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庶女,佣兵天下 第八十三章 大闹地府,死亡曼珠沙华!(为茶茶打赏八万,成为第一个盟主加更!求月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八十三章 大闹地府,死亡曼珠沙华!

    “主子,你小心一点!”弑神看着北冥玄月那惊喜着跑过去,有些着急的在后面叫着!

    “没事的,我会小心的!”北冥玄月浅笑的说道“这下有了凤尾鸢,老师一定可以练出药来!”

    “主子,你怎么知道回魂丹需要凤尾鸢做入味的药引?”弑神看着北冥玄月,主子不会炼药,难道这是巧合吗?

    “那天颜儿走的时候给了我一本炼药的书,我看了一点,刚好看到了回魂丹的炼制,我就看了一点,没想到竟然派上了用场!”

    “魔妃?”弑神看着北冥玄月,浅笑的说道“其实我觉得主子你运气真的是蛮好的,魔妃在魔界可是出了名的逆天,你和她做了朋友,将来成就也一定会和她一样,不可估量!”

    听着弑神的话,北冥玄月轻声的说道“弑神你对很多事情都很清楚啊!”

    “魔妃当年以一己之力让暗系和光系为一体,不会互相的排斥,这对于魔族的人来说,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是不是只有魔族的人才可以修炼的到暗系?”北冥玄月看着弑神,奇怪的问道!

    “难道主子不知道?”弑神疑惑的看着北冥玄月“魔族的人一直都是修炼暗系的,都是魔兽却是七系都可以修炼,只是魔兽很少出现可以修炼光系的,所以基本上可以修炼都是逆天的了!”

    “那人可不可以修炼暗系!”

    “当然可以!”

    弑神的话让北冥玄月松了一口气,幸好她不是怪类!

    只是……

    “都是人修炼暗系是很难进阶的,因为暗系需要强大的灵力才可以修炼,所以就算是有人侥幸的有暗系的根基,都是却不一定修炼的成……”

    八沙地急北。睍莼璩伤“哦!”北冥玄月轻轻的应着,弑神也没有注意到北冥玄月的不自然,对着北冥玄月说道“主子,我们现在下去摘凤尾鸢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手套,待会主子你还得割破手指滴血在凤尾鸢的花瓣上!”

    “没有关系的,我身体好,就算是多一点的血也没有关系!”北冥玄月说着,就和弑神下了陡坡!

    “主子,小心一点!”弑神看着北冥玄月,轻声的说道!

    “没事!”北冥玄月说着,紧紧的拉着帐篷的边沿,随着弑神走了下去!

    看着满是石头的陡坡,北冥玄月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终于看到那近在咫尺的凤尾鸢,北冥玄月开心的笑着!

    “弑神,看啊,好多的凤尾鸢!”

    “是啊,想不到这个地方的凤尾鸢那么多,够炼制很多的丹药了!”

    弑神也咧开嘴巴,轻笑的说道!

    北冥玄月听着弑神的话,会心的一笑,怎知脚下一滑,顿时跌了下去……

    “主子你没事吧?”弑神丢下帐篷,朝着北冥玄月滚下的地方奔去!

    “额……”北冥玄月的手上撞到了一块石头,顿时感觉手上都是火辣辣的疼……

    “主子!”弑神拉起北冥玄月,紧张的问道“有没有碰到哪里?”

    “手上好像磨破皮了,我们还是快点摘凤尾鸢吧?”北冥玄月站起来,对着弑神说道!

    弑神点点头的说着“好!”

    北冥玄月手上的血迹掉了下来,掉在了一朵朵的凤尾鸢花瓣上,顿时白光乍起,凉了一片……

    “好漂亮啊!”

    北冥玄月看着花瓣上全部映着白色的光芒,顿时浅笑的说道!

    “主子,你先休息一下!我摘完这些就好了!”

    弑神很快速的采摘着一株株的凤尾鸢,悉数的放进了时空之戒里面……

    北冥玄月看着光芒开始一点点的消失了,对着弑神说道“弑神快点,刚刚我们耽误了时间,怕是凤尾鸢要凋谢了!”

    “知道了主子!”弑神轻轻的应着,加快了自己的双手!

    北冥玄月看着雨越下越大,在心里轻轻的召唤着冰翼鸟,怕是他们自己回去的话他们就该生病了……

    “呼呼……”不一会,冰翼鸟就盘旋在了北冥玄月的上空,对着北冥玄月嘶鸣!

