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庶女,佣兵天下 第七十七章 惊现虎王,差点丧命!(首订,求订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七十七章 惊现虎王,差点丧命!

    “这头虎王是火系的,你待会试试用你的水系来攻击它,我为你开路!”弑神集起灵力,对着北冥玄月说道!

    “恩!”北冥玄月习惯性的拿起匕首,脚曲下来滑在冲过来的老虎身下,匕首划过老虎的咽喉……

    顿时鲜血如注……

    其余的老虎看着北冥玄月,顿时有些畏惧……

    弑神手上的雷电像是火球一样的砸向老虎,一头头的老虎被炸的血肉模糊,虽然有些畏惧,但是虎王的命令,却不得不往前进攻!

    北冥玄月轻笑的看着弑神,这样的魔兽,确实对自己是很有利的!

    “主子,用火系和雷系结合,可以创出惊天的效果!”

    听着弑神的话,北冥玄月暗暗的集起手中的灵力,红色和金色的经脉被缠绕在了一起,并且迅速的膨大……

    “雷火之怒……”北冥玄月感觉自己丹田内的灵力快要爆发的时候,对着虎群就是一掌,巨大的灵力打在那些老虎的身上,顿时一个个的倒了下来……

    “主子,好样的!”

    弑神只是想着让北冥玄月发挥一样,没有想到竟然会有那么好的效果,顿时竖起大拇指的说道!

    “吼……”

    北冥玄月和弑神厮杀虎群的速度明显的惹怒了虎王,它对着北冥玄月和弑神就是一吼,然后所有的虎群都退在两边,等着虎王显神威!

    “弑神,我看这只虎王实力真的不凡,它朝着我走过来,我感觉到很浓的灵力向我逼过来,压力特别的大!”

    “主子,调整好心绪,就会没事的!”

    调整弑神的话,北冥玄月静静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再慢慢的放松,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北冥玄月就没有那么强烈被压迫的感觉了!

    “现在没事了,我们开始吧!”

    北冥玄月集起手中的灵力,一条巨大的水龙从北冥玄月的身后出来,对着虎王就是一阵的撕咬……

    “雷之怒……”弑神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对着虎王大声的喝道,一跃而起手中的灵力全部的倾注在了虎王的身上……

    就当所有的灵力都快打在虎王身上的时候,虎王突然身上红光乍起,顶住了他们打来的灵力……

    “吼……”

    虎王怒吼,它身边的灵力就像是变戏法一样的反了回来,打在了北冥玄月的身上……

    “噗……”北冥玄月连连后退,被撞在一颗树下大口的吐着鲜血……

    “主子……”弑神用屏障屏住了一些灵力,虽然有些伤势,但是也只是一些小伤而已,看到北冥玄月这个样子,弑神不禁的大声喊道!

    “我没事,你不要管我!”北冥玄月知道他们两个人实力相差太大,现在自己只会拖累弑神!

    弑神回过神,用手集起巨大的灵力球,对着虎王大声怒道“雷之怒……”

    巨大的雷球冲向虎王,硬是在它的身上狠狠的砸出了一个洞来……

    “吼……”

    虎王从嘴里吐出了一道火,直逼弑神。睍莼璩伤弑神轻轻的跳开,但是火却因为弑神的跳开,也突然的转了一个弯,逼向了北冥玄月……

    “该死的……”北冥玄月咒骂了一句,马上就飞在了一颗树上,那道火也跟着北冥玄月的脚步把树烧了起来……

    弑神见状,马上就打出一道雷之怒在虎王的身上,拖住了虎王的时间,自己则是飞到树上把北冥玄月救了下来!

    虎王见状,大吼一声,震动了整个森林!

