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庶女,佣兵天下 第九十六章 惊险火山,劫后余生!(为打赏加更4000,求月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睍莼璩晓

    第九十六章 惊险火山,劫后余生!

    “说吧,我们要怎么样才可以出去!”

    北冥玄月看着一脸淡定的赤炎兽,轻声的问道!

    “主人,你怎么不问问我别的?”赤炎兽看着北冥玄月,妩媚的说道“你怎么不问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今年多大了,喜欢……”

    “这些你要说就说,不说的话我也不强求!”

    听着北冥玄月那冷淡的语气,赤炎兽摸着鼻头自讨没趣的说道“主人,我叫小可爱!”

    小可爱、小可爱……

    北冥玄月不解的看着赤炎兽, 说他是小可爱,简直就是侮辱了可爱的感觉吧?

    何况……

    北冥玄月的眼睛在赤炎兽的身上晃了一圈,总结出了几个字:闷骚的妖孽……

    “主人,你在想什么呢?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这里怪热的,我怕你受不了!”

    赤炎兽看着北冥玄月脸上红彤彤的一片,对着北冥玄月说道!

    “小……可爱……”

    北冥玄月看着小可爱,紧张的问道“你可以不可以把我们带出火山?”

    小可爱看着北冥玄月,轻声的说道“当然可以,但是如果我走了,这座火山就会完全的喷发,到时候石窟炼狱就没有火山了,只有一片的岩浆!”

    “不管这里还有什么,我都不想知道,但是我还有几个朋友在外面,待会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也带走!”

    “我知道了主人,那我们快点走吧!”

    小可爱说着,搂着北冥玄月的腰轻声的说道“主人,小可爱冒犯了!”

    紧紧的把北冥玄月搂在怀里,小可爱以雷霆之速很快的飞奔而上,火山似乎感觉到了守护的魔兽已经不在了,整座火山开始剧烈的颤抖着……

    “怎么回事?”

    君倾城看着那颤抖着并不停喷着岩浆的火山,有些担心的看着火山口问道!

    “会不会是火山要爆发了?”看着火山口,沈嘉懿有些紧张的问道!

    “应该不会的,火山不可能会那么容易就爆发的,我们大家镇定一点,现在想办法去救月月!”

    听着岳煊的话,众人安静了下来,全部都听着岳煊的指示!

    岳煊看着那不停的喷着岩浆的喷火口,心里七上八下的,轻声的说道“我看这样吧,我先和嘉懿进去,嘉懿是火系灵力,进去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其他人在这里等着,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逍遥王,我也要一起去,你刚刚受了伤才醒,我过去也可以出一份力!”

    晨晨看着岳煊,走在岳煊的面前紧张的说道!

    “现在是关键时候,晨晨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留下来等我们的消息!”沈嘉懿看着晨晨,拍着她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是啊,你现在身上的好好不容易好了一点,你又想害我浪费灵力帮你恢复吗?”君倾城看着晨晨,一脸不悦的说道!

    “就算是我死了,也用不着你帮忙!”

    听着君倾城的话,晨晨有些赌气的意味说道!

    沈嘉懿看了玄佑熙一眼,玄佑熙马上就拉着晨晨的手,温和的说道“晨晨,就让嘉懿和逍遥王去吧,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不要这样!”

    玄佑熙的话刚说完,岳煊和沈嘉懿就马上的凌空而起,朝着火山的方向飞去……

    小可爱拉着北冥玄月来到火山快要出口的地方,变幻成真身,然后让北冥玄月坐了上去,就展翅飞走了……

    小可爱刚飞过火山口,就看到一男一女飞过来,背上的北冥玄月马上就叫道“嘉懿,逍遥王……”

    心急如燎的沈嘉懿和岳煊没有听到北冥玄月的叫声,一扎头就跳进了火山口里!

    北冥玄月见状,马上就对着小可爱说道“小可爱,我们赶紧回去!”

    “主人,我们现在回去,就不一定出的来了!”

    听着小可爱的话,北冥玄月的身子明显的一颤,但是还是坚定的说道“我们回去!”

    小可爱听着北冥玄月的话,马上就掉头一转头的就扑进火山口里面!

    看着那喷洒着岩浆的火山口,岳煊和沈嘉懿平安的落下以后,对着那漆黑的洞口叫着“月月……”

    “月月……”

    听着沈嘉懿和岳煊的声音,北冥玄月马上就应声道“我在这里!”

    岳煊和沈嘉懿抬起头,就看到北冥玄月坐在一头赤炎兽上面,正朝着他们飞过来!

    “月月,你没事吧?”北冥玄月刚落地,岳煊和沈嘉懿就紧张的握着她的手问道!

    “我没事,我们快点走吧,这座火山快要爆发了!”

    北冥玄月说着,就听到外面一阵的巨响……

    “嘭……”

    “好像是火山要爆发了,我们赶紧出去!”小可爱看着北冥玄月,紧张的说道!

    “好!”北冥玄月说着,就拉着沈嘉懿和岳煊的手,坐上了小可爱的背上!

    “快走……”

    北冥玄月说着,小可爱马上就飞奔上去,听着外面火山喷发的声音越来越大,三人的心也揪在了一起!

    “逍遥王他们怎么还没有出来!”

    “会不会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晨晨看着那不断喷发的岩浆,很是害怕的说道“我要进去救主子!”