    “冰翼鸟……”北冥玄月看着冰翼鸟,轻笑的说道“辛苦你了,那么晚了还要出来!”

    “主人,你要是有事随时都召唤我出来,冰翼鸟不能随时感应到主人你在什么地方,所以主人你要是有危险什么的,一定要召唤我出来!”

    冰翼鸟在心里和北冥玄月沟通着,北冥玄月听着冰翼鸟的话,轻轻的笑了“我知道,只是有些时候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不希望把你叫出来,那样的话你也累啊!”

    “主人,我是神兽,不会怎么样的!”

    听着冰翼鸟的话,北冥玄月无奈的说道“我只是不习惯什么事情都麻烦人家!”

    “主人,差不多快好了吧?这天气不好,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1d7Cq。

    “好!”

    北冥玄月在心里和冰翼鸟沟通完,就看着弑神直起腰,丢掉了手套,拍了拍手……

    “弑神,我们回去吧!”

    “好!”弑神看着冰翼鸟,对着北冥玄月轻笑的说道!

    弑神和北冥玄月坐上了冰翼鸟的背上,冰翼鸟便马上的就飞走了……

    谁也没有发现,在他们采摘凤尾鸢的地方,有几颗凤尾鸢移动着,对着他们露出了恐惧的眼神……

    正当北冥玄月舒了一口气的回到清风苑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一片杂吵的声音!

    “你们说,要是主子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和主子交代?”

    北冥玄月听得出来,是晨晨的声音,随后就听到玄佑熙的声音响起“那就和主子实话实说,梦柔的尸体不见了,我们也很自责,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也不是追究是谁的责任的时候了!”

    “你们说什么?”北冥玄月推开门,紧张的问道“什么叫梦柔的尸体不见了?”

    “主子?”晨晨和玄佑熙看着北冥玄月,惊讶的说道“主子你回来了?”

    “快说,梦柔的尸体怎么不见了?”北冥玄月紧紧的抓着晨晨的双手,紧张的问道!

    “主子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们把梦柔的尸体抬回房间,我和大哥说去准备热水给梦柔擦身子,刚好碰到老师来找主子,老师听说了梦柔的事情,就说要去看看,哪里知道……”晨晨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哭着说道“我们回去梦柔的房间的时候,梦柔……梦柔她的尸体就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北冥玄月松开手,呆呆的看着地上“是谁?是谁连梦柔死了都不放过?”

    “主子你不要激动!”弑神看着北冥玄月,安慰的说道“现在不知道是谁劫走了梦柔,相信劫走的人也不知道梦柔已经……所以我们去找,说不定可以找到梦柔的尸体!”

    晨晨点点头,看着北冥玄月“老师已经去找了,我和大哥在这里,怕主子回来的时候找不着人!”

    “那老师回来了没有?”

    “还没有,老师出去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我出去找!”北冥玄月转身就准备出去,就被玄佑熙拦住!

    “主子,你现在浑身*的,先换身衣服等老师回来再说吧!”

    “不行,现在梦柔尸体都不知道在哪里,我怎么还可以在这里等?”

    北冥玄月说着,就准备出门,就看到了一身是雨的寒轩然!

    “老师……”

    北冥玄月看着寒轩然,激动的问道“老师,找到梦柔了吗?”

    寒轩然看着北冥玄月,轻轻的摇摇头,“所有的地方我都找遍了,可是却没有看到梦柔的尸体,也没有人看到梦柔的尸体,怕是有心人藏起来了,你们也不用去找了,回去睡觉吧!要是有人想对玄月做些什么,明天就会有答案的!”

    “是啊主子,老师说的话没有错啊,我们还是明天再看看吧!”

    晨晨看着北冥玄月,怯怯的说道“主子,我已经烧好了水放在你房间里了,你早点沐浴休息吧!”

    北冥玄月想了许久,终于点点头,在晨晨的跟随下回到了房间!

    “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你回去休息吧!也累了一天了!”

    听着北冥玄月的话,晨晨摇摇头的说道“主子,晨晨不累,晨晨伺候你沐浴!”17903890

    “不用了,我习惯了自己动手,别人伺候我我反而不自在!”

    北冥玄月说着,晨晨就乖乖的站在了一边等着……

    “废物,我要你把北冥玄月劫来,你怎么给我劫了个死人?”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声音嘶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黑衣人,大声的吼道!