    一道道的火球从虎王的口中吐出,多且快速,北冥玄月和弑神不得不背对着背击掉火球,但是虎王的火球越来越大,而且里面蕴含的灵力也越来越浓……

    北冥玄月开始受不了虎王的灵力,丹田里感觉到了一阵的翻滚……

    “土掀,翻天覆地……”

    早就在吃完蟒蛇丹田以后的北冥玄月发现自己无故的得到了蟒蛇自己修来的土系,虽然阶级不高,但是北冥玄月却硬是把土系的技法使了出来……

    顿时土地开始掀了起来,一层层的直逼着虎王,一时之间没有防范的虎王被埋了一身的土……

    北冥玄月朝着弑神点点头,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将灵力合在一起,将雷球弄得巨大,直直的打在虎王的身上……

    “吼……”虎王吃痛,对着身边的虎群大喝一声,顿时虎群就朝着他们撕咬去!

    “雷之怒……”

    “水之龙……”

    北冥玄月身体开始没有办法承受输出那么多的灵力,额头上也开始冒着大汗!

    感觉到北冥玄月明显的衰败,虎王再度的眯起眼睛,虎群开始向弑神靠紧,把他层层的围了起来,虎王便朝着北冥玄月走去……

    弑神厮杀着虎群,却没有想到虎王会那么阴险的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北冥玄月看着走向自己的虎王,心里暗叫不好,他们都中了虎王的圈套……

    北冥玄月不管三七二十一,从时空之戒里面拿出最后一颗岳煊给的冰雪凝露丢进嘴里,才感觉自己那翻滚的丹田舒服了许多……

    不等北冥玄月空闲,虎王就吐着一个个的火球朝着北冥玄月打来,那灵力虽然弱了几分,但是却还是让北冥玄月很是吃力的挡着……

    呼……的一声,一颗大的火球趁着北冥玄月不注意,重重的打在了北冥玄月的胸口,让她半跪在了地上……

    北冥玄月大口的喘着气,感觉自己的内丹开始委乱,那些经脉也开始四处的乱窜!

    “吼……”

    虎王吐着火球,再一次的对着北冥玄月进攻,那边的弑神见状,心里大惊,想不到虎王竟然那么阴险,故意把这些虎群拖住自己,它自己对付主子……

    “主子……”

    弑神看着北冥玄月那半跪在地的样子,有些紧张的叫道!

    “土之巅,掩埋……”北冥玄月积累了灵力,大喝一声跳了起来,泥土从地里抽出,对着虎王一阵当头喝棒的掩埋!

    “吼……”虎王一阵的大叫,对着北冥玄月的攻击越加的猛烈了起来,硕大的火球一个个的东西乱撞,还有些也打在了北冥玄月的身上……

    北冥玄月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势,对着虎王的攻击却是越来越猛,弑神见状,不由的大怒了起来……

    “雷火共鸣,绝杀……”

    弑神身上的灵力暴涨,四周一片的金色和红色相呼应着,弑神身边的虎群也一个个的倒了下来……

    “吼……”虎王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直逼北冥玄月,北冥玄月眯起眼睛,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看着疯狂的厮杀着虎群的弑神,北冥玄月微微的笑了,就算是死了,也值了!

    “雷电指引,破空杀……”

    北冥玄月的匕首指向天空,顿时风云变色,风起云涌……

    一道道的雷电在北冥玄月的匕首上发出滋滋的声音,虎王更是不敢相信的看着北冥玄月,这个人类是不要命了吗?

    破空杀可是尊主级别才可以使用的,她越了那么多阶用身体作为指引来杀自己,简直就是疯了……

    雷电疯狂的打在北冥玄月的匕首上,北冥玄月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一步步的走在了虎王的面前……

    虎王节节逼退,看着此时的北冥玄月,也露出了惊恐的眼神……

    “破……”北冥玄月用着自己手上的匕首,狠狠的劈在了虎王的身上,顿时虎王被劈了两半……17903890

    其他的老虎看着虎王被北冥玄月杀了,全部都四处乱窜,逃之不及……

    “主子……”弑神赶紧收手,接住了摇摇欲坠的北冥玄月!

    “弑神,你没事就好!幸好我这个主子还保护了你们!”北冥玄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北冥玄月,一定要保护他人,而不是靠他人保护!

