唐突了?」皱了皱眉,宋子斌还以为有些事情他说出口就可以得到,她不是应该盼着他开口很久了吗?

    明知故问吗?

    楚念勉强笑了笑,她的直觉一向很准,学长一定是还有其他的事情想说,但是想利用她的感情这一点,可不是什么好方法。

    「学长最近有遇到什么事情吗?」既然他不直说,那她就替他开口。

    「没有。」宋子斌楞了一下,但是想到自己的事情应该不会被她所察觉,所以他没有必要说出来。

    更何况他想要利用她的身份和地位,也不是什么好光彩的事情,但是他有信心楚念一定会帮忙的,说实话,他也并不是不喜欢楚念这样的女人,只是她的背景让他会倍感压力。

    「那就好。」楚念看着宋子斌的侧脸,然后眨了眨眼睛,她已经给过他机会了,没有把握住是他的事情了。

    但是想到如果宋子斌会有求于她的话,她应该还是会答应吧,毕竟女人总似乎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心软。

    两个人就各怀心事的向宴会场地而去,只是楚念没注意到刚刚经过他们的那辆黑色跑车,那车的主人在红灯的时候,盯着他们的车窗许久,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

    宴会场地的水晶灯总是那么刺眼,至少楚念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唯一来到这里的理由,只能说是因为宋子斌的邀请,而且她现在作为女伴站在宋子斌的身边,总是比曾经的远远观望要好很多。

    「要不要喝点什么?」宋子斌带着温柔的笑容,嗓音非常体贴。

    楚念又觉得自己在胡思乱想了,为什么她现在做到了很久以前的愿望,就是能站在宋子斌的身边,但是现在她总是觉得他在为什么事情讨好她,那个表情她见的太多了。

    「不用了,我想去那边看看,学长你去谈你的事情吧。」楚念知道他要应酬一些商人,而且她知道别人注视自己的目光,想不被注意是不可能的,至少知道她身份的人已经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宋子斌很喜欢楚念这样懂得分寸、知进退的女人,他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要抛开之前的想法,开始认真追求她。

    看到他转身离开,楚念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手腕被人抓住了,然后被一路带到露台的一角,原本她是想挣扎一下,但是在看到抓着自己的男人之前,她已经闻到了一股清香的香皂味道,她当然认得这个独特手工香皂味道的主人。

    「你想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楚念压低了声音,她不想相信韩厉言是跟踪她来的,那她会让她忍不住把他踹下露台。

    「巧合,我也有请帖,然后也想见见你欣赏的学长,这几个解释如何?」韩厉言给出了三个解释,他不知道哪条是楚念想听的。

    楚念耸了耸肩膀,今晚第一次有了些微笑,她承认韩厉言真的是很贫嘴,但是这个时候缓和气氛一下也不错,相反对于他的出现,楚念倒是觉得这里的空气新鲜了一些,她不知道韩厉言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居然会让她萌生了可靠的感觉,这真是奇迹。

    「韩厉言,其实你解释不解释都不重要,我那只是象征性的问题,相信我,你现在比这里任何一位都顺眼的多。」至少没对着她露出那种,像是见到什么恐怖存在的表情。

    「看来你因为我的出现觉得放松多了?」韩厉言的自恋从来都是很切实际的,但是他又问了一句,「我比任何一位都顺眼?任何一位?」

    楚念叹了口气,知道韩厉言的意思。

    「不要这么无聊了,我都觉得我答应这个邀约很蠢了。」

    「是很蠢。」韩厉言抿紧嘴唇,他的眼底是带着那么一点点怒气的,他讨厌她和别的男人有个约会,自然有他的理由。

    「喂!」楚念瞪了他一眼,他的回答要有礼貌,而不是肯定她。

    「我对刚才的话道歉,但是我们的打赌还是成立的。」韩厉言的目光看回宴会中,轻易的锁定了宋子斌的位置,他了解这个男人!

    宋子斌为了成功签到合作案,会暗箱操作很多事情,手段很卑劣,所以他也相信,对于楚念来说,这男人绝对不是什么约会的好人选。

    楚念看着韩厉言的侧脸,这男人今天真是出奇的帅气,光是一身纯手工制作的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的更加高大挺拔,而楚念也知道在这西装的包裹下,那身材是多么的完美。

    脸颊突然升起一点热度,楚念转开自己的视线,她可不想让他发现她在想一些敏感的事情,喃喃道:「我们的关系……真的变得不太相同了。」

    「哪里不同呢?」韩厉言的目光发现宋子斌在和一些名媛调笑的时候,又移回了楚念的身上。

    「几天前,我们的关系是水火不容,可是你看看现在,我们的相处方式是不是很奇怪?」楚念实话实说,她和韩厉言居然超过几小时没有斗嘴,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难道比起正常的交谈,你更喜欢我的刻薄?」他反问。

    刻薄?