    “对不起主子,我们只是看到床上有个人,没有想到不是北冥玄月!”

    听着黑衣人的话,戴面具的男子更加的气愤了起来“难道你们连死人活人都分不清楚吗?那还留着干嘛,全去死吧?”

    话刚落音,下面的几个黑衣人全部都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

    这时,从屏帐后面走出来一个女人,对着戴面具的男人冷哼道“这点小事都办不了,看来暗楼也不过如此!”

    “我们暗楼做事,从来不需要别人过问,你要是不满意,随时可以撤单!”

    听着男人的语气里明显的不悦,女人只好轻声的说道“北冥玄月是我的心头大患,要是暗楼可以很快的把她解决掉,我就再加十万金币!”

    “果然是大手笔,不知道这个北冥玄月和你有什么仇,竟然让你如此憎恨!”

    “客人的秘密,你们接任务的是不需要知道的!”女人说着,语气有些清冷的说道“因为只有死人,才可以保守秘密!”

    “好了,不过这个死人怎么解决!”

    男人踢了踢脚下的人,对着女人皱眉问道!

    “你这里应该不缺少魔兽之类的吧!”女人说着,就离开了!

    男人点点头,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对着手下说道“都已经死了,那就扔到后山吧!”

    “是,主子!”

    手下们抬着梦柔的尸体,就来到了后山,看着梦柔浑身都是已经凝固了的血,其中一个手下轻声的说道“都已经那么可怜了,我看我们还是就把她放在这里吧,丢给魔兽吃了,似乎死了都挺可怜的!”

    其他三个手下面面相视,不约而同的说道“算了,就当做是做好人吧!”

    等到几个手下全部离去的时候,一个老太婆和老头子闪身而出,走到梦柔的身边,老婆子把着梦柔的手“老头子,快点把药拿出来,这姑娘还有最后一口气!”

    听着老婆子的话,老头子马上就拿出一颗金色的药丸,倒在了梦柔的嘴里,老婆子用灵力在梦柔的胸口顺着,梦柔发出一声嘤咛,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老婆子,我看这姑娘伤的不轻啊,不如我们把她扛回去研究研究!”

    听着老头子的话,老婆子浅笑的说道“好啊,刚好我最近医术精进了不少,这姑娘也和我们有缘,不如收做关门弟子吧?”

    “也好,轩然那孩子事情杂多,那我们就回宫吧!”

    “好!”老婆子和老头子面面相视,微笑着消失在了黑暗的夜色里!

    四天、整整四天了……

    北冥玄月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找寻着梦柔的尸体,可是倘大的京都却没有看到梦柔的尸体,也没有人见过梦柔的尸体!

    清风阁 岳煊和子墨宇等人来到北冥玄月的房间里,就看到北冥玄月很是忧郁的在哪里,一言不发!

    “月月,梦柔的事情我们听说了,我知道梦柔和你的感情很好,我相信梦柔一定不会希望你那么难过!”

    “煊……”北冥玄月看着岳煊,第一次流出了眼泪“梦柔是我最好的姐妹,在我最弱的时间里,她给了我所有的关心和帮助,她就像是我的亲姐妹一样的爱护着我,好不容易我可以为她也做点什么的时候,她……”

    北冥玄月紧紧的咬着下唇,鲜红的鲜血也溢在唇边,像是一朵曼珠沙华一样的绽放着……

    “月月,我知道你心里自责,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自责也是没有用的!”岳煊说着,就望着晨晨他们“你看关心你的人,因为你的难过,她们也同样难过,也在心里自责着,所以月月,我们现在不是悲观的时候,我们要好好的面对现实,让那些伤害梦柔的人,一个个的受到惩罚!”

    “是啊月月,你这样难过,我们看着也心疼!”

    “月月,其实煊和瑾弦说的没错,我们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我们应该打起精神,让自己更加的强大,以后可以更好的保护身边的人!”

    听着子墨宇的话,北冥玄月点点头,对着晨晨说道“晨晨,我饿了!”

    听着北冥玄月的话,晨晨半响才反应过来“主子,我已经做了好多的饭菜,我马上端进来!”

    玄佑熙和弑神看着北冥玄月终于开口了,在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

    可是寒轩然老师那里,情况也似乎不是很好啊……

    寒轩然坐在房间门口,抱着一大坛的酒在那里喝着,脸上那本来就没有什么肉的脸,更是消瘦了几分……

    脸上的胡子也越发的长,让本来就看不出面貌的寒轩然更加的粗狂……

    “老师……”北冥玄月站在寒轩然的面前,轻声的叫道!