    “主子……”弑神看着北冥玄月,声音哽咽“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惹怒了虎王,也不会这样!”

    “不是的,唔……”北冥玄月说着,就闷声的吐了一大口的鲜血“不怪你,虎王不死,死的就是我们!”

    “主子,要死也应该是我的,我是你的契约魔兽!”

    听着弑神的话,北冥玄月轻轻的说道“不是的,在我的心里,你们和我都是平等的,不管是人还是魔兽,都是生命!”

    “主子……”

    北冥玄月说着,手一松,就闭上了眼睛……

    “主子……”

    弑神大喊一声,对着天空怒吼“为什么?”

    “月月……”岳煊心急如燎的赶到森林里,看到有人竟然用了破空杀,惊讶之余很是紧张的飞了过来,没有想到看到的……

    “月月……”岳煊走到北冥玄月的身边,紧紧的摸着北冥玄月的脸“月月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可以使用那么狠的技法,你不知道越阶会死的吗?”

    弑神看着眼前这个谪仙般的男子流露出了那伤感的情绪,紧张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月月的监护人,也是月月承认的男子!”

    看出了弑神明显的敌意,岳煊对着弑神轻声的说道!

    “主子没有说她有婚约!”虽然眼前的男人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威胁,但是主子还小,他可不想主子过了,还清誉受损!

    “我要带月月回家,他们都很想月月!”

    听着岳煊的话,弑神想起了北冥玄月说的,她还有别的契约魔兽!

    于是点点头,对着岳煊说道“我来抱主子!”

    “不用了!”岳煊轻轻的说着,托起了在地上的北冥玄月,召唤了一辆天车!

    弑神诧异的看着这一切“你是天帝的什么人?”

    “我是岳煊!”

    岳煊轻声的说着,对着北冥玄月更是疼惜的看着!

    “岳煊……”弑神念念有词,就算是可以不知道三国皇上的名字,也不会不知道三界中天帝之子岳煊、魔族魔王君莫邪以及魔妃夜倾颜、妖族妖王紫岄!

    那几人,曾经是逆天般的存在,对于那些用心修炼的魔兽、人还有仙来说,他们都是不可触摸的神话!

    可是现在,天帝之子岳煊、就在自己的眼前!

    “走吧!”岳煊温柔的看着北冥玄月,想不到她掉下来以后竟然契约了一头那么高阶的魔兽,但是现在……

    岳煊没有去注意弑神,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他从时空之戒里面拿出传音石,用意念传送给了夜倾颜“颜儿,我是岳煊,速到紫玉国京都,有事相求!”

    说完,岳煊就把传音石丢进时空之戒里面,带着北冥玄月火速的赶往了京都!

    “煊储君,主子还有救吗?”弑神看着岳煊,紧张的问道!

    “颜儿来了,或许有!”

    对于这个,岳煊自己也不知道,毕竟人类的承受能力,确实没有魔兽或者是神仙那么厉害!

    看着岳煊不想再多说什么,弑神也只好不开口,两人站在云上,紧紧的护着北冥玄月,希望她不会有事!

    “娘子,怎么了?”君莫邪一下朝,就从身后抱住了夜倾颜,温柔的问道!

    “师傅叫我去一趟京都,说是有大事找我!”夜倾颜反过身,依偎在君莫邪的怀里,柔声的说道!

    “我看岳煊这是在找借口,几千年了,还不松手!”

    君莫邪想着岳煊对夜倾颜的感情,心里就忍不住醋意十足的说道!

    “你啊,就是小气,师傅只不过是说有大事,又不是叫我去干嘛!”夜倾颜睇了君莫邪一眼,转身收拾衣服去了!

    “那娘子,我也一起去!”君莫邪看着爱妻,马上就黏上去的说道!

    “也好,迭舞和倾城那两个孩子在外面那么久了,去看看也好!”

    夜倾颜浅笑的说着,顺带的把君莫邪的衣服也收了进去!

    “宫里的事情就让圣岳和灏白去打理几天吧!”