    他太谦虚了,那简直就是毒舌!

    就在楚念对他的话表示无语时,另外一个男人已经加入了两个人的谈话当中。

    「小念,不介绍一下吗?」宋子斌的称呼刻意拉近了他与楚念之间的关系。

    很可惜,这个称呼让两个人都皱眉了,一个是楚念本人,一个就是一脸不屑的韩厉言。

    「学长,这位是……」楚念迟疑了,她想不到可以合理化韩厉言身份的话语,她突然觉得有点好笑,自己居然顶着已婚身份来约会。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韩厉言先回答了,云淡风轻的形容,但是目光可是带着很深的以为看着宋子斌。

    宋子斌虽然在笑,但是那笑容明显挂不住了,因为他当然认得韩厉言,而且自己也有一些案子是栽在他的手上的,但是楚念这样身份的人,居然和一个这样的律师是朋友,也太匪夷所思了。

    「我们去那边聊聊天?」宋子斌不想看韩厉言洞察一切的目光,所以转头对楚念提议。

    楚念的快速的看了韩厉言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第一个反应是去看韩厉言的表情。

    「那我们下次见面再聊。」韩厉言很配合的笑了,笑容在到达眼底前就遏止,语气在下次见面上加重了,因为那不过就是在几小时之后。

    他已经是很留面子给她了,楚念已经很满足了,至少韩厉言没有冒出一句,是她的老公之类的话语。

    宋子斌走上前,刻意揽住了楚念的腰身,将她带离韩厉言的身边,楚念虽然没有马上弹开,但是也不露痕迹的离开宋子斌的手臂范围,她总觉得这么和一个男人太过靠近,会让别人误会。

    原本看着宋子斌的动作变了脸色的韩厉言,突然又恢复了他的面瘫表情,因为他看到楚念的反应后,突然觉得也许她并没有多么喜欢宋子斌。

    是的,这点认知让他的心情好了,就这么简单。

    但是楚念就不这么认为了,她总是觉得很奇怪,因为不管她移动到哪里,总是在四下环望的时候,轻易对上韩厉言的视线,然后她察觉这个发现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行动变得非常僵硬,当然她也可以认为是因为脚上那双让她痛到很难过的高跟鞋。

    但是她就是不能忽略韩厉言的存在,老天,她居然不能忽略一个她不久前还很讨厌的男人?

    而且她也注意到了随他而来的女伴,简直堪比名模的气质和美貌,怪不得他说过他对她绝对不会有兴趣!当然了,谁会放着光泽的珍珠不要,去选择一块很粗糙的石头。这个石头当然指的就是自己了,楚念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女人味,何况是男人?

    「怎么了,今天你有心事?」宋子斌不是滋味的问道,他还以为楚念是非常崇拜自己的,结果现在在他的身边却显得心不在焉。

    「学长,时间也不早了,我想先回去了。」楚念看了看时间,她这次参加这个聚会并没有事先告知陆初辰,当然也没有带着保镖,所以她可以想到如果这件事被爷爷知道,她就会叨念个没完没了。

    「下次我还是可以约你出来的吧?你知道其实我们……」宋子斌的话没有说完,他转念一想觉得自己不要太急躁,免得楚念觉得太唐突了,反倒耽误了他自己的大事。

    楚念点了点头,一心只想着先离开好了,目光又匆匆扫过离他们不远处的身影,韩厉言已经在和别的美女闲聊了,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所以在楚念离开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她婉拒了宋子斌要送她的举动,一个人坐在计程车上想了很多事情,直到车子停在一个荒郊野外的时候,她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你一个这么蠢的女人怎么会当楚帮的老大?」司机笑的挺阴森,牙齿还有点泛黄颜色。