    “玄月……”寒轩然又灌了一口酒,对着北冥玄月说道“去练药吧,所有的步骤我都已经写好了,看你自己能不能领悟!”

    说完,寒轩然又闭着眼睛,猛灌着酒……

    “老师,你不要再喝了!”北冥玄月夺下寒轩然手中的酒坛,“梦柔被人劫走,背后一定有阴谋,所以我们现在更要努力的修炼,揪出幕后的凶手!”

    “呵呵……”寒轩然浅笑着看着北冥玄月“四天了,四天……我竟然连人都找不到,就算是我练成了回魂丹又怎么样?梦柔她也吃不到!”

    听着寒轩然的话,岳煊忍不住的说道“其实梦柔也不是没有生还的可能性,只要去地府找出生死薄,改了就成!”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拉着岳煊的手,紧张的问道“煊,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对,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寒轩然也放下手中的酒坛,对着岳煊严肃的问道!

    “当然可以,只是地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闯的,而且我要施法,所以谁下去,是个问题!”

    岳煊是天帝之子,自然知道进入的方法,只是他需要在一边施法,实在没有办法带着北冥玄月进去!

    “我去!”

    “让我去!”

    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半响,岳煊看着北冥玄月和寒轩然说道“你们两个人去可以,但是要带上冰翼鸟!”

    “冰翼鸟?”寒轩然自然不知道北冥玄月有冰翼鸟,有些诧异的看着岳煊!

    “对,去地府的路上有一片曼珠沙华,那里的曼珠沙华不是普通的曼珠沙华,而是一片的毒障,必须要冰翼鸟飞在高空中,避免那些曼珠沙华和铁链下熊熊大火才行!”

    “冰翼鸟现在在我的时空之戒里面,还有别的吗?”北冥玄月看着岳煊,轻声的问道!

    “还有,穿上隐身衣……”岳煊从时空之戒里面拿出两套白色的衣服给北冥玄月和寒轩然!

    “这个白色的衣服我有!”北冥玄月看着岳煊,奇怪的说道!

    “这个不是普通的白色衣服,而且两套隐身衣,你们穿着进去没有人会发现!”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和寒轩然点点头,一干人来到北冥玄月的房间里,岳煊马上就说道“宇、瑾弦、弑神、佑熙分别守在东南西北几个角,晨晨在我的身边,随时观察周边的异像……”

    岳煊说着,子墨宇四人马上就出去了,岳煊就在插了一炷香在案台上“你们只要一炷香的时间,到时候你们不管是有没有修改到梦柔的生死薄,都要出来!”

    “知道了!”北冥玄月点点头,岳煊施法,北冥玄月和寒轩然眼前一黑,就看到了身边有很多形形色色的鬼……

    “老师,似乎已经到了地府了!”北冥玄月和寒轩然穿上隐身衣,似乎真的没有鬼可以看到他们!

    “恩,我们小心一点,赶紧找到阎王爷的生死薄改了梦柔的生死,然后回去!”

    “好!”北冥玄月点点头,两个人很快的来到了鬼门关,看着守卫的鬼兵把着很是严实,北冥玄月和寒轩然点点头,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谁,踩到我的脚了……”北冥玄月不小心,踩到了一个鬼的脚,谁知道那只鬼吃痛,大声的喊道!

    “你现在都是鬼了,还有谁踩你的脚啊!”其中一个鬼看着那个鬼,取笑的说道!

    “好了,不要在这里说废话,赶紧进去!”鬼兵压根就没有看到什么,自然对着那只鬼口气很不好的说道!

    北冥玄月和寒轩然见状,马上就走了进去,眼前的场景却让他们很是惊讶……

    眼前一座桥,桥上就像是在人间听到的一样,有很多投胎的人等着喝孟婆汤,桥的对面很大的一片曼珠沙华,就好像是一片火海一样……

    “好漂亮啊……”

    听着北冥玄月的话,寒轩然皱着眉头说道“再漂亮,也是害人的东西!”

    “其实我觉得曼珠沙华真的很漂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人家要称它是死亡之花!”

    蓦地,北冥玄月就想到了一句诗:彼岸花开开彼岸,忘川河畔亦忘川;奈何桥上空奈何,三生石上写三生!

    应在了眼前的美景上面,北冥玄月对曼珠沙华,确实是有了新的理解!