    “恩,那两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鬼混呢!”

    “是……”听着君莫邪的话,夜倾颜好笑的说道“人家夫妻恩爱就是鬼混,你就不是!”

    “那是,我家娘子那么漂亮,我绝对不会出去外面鬼混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我从来没有听过师傅的语气那么急切过!”

    夜倾颜想着刚刚岳煊的声音那么的急切,有些担心的说道!

    “说不定是给你找了个师娘,叫你去喝喜酒呢!”

    “那我倒是开心啊!”

    说着,夜倾颜收拾好东西,和君莫邪消失在了宫殿里!

    等了一天一夜的梦柔看着岳煊抱着死气沉沉的北冥玄月走进来,马上就问道“逍遥王,我们家小姐怎么了?”

    “你们先在门外守着,不要打扰我!”

    岳煊抱着北冥玄月进了她的房间,对着梦柔吩咐道!

    “梦柔知道了!”梦柔紧紧的咬着下唇,小姐这是怎么了?

    “梦柔,小姐回来了?”听到声音的玄佑熙和玄晨熙走出了房间,对着梦柔问道!

    “回是回来了,但是小姐好像受伤了!”

    听着梦柔的话,玄佑熙很是紧张的问道“小姐受伤了?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逍遥王把小姐抱进房间里了,待会逍遥王出来了就知道了!”

    梦柔说着,才发现原来逍遥王和小姐还带回来了一个人!

    “你是?”梦柔看着一脸冷漠的弑神,轻声的问道!

    “弑神!”

    “你是小姐的?”

    “契约魔兽!”

    “哦!”听着弑神那简短又清冷的话,梦柔轻声的说道“弑神,你要是累了的话,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吧!小姐现在有逍遥王照顾,不会有事的!”

    听着梦柔的话,弑神才发现原来在他们的心目中,岳煊已经是北冥玄月的夫君一样!

    岳煊为北冥玄月盖好被子,手搭在北冥玄月的经脉上,却怎么也探不到北冥玄月的脉!

    岳煊着急了,却不敢输灵力进去,因为他知道他现在只能等,等夜倾颜来!七头王对击。

    “煊叔叔,月月出事了吗?”

    闻讯而来的君迭舞和君倾城马上就带着夜倾颜和君莫邪走进北冥玄月的房间里,很是紧张的看着岳煊!

    “颜儿,那么快!”看着依旧美丽的夜倾颜,岳煊轻声的说道!

    “师傅,有什么事情那么紧张,颜儿还怕师傅等急了呢!”看着床上的小小人儿,夜倾颜忍不住的打趣道!

    “月月好像没有气息了,颜儿你看看!”岳煊退出位置,让夜倾颜坐在了床头!

    “岳煊,你怎么对小娃娃那么感兴趣?”君莫邪看着岳煊,难得抓弄的说道!

    “莫邪,你应该也和颜儿一样,叫我师傅!”

    岳煊看了君莫邪一眼,轻声的说道!

    “邪,还不叫师傅!”夜倾颜听着岳煊的话,对着君莫邪浅笑的说道!

    “师傅!”君莫邪看着娇妻那恐怖的笑容,马上就对着岳煊毕恭毕敬的说道!

    “还是颜儿教导有方!”岳煊满意的看着夜倾颜,对着君莫邪说道!

    “你们这两人都斗了千年了,烦不烦?”君迭舞没好气的说道,看着自己的父王和岳煊!

    “母后,月月是煊叔叔的心上人,你一定要尽全力啊!”君倾城看着夜倾颜,高声的说道!

    “哦!”夜倾颜美目一扫,浅笑的说道“原来是师娘,是该悠着点!”

    “颜儿,你不要说笑了,先看看月月还有没有的救!”岳煊看着夜倾颜,紧张的说道!

    “你们先出去吧,我先施法!”夜倾颜看着那几个大男人,淡淡的说道!

    “那颜儿你一定要治好月月!”岳煊说着,就走出了房间!