    「你想做什么呢?」楚念很淡定的反问,她注意到并没有其他人来接应,也就是说她对付只有这一个变态。

    司机得意的快速下车,然后用匕首比着楚念的脖子,力气有些过大,导致血丝顺着她白皙的脖颈慢慢流下来。

    「有人给钱要你好看,放心,我不会杀你的。」笑的更猥琐了,司机的另外一只手慢慢的摸上她的身子。

    然后原地响起一声哀嚎,那真是很惨烈的叫声,因为楚念已经顺势把男人的手给折断了,把匕首又顺便抢到手里。

    「不要看不起女人,尤其是比你强的。」楚念蹲下身子把匕首插到已经倒在地上的男人脸边,敲昏他之后,然后再穿回不小心滑落的高跟鞋。

    这个时候楚念才稍稍的有些觉得脖子很痛,伤口不是特别深,但是血也足够将礼服弄脏了,想到她要是这么开车回去被手下看到,她的安宁日子大概也没了,所以她坐进计程车后,楚念慢慢的开着车回到公路上,试图看清自己到底在哪里,最后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

    在楚念开车离去不久,一个身影从树后面走了出来,看了看地上的男人表情变得很难看,他本来是可以设计到最后楚念被绑架,然后他去英雄救美的,只可惜他小看了楚念的能力。

    「废物。」对着地上昏死的男人唾了一声,身影转身离开,月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正是不久前送楚念上计程车的宋子斌。

    ◎◎◎

    楚念的电话是拨给韩厉言的,她无从选择,因为只有韩厉言能处理她现在的情况,毕竟他们现在住在一起,至少可以互相做个掩护。

    其实楚念没有想到韩厉言会这么快的就找到她,而且表情看上去是很不安的,而且再看到她浑身是血的样子时,她可以确认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该死的。」韩厉言咬了咬,然后靠近楚念,仔细的检查她的伤口。

    楚念倒抽一口气,伤口现在开始抽痛了,但是她反倒是对韩厉言这么靠近自己而觉得尴尬。

    「你不是在诅咒我吧?」楚念还试图开个什么小玩笑,但是看到韩厉言的严肃后她选择闭上嘴巴。

    「还有哪里受伤了?」韩厉言的手抓紧再她的肩膀上,力道有些不能控制,目光不断的打量着她的全身。

    「我很好,除了这个小伤口,其实我很简单就撂倒了那个男人,相信我,我可以保护自己的。」楚念把口气放的很轻,像是在解释。

    韩厉言不喜欢这个说法,她可以保护自己?

    「就像现在裙子破掉,满身是血对吗?」他的口气有些压低,但是还是在咆哮的范围内。

    「只是一点小伤。」她无奈了,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这不是玩笑,更不是个巧合,如果对方不是一个人,你想过后果吗?」话音落下去,韩厉言抬手把她早就歪歪斜斜的假长发给拿下来丢到一边。

    楚念倒吸一口冷气,她幸好是短发不用带发网,不然假发被扯下来她就不用去见人了。

    韩厉言随手把外套脱下来把楚念给包好,然后塞进车子里面,拿出来时候买的双氧水先帮她简单清洗了伤口,然后发动车子带她去处理伤口。

    楚念知道韩厉言是在关心她,但是就因为如此她才觉得奇怪,如果韩厉言此时是嘲笑她的功夫差,或者是什么一些风凉话,她才觉得是对的。

    「喂,我不去医院。」楚念紧张的看着他,她要是去了医院才是麻烦的事情。

    「我知道。」韩厉言的手指有些发抖,但是他控制着,因为他不敢相信刚刚离开他视线不超过一个钟头的她,居然就差点受重伤或者是失去生命。

    其实,楚念并没有猜到他的心思,因为他并没有她想像中的那么讨厌她,他知道楚念应该是误会了很多事情,多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对不起,我如果惹上麻烦,也会给你造成压力吧。」楚念猜想,她闯祸或者是没有保护好自己,最后韩厉言也一定会遭到责怪。

    韩厉言的呼声加重了,但是没有开口,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咆哮。

    「我下次会注意的,至少三个月内不要再发生这样……」

    「闭嘴!」他终于开口了。

    「你真的是……」楚念本来想好好的解释一下,结果他又这么臭脾气。

    「你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他把这段对话结束掉了,用一种很霸道的语气。

    因为他的这句话的语气,让楚念好像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韩厉言的确是在关心她、担心她,但是……这是为什么?

    而韩厉言并不在意楚念现在怎么想的,他的脑海里都是在猜测是不是宋子斌真的这么愚蠢,想动楚念的歪脑筋,如果是的,那么就对不起了,宋子斌一定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咻!