    “玄月,我们要快点走,我们还要去改生死薄呢!”

    听着寒轩然的话,北冥玄月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随着寒轩然的脚步快速的进了阎王爷的宫殿……

    看着四周全都是守卫的鬼兵,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奇怪的面面相视,岳煊不是说有一片曼珠沙华和火海的吗?

    可是都已经到了门口了,却没有看到……

    看着开着的门,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很快的进去了,走进去一点,就赤然的发现前面一片醉人的曼珠沙华和锁链下的熊熊大火……

    原来不在那边,却是在这里面……

    北冥玄月和寒轩然暗暗的在心里捏了一把汗,看来是有点挑战性……

    “冰翼鸟……”北冥玄月在心里暗暗的召唤着,冰翼鸟小小的从北冥玄月的时空之戒里面出来,对着北冥玄月说道“主人,前面好浓的毒障,你要小心一点!”

    “知道了!”北冥玄月在心里暗暗的应着,对着寒轩然点点头,待冰翼鸟快速的恢复真身以后,就跳上了冰翼鸟的背上!

    冰翼鸟飞过了那层层的大火和曼珠沙华,在锁链桥的对面把北冥玄月和寒轩然放下,然后进了时空之戒里面!

    “我们走吧!”寒轩然对北冥玄月说着,就来到了阎王爷的书案前!

    “阎王爷不在,这四周也没有什么鬼兵把守着,我们快点吧!”

    北冥玄月和寒轩然马上就翻阅着生死薄,一个个的找着梦柔的名字……

    但是……

    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在北冥玄月的脑海里出现了,梦柔的真实名字到底叫什么?

    北冥玄月无奈,只好从地方查起,不过很快的就找到了北冥府的人的名字……

    北冥玄月翻开,就赤然的看到了北冥玄月死亡的时间,刚好是和自己穿越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找了半天,北冥玄月终于找到了,因为以前梦柔的名字叫小花,而北冥府只有梦柔一个人以前叫小花,还真的是不费功夫啊……

    可是……

    当北冥玄月想要改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生死薄上小花的那一栏已经被人改了,而且年龄后面也加了很多个零……

    “玄月,你找到了吗?”寒轩然看着北冥玄月,轻声的问道!

    “已经改了,老师我们走吧!”北冥玄月和寒轩然站起来,却发现一个穿着官服的人身后跟着很多的鬼兵,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大胆,竟然敢私闯阎王禁地!”阎王爷看着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大声的叱喝道!

    “老师,煊不是说这个隐身衣看不到的吗?”北冥玄月看着寒轩然,奇怪的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按道理来说是应该看不到的,不过他是阎王爷,看得到也是正常的!”

    想了半天,寒轩然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也是……”北冥玄月点点头,看着寒轩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逃吧?”知道梦柔的生死薄已经被改了,寒轩然也一改那严肃的表情,笑嘻嘻的说道!

    “那好,我们快点走吧!”

    北冥玄月和寒轩然点点头,手上顿时集起了一股灵力,顿时火球一个个的砸在了那些鬼兵的身上……

    “放肆……”阎王爷看着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先是不把他放在眼睛,现在又先出手伤人,顿时对着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大喝一声!

    “还有更放肆的呢!”北冥玄月心情大好,对着阎王爷就是一掌“雷之怒……”

    “神之怒火,焚烧……”寒轩然的身上散发着很大的一波灵力,手掌心聚集着的火球一个个的砸在了那些鬼兵的身上,顿时就化成烟消失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阎王爷看着北冥玄月和寒轩然,气乎乎的问道!

    “不管我们是什么人,你只要知道我们是好人就行了!”北冥玄月冲着阎王爷摆着笑脸,手上也不含糊!

    “火之怒,七星乍现……”

    七颗小火球从北冥玄月的手掌中出去,阎王爷马上就怒吼一声“光系,噬焚……”

    “玄月,快点走!”寒轩然听着阎王爷的话,马上就对着北冥玄月说道!