    夜倾颜点点头,为北冥玄月把着脉,才发现北冥玄月尚有一丝的气息!

    看着生命力竟然和自己一样顽强的北冥玄月,夜倾颜不禁有了些许的好感!不愧是师傅喜欢上的女人,果然够逆天!

    就像是当年的自己!

    从自己的衣袖里拿出大量的丹药,北冥玄月喂着北冥玄月吃了好几粒的丹药,然后在她的胸口轻轻的输入了灵力,让丹药在里面可以快速的化开……

    冷……

    北冥玄月感觉自己好像在一个黑暗阴冷的地方,漫天无尽的黑暗,将她紧紧的包围着,好像永远看不到天明……

    “你是谁?”

    黑暗中,一个长得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孩子看着她,轻声的问道!

    “我是北冥玄月!”

    “北冥玄月!”女孩子听到北冥玄月的话,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以前也叫北冥玄月的,但是后来我死了,我的灵魂却禁锢在了身体里,你是不是就是那个代替我活下去的人?”

    女孩子抬起头来,看着北冥玄月,认真的问道!

    “对,我本是异世的一缕幽魂,却不知道为什么复活在了你的身上!”

    “其实我死了以后就不傻了,我也知道你很强大,希望你代替我,好好的活下去!”

    “那你呢?”

    北冥玄月看着女孩子那苦笑的面容,紧张的问道!

    “你活着,我就必须要死!”女孩子紧紧的咬着下唇,含泪的说道“我娘亲死的很冤枉,我也死的很无辜,我希望你借用了我的身体,能够为我报仇!”

    “你知道是谁害死你的吗?”北冥玄月看着女孩子,轻声的问道!

    “是南宫静,南宫府的人和北冥府的人都有份,我不是北冥天的女儿,所以他们觉得我是践人,都想我死……我不想死,可是他们却害死了我!”

    女孩子边说边哭,坐在地上哭的哇哇大叫!

    “你不是北冥天的女儿?”北冥玄月看着女孩子,很是惊讶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是谁的女儿,但是我知道我不是北冥天的女儿,你帮我报仇,帮我报仇……”

    女孩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禁锢了一样,声音越来越飘渺,最后消失不见……

    “喂,你还在不在?”

    半响,北冥玄月大声的叫着,是不是自己的复活,代表着那个女孩子要牺牲?

    “为什么气息一下子弱,一下子强?”夜倾颜坐在床边,有些疑惑的把着北冥玄月的脉象!

    夜倾颜无奈,只好输入着光系的能量进北冥玄月的身体内,可是……

    “为什么会反噬?”

    夜倾颜看着北冥玄月,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的啊!

    莫非北冥玄月身体内有暗系的灵力?

    但是也不可能啊,只有在几千年前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光系和暗系才是相冲的,但是经过她百年来的努力,光系和暗系已经可以融洽的在一起修炼了!

    可是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体那么的怪异,就好像是当年自己的体质一样怪异,甚至更加的怪异!

    “颜儿,怎么样了?”岳煊轻轻的走进了,对着夜倾颜问道!

    “师傅,那么关心师娘啊!”夜倾颜看着岳煊,忍不住的打趣问道!

    “颜儿……”岳煊看着夜倾颜,脸上一阵的潮红!

    “我看师娘的体质有点怪异,想必是有什么东西压制住了她身体里的灵力,所以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月月她没事吧?”

    “没事,师傅你该不会是以为师娘死了吧?”

    夜倾颜看着岳煊,惊讶的说道“虽然师娘脉象看起来是好像停了一样,但是仔细检查的话,会发现她身体内的经脉开始在慢慢的修复中!”

    “那就好,我就知道颜儿你有办法!”岳煊那悬在半空中的心因为夜倾颜的这句话,终于落下!

    “不是颜儿有办法,是因为师傅你太着急了,以至于没有检查清楚!”

    夜倾颜看着岳煊,轻笑的说道!

    “不是,月月刚刚倒下去的时候是一点脉象都没有,整个人没有一点生机,所以我才会找你过来的!”