    楚念眨了眨眼睛,他刚才一点都没迟疑的闯过了红灯,应该是三个红灯了。

    「我们是去哪里?」她有点担心的看了看车速,他最好不要带着她在马路上飞起来。

    韩厉言不回答,只是抬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看看脖颈伤口是不是还在流血。

    这一刻,楚念的心窝里莫名的开始发热,就是暖暖的,谁管到底是为了什么,更不管她曾经最讨厌这个男人,他指尖的温度,让她无法准确的思考了。

    也许她从一开始就不是讨厌韩厉言这个人,而是存在她记忆力那个夺走她初吻,然后干涉了她情感自由的一个回忆上,但是当韩厉言真正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时,她所有的假定形象都在瓦解了。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韩厉言,是真实的一个男人!

    也因为她想的太过出神,以至于在到达私人诊所前,楚念的思绪一直都没有停过。

    ◎◎◎

    伤口很快就包扎好了,楚念也没因为消毒水的刺痛皱眉头,其实从前她也是很怕痛的人,但是慢慢的,她发现喊痛也没什么用,所以她就学习怎么去忍痛。

    「小姑娘还是很能忍嘛。」老医师笑着赞扬了一下,收拾好了手边的纱布。

    楚念楞了一下,然后瞪大了眼睛,她哪里像小姑娘了?

    「程爷爷,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扰你。」韩厉言倒是礼貌的很,看得出很尊重老人。

    「跟我不用客气,倒是你最近有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程爷爷给两个人都泡了一杯热茶,然后目光打量了两个年轻人好一会儿。

    「我有很努力的工作。」韩厉言话说的严肃,但是嘴角是带着笑意的,他现在唯一能算的上是亲人的,也只有从小看他长大的程爷爷了吧。

    「那你还是自已一个人?」程爷爷有点明知故问,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小姐很重要,韩厉言是不会带到他这边来的。

    韩厉言听到这句话后,转头看了看楚念,平时从来不会词穷的他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应该不会喜欢他说出他们的关系,但是他又不想让程爷爷觉得失望。

    楚念好像没在听两个人的对话,但是其实她将每个字都听进了耳朵里,她看了看老人家一直看向她的目光,突然有点看到爷爷的影子,也许老人家就是希望看到儿孙辈有一个好的归宿吧。

    「爷爷,我和他已经结婚了。」楚念突然就想帮韩厉言这一次,因为她也并不是那么在意他说出他们的关系。

    没有感情是真的,但是婚姻存在也是真的,况且她也不一定会再遇到这位爷爷,所以就当是给老人家安安心。

    「这是真的?」程爷爷倒是听到这句话就高兴了起来,但是随即就吹起胡子表示他们居然没有宴请他。

    韩厉言已经没话说了,他不知道楚念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虽说只是替他解了为难,但是他却觉得有那么一丝喜悦,可是又要克制表情不能显露。

    「程爷爷,您也别急,我们年轻人现在是流行简单婚礼的,只要领了结婚证就好,所以日后要是补办酒席,您肯定就是第一位宾客!只是今天我不小心被抢劫了,他一定要我来您这边做检查,说您的诊断他最放心。」多年的与人交际,楚念的话总是会说到别人的心坎上,尤其是安抚老人家,虽然她是对自己的爷爷蛮凶的,但是说到底她最爱的也是爷爷了。

    韩厉言这边听的一直流冷汗,楚念的嘴巴怎么就跟抹了蜜似的?谎话说完之后脸不红气不喘,真是高手!

    「好啊,真是个好孩子。」程爷爷开心了,他和老伴膝下一直没有子女,一直都把好友的孙子当作自己的孩子照顾。

    像是察觉到了韩厉言的无奈,楚念转过头去瞪了韩厉言一眼,她是出于好心,要是韩厉言一会儿说什么冷嘲热讽,她还是会一手刀劈过去!

    「那程爷爷你早些休息,我先送她回去休息。」韩厉言在程爷爷关切目光中赶紧道别,免得再被问一些更复杂的问题。

    楚念看到他有点慌乱的样子,真是好想暗笑三声,原来韩厉言这个臭脸的律师最怕老人家。

    「那我们先告辞了,谢谢程爷爷。」楚念笑的甜甜美美,她倒是庆幸自己今天不是穿着平日的着装,否则一定会让老人家生疑的。

    当她还在笑的时候,韩厉言的手臂带上她的腰身,几乎半抱的把她塞回车里,然后假意拉下笑容,臭脸的问道:「你刚才那番话,不怕影响我的行情吗?」

    他的行情?楚念倒抽一口气,这男人果然不说好话,她是好心帮忙,结果换来他自恋无穷。

    「本小姐都不大方的不计较行情了,你端什么姿态啊?」楚念真的很想咬人泄愤!