    “我没事的老师!”北冥玄月说着,眼神一暗,身上的暗系灵力暴涨……

    虽然北冥玄月没有任何的技法,但是身上的黑色灵力却紧紧的抵抗着阎王爷的白色光芒,顿时光芒四起……

    “想不到还有两把刷子……”阎王爷说着,就在灵力里面又加了两阶灵力……

    北冥玄月开始感觉到光系对自己的侵蚀,自己身上黑色的灵力开始慢慢的变少,而阎王爷试压在自己身上的白色光芒越来越多……

    寒轩然在一旁看着直着急,但是却不敢打断北冥玄月,他害怕他的开口会让北冥玄月失手,受到重创……

    “噗……”

    北冥玄月承受不了,吐了一大口血,鲜血顺着嘴角滴在了紫色水晶上,顿时紫色光芒乍起……

    那原本包围着北冥玄月的白色光芒在紫色光芒的直逼下,慢慢的退了下去,而北冥玄月身上的黑色光芒也渐渐隐去,紫色水晶发出非常耀眼的光芒……

    “我们快走……”冰翼鸟感觉到主人有难,马上就在听到寒轩然的话以后出来了,展开翅膀载着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就迅速的离开了……

    而阎王爷却不敢再追,那耀眼的紫色光芒,曾经是逆天的存在……

    但是为什么会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发出来?

    那可是上古开天辟地的女娲才会有的紫色光芒,除了女娲后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发出紫色的光芒……

    不行……

    阎王爷想着,他现在应该马上上书给天帝,说明情况!

    亿万年没有出现的女娲的紫色之光,竟然在地府出现,这会是什么象征?

    “月月……”岳煊看着案台上的香很快的就烧完了,而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却没有出现,不由的有些着急!

    “逍遥王,快点,玄月快不行了!”寒轩然抱着北冥玄月出来,对着岳煊大声的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岳煊马上收回法力,对着寒轩然问道!

    “我们准备出来的时候,阎王爷突然带着小鬼在我们的面前出现,阎王爷看我们身手不凡,就使用了光系的吞噬,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玄月会突然一下用暗系对上了阎王爷的光系,然后月月就……”

    寒轩然说着,语气里满是自责,如果不是他,月月也不需要躺在这里了!

    “我带月月先回房间,你们帮我守门!”

    岳煊抱起北冥玄月,就急匆匆的走了进去,子墨宇几人恰好进来,就看着一脸呆愣的晨晨和着急的寒轩然问道“月月呢?”

    “玄月被打伤了,现在逍遥王抱她进房间疗伤去了!”

    听着寒轩然的话,子墨宇马上就抓着寒轩然问道“怎么会这样?”

    寒轩然看着子墨宇几人,很是自责的把事情的经过慢慢的对着他们说了出来……

    “月月……”岳煊看着北冥玄月,嘴角的血迹还没有干,眼睛紧闭着,就好像是很痛苦一样!

    看着北冥玄月那么难受,岳煊把手轻轻的搭在了北冥玄月的手上,为什么?

    岳煊惊讶的看着北冥玄月,为什么她的经脉在自动的恢复着?

    而且似乎每条经脉都比以前的灵力更加充沸了……

    “嘭嘭嘭……”北冥玄月的身上的灵力突然暴涨,突然一下子从圣者中级进阶到了圣尊初级……

    岳煊不可思议的看着北冥玄月,她的身上到底是有什么秘密?能够每次的化险为夷,而且每次都在这种情况下进阶……

    “唔……”北冥玄月轻吟一声,就皱起了眉头!

    “月月……”岳煊看着北冥玄月轻声的叫唤道!

    “煊……”北冥玄月扯出了一抹微笑“你又浪费了灵力给我疗伤了!”

    岳煊听着北冥玄月的话,摇摇头的说道“没有,我没有给你输灵力,这次是你自己身上强大的修复系统修复了你受伤的经脉!”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很是纳闷“我身上有什么强大的修复系统?”

    “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后久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找到答案的!”

    岳煊并没有在地府看到那惊人的一幕,自然也不知道北冥玄月身上发生的事情……

    而阎王爷去了天庭以后,天帝和帝后刚好去了观音那里,等到阎王爷等到天帝回来的时候,人间也已经是几年后了……

    翌日,北冥玄月开始和寒轩然学习炼制丹药,看着寒轩然第一次那严肃的样子,北冥玄月也不由的紧张了几分!

    “玄月,既然你是我的学生,我自然会把我所有的炼药技术传授与你!”

    “谢谢老师!”北冥玄月说着,就拿起身边的书,照着书上写的开始把草药找好,然后拿着寒轩然给的炼药鼎炼药……

    “千叶草、姬色放进去……”

    “火要三分就可以了……”

    “放入三层雪……”

    “七分火……”

    寒轩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道巨大的声音“砰……”

    北冥玄月看着寒轩然,轻声的说道“老师,我失败了!”