    听着岳煊的话,夜倾颜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原因,除非是和她一样,穿越来的!和身体的本尊抢身体!

    但是这种基本上为零的可能性,夜倾颜自然会排除,只好安慰的说道“可能是一开始的时候伤的太重产生了假死的症状,不过幸好师傅你聪明,没有把师娘立刻火化了!”

    “颜儿……”听着夜倾颜左一句师娘右一句师娘,岳煊的脸虽然红红的,但是心里却莫名的……开心!

    “好了师傅,徒儿不打趣你了!”夜倾颜自打结婚以后,就脸皮厚的和什么一样,就连君莫邪也望尘莫及!

    “对了师傅,最近迭舞和倾城没有给你惹麻烦吧?”

    听着夜倾颜说起倾城和迭舞,岳煊微微一愣“怎么会,这两个孩子从小就比较听话!”

    看着自家师傅那不自然的表情,夜倾颜轻笑的说道“我知道我家迭舞经常给师傅你惹麻烦,不过她现在应该还会把嫁给你挂在嘴边吧?”

    “颜儿……”

    “师傅你放心啦,就算是你娶了迭舞,徒儿也不会说什么的!”

    “颜儿,为师……”

    岳煊就想解释着,就听到北冥玄月那微弱的声音“小心……弑神,小心啊!”

    “月月……”岳煊起身,坐在北冥玄月的床头,轻轻的摸着她的额头,满是温柔!

    “煊……”北冥玄月看着岳煊,轻轻的笑了,原来她还没有死!

    “怎么样?好点没有?”听着北冥玄月叫自己煊,岳煊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夜倾颜还在这里!

    不过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就像喝了蜂蜜一样的甜!

    “师娘你好啊!”夜倾颜挤开岳煊,坐在北冥玄月的床前微笑的喊道!

    “你是?”北冥玄月看着眼前的女人,也是一袭的白衣,但是眉眼之间那份灵动却是让她更加的美艳动人,就像是落入凡间的精灵一样!

    “我是师傅以前的心上人,不过现在师傅有你了……”1d7Cq。

    夜倾颜的话还没有说完,岳煊就拉着夜倾颜说道“颜儿,你又捣乱了?”

    “师傅,你以前明明就是喜欢颜儿的啊!”夜倾颜看着岳煊,满脸的委屈!

    “为师……”岳煊看着夜倾颜,她不要在月月刚醒来的时候说这个好不好?

    “原来逍遥王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民女望尘莫及!”北冥玄月闭上眼睛,对着岳煊冷漠的说道“民女累了,逍遥王请回吧!”

    听着北冥玄月那冷漠的话语,岳煊无可奈何的对着北冥玄月说道“月月,回头我再给你解释!”

    “颜儿,我们先出去!”

    看着岳煊拉着自己的手,夜倾颜浅笑的说道“师傅,你别趁机吃人家豆腐嘛!”

    “夜倾颜……”岳煊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快毁在夜倾颜的手上了!

    走出房间门,夜倾颜忍不住的看着岳煊大笑了起来“师傅,你真的是……哈哈哈……想不到师傅你竟然那么的纯情!”

    “颜儿……”岳煊满头黑线的看着夜倾颜,她就是来捣乱的好不好?

    “师傅,怎么说我也是来救人的,你不感激徒弟我就算了,现在还这样对人家!”

    看着夜倾颜,岳煊很是无可奈何!

    “好了,想吃什么,师傅带你去吃!”

    “好耶!”夜倾颜早就想回人间吃吃人间的美食,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这次回来,她一定要吃个够!

    “母后,月月没事吧?”君迭舞和君倾城他们刚好走过来探望北冥玄月,看到母后和煊叔叔在那里有说有笑,赶紧的问道!

    “你母后出马,什么时候有错过!”君莫邪搂着自己娇妻的腰,自豪的说道!

    “父王,你真的是好歹遮羞一下嘛!而且还当着人家煊叔叔的面和母后亲热,多让人家煊叔叔为难啊!”