    韩里喊看她又开始露出平日的张牙舞爪,顿时表情又放松了。

    「我还以为你被人家绑架后坏了脑子,都不知道怎么凶巴巴了,现在看来,还是正常的。」

    「韩厉言,你下辈子一定是哑巴!」她诅咒他。

    「别动,放松一点,要是再出血是痛的。」韩厉言看到她脖颈上的纱布在微微渗血,马上就不开玩笑了。

    楚念看着韩厉言,他总是突然转变态度,让她防不胜防,但是这次她还是及时的清了清嗓子,然后吐出三个字。

    「谢谢你。」她说的很快,声音也不是很大。

    「我们回家吧。」韩厉言坐上车,发动车子前,还不忘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楚念的身上,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要开始恨严肃的面对她的身份了,那不只是一个地位,是可以让她随时丢命的一个威胁。

    楚念咬了咬下唇,然后跟着说了一句,「好,回家吧。」

    说实话她今天好累,大概是事情有点多,所以一路上她几乎都是睡的迷迷糊糊的。

    直到身子落在一个宽阔的胸膛前,她其实已经醒来了,但是瞬间已经猜到自己是被韩厉言抱在怀里走回房间,所以,这是楚念第一次这么懦弱的装睡。

    要是让她睁开眼对上他的眼,她还不如找个坑把自己埋掉了,她也不想承认自己开始习惯了韩厉言身上的味道。

    ◎◎◎

    第二天早餐过后,韩厉言帮楚念换了新的纱布了,然后没有让楚念起身离去,而是把一个信封放在她的面前。

    「是什么?」楚念自然的拿起信封就看,一叠照片滑落出来,在用手拾起来之前,她的目光已经定在了照片上。

    虽然昨晚的光线黑暗,但是那个试图劫持她的男人她还是看清了,只是那个人居然和宋子斌坐在一起喝酒。

    「你为什么跟踪学长?」楚念的声音平平淡淡的。

    「这个不太重要吧,重点是他有问题。」韩厉言轻咳了一声,的确他是找人在半个月前监视过宋子斌。

    其实楚念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笨蛋,她一直这么认为的,但是在遇到韩厉言之后,他的心细程度让她整个人都透出一种傻气。

    不得不说,她看到这叠照片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真是昏了头,要知道多少人都想要她的命,然后让楚帮没有接管人。

    「别以为我还会谢谢你,因为你把我唯一的心灵寄托打破了。」她实话实说。

    「那个人是他下属公司一个被辞退的混混,他主动找他联系过,其余的,还要我说什么吗?」韩厉言并不想提到打赌的事情,比起这个他更想让楚念认清一个人的嘴脸。「还有,他并不是你的寄托,完全不配。」

    楚念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居然被韩厉言给摆放到那么高的位置,她有什么让别人配不上的?

    「韩厉言,不要转移话题,你不该去监视别人。」楚念不知道一个律师还可以这么做,是不是太不正大光明了?

    「我已经做了。」韩厉言不想辩解什么。

    楚念站起身来然后侧过头看了看韩厉言,动作太大还扯的伤口有点痛,不过她还是决定收回之前的话。

    「好吧,谢谢你。」楚念就走回了卧室去换衣服准备出门,不管是为了韩厉言的提醒,还是为了他昨晚的帮忙,总之她会把这件事记在心里,欠韩厉言的这个人情她会还的。

    而韩厉言像是没有心理准备一样,听到她平静又客气的感谢后楞了,她真的是和一般女人不同,平日里毛毛躁躁的,但是遇到事情的时候反而冷静的可怕。

    「那我就不客气去收取打赌的礼物了。」韩厉言不自觉的转动了一下手腕,禽兽就是该用来打的,还得打的重一点,不然对不起他的良心呢。

    当然这句话他说的很轻,因为他在暴力的时候可不希望楚念看到。

    要说到底是为了什么,也许是他还想给她留下那么一点好印象,尽管他在她的心里,已经谈不上有没有什么好印象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