    “重新再来!”寒轩然看着北冥玄月,没有责备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的说道!

    “好!”北冥玄月点点头,马上就收拾好草药和烂的炼药鼎,重新拿了一个炼药鼎开始认真的练了起来……

    “三分小火……”

    “放入凤尾鸢……”

    “七成大火……”

    “一成小火……”

    “嘭……”刚闻到药香味的北冥玄月,马上就被炸的脸上黑漆漆的一片!

    “老师!”

    “再来!”

    北冥玄月反复的练习着,操作的方法也慢慢的熟练了,听着寒轩然的指示,北冥玄月不骄不躁,慢慢的炼制着丹药……

    “兹兹……”听着药鼎里发出兹兹的声音,北冥玄月也没有了以往的开心,只是认真的按照寒轩然的指示用灵力控制好火候……

    “嘭……”听到很小声的一声响声,北冥玄月和寒轩然就闻到了一股扑鼻而来的药香味!

    寒轩然打开药鼎,就看到里面几颗绿色的小丹药在那里静静的躺着,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寒轩然拿起一颗丹药,在自己的鼻子前闻了闻,有些惊喜的说道“虽然是练得一阶一品的丹药,但是却有着一阶三品的质量,玄月不错!”

    躺着寒轩然的赞赏,北冥玄月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惊喜的表情,只是轻声的说道“谢谢老师!”

    听着北冥玄月的话,寒轩然赞许的点点头,北冥玄月果然越来越沉得住气了!

    “你继续吧,我拿着这些丹药去找逍遥王!”

    听着寒轩然的话,北冥玄月点点头“知道了!”

    北冥玄月回头,拿着炼药书在手里,看了一遍以后就记在了心里,然后慢慢的开始炼制着中级药师才可以炼制的大力丸!

    看着寒轩然过来,在院子里对弈的几人看着寒轩然以及他手上的丹药,都有种不想知道结果的冲动!

    因为他们刚刚是听到了那巨大的响声,自从在地府回来以后,北冥玄月似乎变了一样,对很多的事情都越发的沉着了,而且也戒骄戒躁,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轩然,月月炼药练得怎么样了?”开口的是岳煊,他依旧一副淡然的样子坐在那里,就好像是谪仙一般……

    “你们可以看看,月月进步了!”寒轩然拿着北冥玄月练得丹药放在那里,对着他们轻笑的说道!

    “那是肯定的,主子那么辛苦的把凤尾鸢摘到了,现在炼药肯定不在话下!”

    听着弑神的话,子墨宇也点点头“就是啊,月月天资聪颖,炼药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也相信月月一定成就不斐然!”

    墨瑾弦说着,率先的拿着一颗丹药在自己的鼻子边闻着“竟然是低级炼药师的资格了?”

    听着墨瑾弦的话,几人也都拿着丹药闻着,晨晨闻了半天也闻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说道“炼药我是不懂,只是觉得蛮清香的!”

    “唧唧……”在弑神衣袖里呼呼大睡的怜怜闻到香味,一把钻出来跳在桌面上把子墨宇他们刚放下的丹药一扫而光,体态憨憨的看着他们……

    “怜怜……”弑神看着怜怜,有些惊愕的说道“这个丹药不是随便可以吃的额!”

    “怜怜,你是不是饿了?”晨晨看着怜怜,再看看凶巴巴的弑神,一脸同情的说道!

    “唧唧……”怜怜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好像是在发烫一样,体内的仙气横冲直撞,把怜怜折磨的在地上打滚……

    “怜怜……”弑神蹲在地上,看着怜怜那难过的样子“该不会是主子练得丹药……”

    几人面面相视,应该不会吧?

    虽然北冥玄月不会炼药,但是也没有听说过同一种药草炼制出来的,还有毒药?

    “唧唧……”怜怜可怜兮兮的看着弑神,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说不出来!

    “老师,有没有什么丹药可以救怜怜……”

    寒轩然看着弑神,从兜里掏出几个丹药瓶放在了地上,怜怜见状,马上就把丹药瓶里的丹药倒进了小嘴里……

    “快点吐出来,你不要什么都当做是好吃的……”弑神看着怜怜,一阵的捣鼓……

    “啊……”一道清丽的女声响起,一个浑身衣纱未缕的美少女在弑神的怀里,大声的喊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