    听着君迭舞的话,再望着房间里面,岳煊突然一下子感觉自己的世界如此的黑暗无光!

    “好了啦,看你煊叔叔都快要哭了,我们出去玩吧!”

    夜倾颜他们说着,就走了。

    梦柔他们在大堂的时候大概知道了夜倾颜他们的身份,在夜倾颜他们走了以后,马上就进了房间!

    “小姐……”

    “主子……”

    看着梦柔他们全部进来了,北冥玄月掩饰着刚刚那悲伤的神情,看着梦柔他们一脸的微笑“怎么就过来了,你们大家没事吧?”

    “小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我们,我们都没事啦!幸好迭舞小姐的母后来给你治病来了,不然的话……”

    说着,梦柔的声音就哽咽了起来!

    “好了啦,我这不是没事吗?”北冥玄月拉着梦柔,轻轻的为她擦着眼泪!

    说完,北冥玄月看着一脸刚毅的弑神,轻声的问道“弑神,你身上的伤没事吧?”

    “刚刚逍遥王已经给他服了丹药,现在好多了!”

    听着梦柔的话,北冥玄月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大家都去休息吧,不需要陪着我,这几天大家也累了,明天的时候休息够了在聊!”

    听着北冥玄月那不对劲的话语,弑神忍不住的问道“主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北冥玄月看着弑神,半响才浅笑的说道“没有,只是刚刚醒来,有点累!”

    “哦!”弑神点点头“那主子你休息吧!”

    “主子,待会晨晨给你做点粥吧,以前我娘亲说,生病以后喝点粥对胃比较好!”

    “好,谢谢晨晨!”

    “主子你太客气了!”

    听着北冥玄月的话,晨晨脸红红的说道!

    “主子,那你休息吧,我们先出去了!”玄佑熙看着北冥玄月,轻声的说道!

    “恩!”北冥玄月闭上眼睛,几人见状,全部都悄然无声的出去了!

    晨晨拉着梦柔的手,轻声的问道“梦柔,你有没有发现主子好像不开心啊?”

    “有点,但是小姐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过问的好!而且现在小姐没事了,我的心里也放心了,晨晨我们煮稀饭去吧!”

    “好啊!”晨晨拉着梦柔的手,浅笑的说道“刚好我想向你学做糕点,待会也一起做了给主子尝尝吧!”

    “晨晨,你还是不要去祸害小姐了!”

    玄佑熙看着自家妹妹,摇摇头的说道!

    “大哥!”晨晨看着玄佑熙,嘟起了嘴巴“你怎么可以这样的打击我的自信心!”

    “不是大哥打击你,是我怕主子吃了你的糕点,那好不容易好一点的身体,又垮了!”

    “噗嗤……”听着玄佑熙的话,梦柔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晨晨,走吧!我一定教会你做饭做点心,让你大哥后悔说了这句话!”

    “就是!”晨晨狠狠的瞪了玄佑熙一眼,就跟着梦柔走了!

    玄佑熙看着弑神,轻笑的说道“弑神,要不要去休息一下!主子刚刚醒来,你身上的伤也还没有好,要是不休息一下的话,容易感染!”

    “好!”弑神点点头,跟着玄佑熙来到晨晨旁边的房间里住下!

    北冥玄月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着夜倾颜说的话,北冥玄月的心里就一阵的不舒服!

    管他那么多,又不是自己什么人,睡觉!

    北冥玄月心里想着,用被子蒙住了头,大睡了起来……

    “哇,还是凡间的东西好吃!”夜倾颜左手一串冰糖葫芦,右手端着一盘臭豆腐,吃的津津有味的说道!

    “颜儿,你该不会是又有了吧?”看着夜倾颜那惊人的食量,岳煊忍不住的问道!

    “啊……”夜倾颜看着岳煊,无语的说道“师傅,我虽然是吃多了一点点,但是你也不用那么小气吧!还说我肚子里面又有了!”

    说完,还不忘瞅了君莫邪一眼“要是有了的话,我一定把邪阉了!”

    听着夜倾颜的话,君莫邪感觉背后凉凉的,他不是不小心,只是故意的在颜儿的肚子里……蓝田种玉了嘛!

    “母后,迭舞可希望有个小地弟小妹妹了,那样热闹极了!”君迭舞看到自己父王的脸色不对劲,马上就拉着夜倾颜的手说道!

    “迭舞,母后捉摸着,我这年纪也很适合抱外孙了,天天找你玩的梓旭我看就不错……”

    听着夜倾颜的话,君迭舞马上就闭上了嘴巴,躲在一旁“母后,当我什么也没有说!”

    “想不到那么多年了,颜儿你还是那么强悍!”

    “师傅,你可不能这样说,我在魔宫怎么说也是贤妻良母啊!”

    夜倾颜看着岳煊,很是认真的说道!

    “那是,我娘子是这个世界上最贤惠的妻子和娘亲!”

    听着君莫邪那拍马屁的话,君倾城偷笑的说道“父王,我看你心里有鬼吧!”

    “臭小子……”君莫邪顿时给了君倾城一爆栗头“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

    君倾城抬起来,对着夜倾颜委屈的说道“母后,父王欺负倾城!”

    “君莫邪……”夜倾颜看着君莫邪,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敢欺负我的儿子?”

    “娘子,我怎么可能欺负我们的儿子,我疼他还来不及呢!”

    君莫邪看着夜倾颜,连忙对着夜倾颜讨好的说道!

    君迭舞转过头,习以为常的听着,父王在母后的面前,简直就是没有半点威严可说!

    尤其是君倾城,夜倾颜辛辛苦苦的栽培,可是他却一直迷迷糊糊的成长着,夜倾颜对他也是沉溺有加!

    有些时候沉溺的让君莫邪都有些吃味了,只是可惜夜倾颜一句话让君莫邪不敢吭声:要不是你一下在我肚子里种下两个种,老娘需要生的那么辛苦吗?

    君迭舞早就听说了母后生她的时候难产,而且生完她以后肚子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弟弟,所以灏辰叔叔很长一段日子都很悲哀……

    “师傅,我怎么感觉你今天陪徒儿逛街那么的不集中呢?”

    听着夜倾颜的话,岳煊马上就回过神,对着夜倾颜温和的说道“师傅在担心月月的病!”

    “不是吧?”夜倾颜偷偷的捂着嘴巴“我看师傅你是在害怕师娘对刚刚徒儿说的话耿耿于怀,晚上睡床板吧?”

    “母后,现在月月可不一定是煊叔叔的娘子,倾城以后也要娶小月月!”

    听着夜倾颜的话,君倾城很不服气的说道,自己也很喜欢月月啊,为什么他们都要把煊叔叔和月月说成一对呢?

    “倾城,你煊叔叔都已经好几万岁了,难得现在又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你就不要和你煊叔叔争了,你再等个五八十年的都没有关系!”

    君莫邪看着君倾城,意味深长的说道!

    “倾城喜欢月月好啊,那样的话煊叔叔就是我的了!”君迭舞拉着岳煊的手,笑米米的说道!

    “你们两姐弟……”

    夜倾颜无语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难道是她教的太open了吗?

    “月月……”好不容易把夜倾颜他们送回自己的府里休息以后,岳煊才急匆匆的跑回北冥府的后院,来到北冥玄月的房间里!

    “……”没有任何动静,迎接岳煊的只有安静的声音!

    “月月,你是不是生气了?”岳煊看着侧身蒙着被子睡在床上的北冥玄月,轻声的问道!

    见北冥玄月不开声,岳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和颜儿真的没有什么,虽然我以前是喜欢过颜儿,但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而且我承认我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点把你当做是颜儿的影子,但是……”

    岳煊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子里面就钻出了一个人,手无举措的说道“逍遥王,你还是让我先撤吧!”

    岳煊石化,梦柔躲在被子里,那月月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