    “晨晨,你先不要激动,现在进去,也只是送死!”弑神拉着晨晨,轻声的说道!

    “要不我进去看看!”缌淇说着,却被堇郁雪拉住!

    “还是我去吧,我去比较安全!”

    听着他们众人的话,君倾城轻声的说道“你们都不要争了,我去最合适不过了!”

    “大家都稍微等一下吧,要是待会主子他们再不出来,我们再进去!”

    听着玄佑熙的话,晨晨不同意的说道“要是主子他们在里面有什么事情的话怎么办?”

    “你忘记了逍遥王他们走的时候说了,不要我们乱来的吗?”

    晨晨看着玄佑熙,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马上就要冲上火山口了,主人你们要小心不要让岩浆喷到你们的身上!”

    听着小可爱的话,北冥玄月马上就用紫色的气息,布下了一层紫色的屏障!

    “月月,还是让我来吧!”

    岳煊看着北冥玄月那有些硬撑着的样子,轻声的说道!

    “我没事!”北冥玄月看着岳煊那不自然的红色光晕,知道岳煊应该是受了不小的内伤,她一路上被岳煊那么保护着,现在他受伤了,自己也应该保护一次他了!

    “好了逍遥王,不需要多长的时间,我们还是不要分散月月的注意力了!”

    沈嘉懿看着岳煊,轻声的说道!

    岳煊看着北冥玄月一脸坚定的样子,也不好说着什么,因为他体内的气息和吃下去的圣果的气流开始在体内闹腾着,所以他也没有多大的力气和北冥玄月争论了!

    小可爱侧身飞行着,一下子就冲着火山口,看着那喷驰着的岩浆,北冥玄月眼尖的看到岳煊的身后正有一股的岩浆朝着他喷过来……

    北冥玄月心下一紧,马上就扑在岳煊的身上,背后的岩浆就洒在了北冥玄月的背上……

    “唔……”

    灼热的岩浆在北冥玄月的背上烧出了一个大洞,甚至还可以闻到北冥玄月身上那烤焦的味道!

    “月月……”岳煊看着北冥玄月,顿时有些懊恼自己怎么会那么傻,竟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后有岩浆喷过来!

    “我没事,叫大家快点上来!”

    小可爱很快的就落在了地面上,看着弑神他们关心的眼神和火山那摇摇欲坠的样子,北冥玄月轻声的说道!

    “大家快点上来,火山马上就要爆发了!”

    听着沈嘉懿的话,大家纷纷的跳上小可爱的背上……

    “主子,你怎么了?”

    看着趴在岳煊身上的北冥玄月那脸色苍白的样子,晨晨紧张的问道!

    “主人,你的背上……”

    堇郁雪看着北冥玄月背上的皮肤全部都被烫的烂了,而且还发出一阵的烤肉的味道,不由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那哽咽的声音出声!

    “主子,晨晨帮你上药吧?”缌淇看着北冥玄月的背上那没有一块的好肉,对着北冥玄月轻声的说道!

    “现在不用,我们还是过了火山再说吧!”

    北冥玄月虚弱的声音响起,岳煊就轻声的说道“现在我们必须先离开火山的境界,不然待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没有办法预料!”

    小可爱在听到他们那一声声的自责的声音的时候,更是心急如焚的往前面飞去,主人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的好!

    北冥玄月脸上的血色越来越少,君倾城看着很是心疼,却帮不上任何的忙,大家也只有这样静静的看着北冥玄月,暗自的心疼!

    飞了两盏茶的时间,小可爱看着前面那一望无际的白色冰川,对着背上的北冥玄月说道“主人,我们到了冰川了!”

    听着小可爱的话,北冥玄月轻声的说道“找个地方放我们下来吧!”

    小可爱看着前面那一望无际的冰川,找了个中间的位置,让他们下来了!

    “主人,我给你上药吧!”

    等到众人离开了小可爱的背上,小可爱马上就变成人形,对着北冥玄月紧张的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

    岳煊从时空之戒里面拿出几个帐篷递给弑神几人,等他们搭好一个大的帐篷以后,岳煊就对着怀里的北冥玄月说道“月月,我帮你擦药吧,这里面有毛毯!”

    听着岳煊的话,小可爱很是不解的看着岳煊“你是谁啊?你一个男人给主人擦药,怕是不合适吧?”

    听着小可爱的话,弑神马上就解释的说道“那个没关系的,我们家主人和逍遥王……”

    话说在嘴里,弑神又不知道怎么说了,毕竟主子把他们之间的事情忘记了……

    “好了,谁帮我上药都一样,大家都累了,搭好帐篷都先休息一下吧!”

    北冥玄月那虚弱的声音响起,顿时弑神和玄佑熙就拉着小可爱的手硬是拽着走“我们也进去休息一下吧!”

    岳煊抱着北冥玄月进了帐篷,看着里面全都是纯白色的毛毯,北冥玄月轻声的说道“这里是你以前在外面时住的房间!”

    “恩,因为比较仓促,也没有什么东西,不过我身上有疗伤的药,待会我给你上药,你先休息一下!”

    岳煊说着,从时空之戒里面拿出几床被子和枕头,铺好然后让北冥玄月背对着上面,替她盖好腰部以下的被子,然后在一旁捣鼓起来药来!

    “冰川这里那么冷,我们还是看看小可爱飞不飞的过去,那样的话我们可以节省很多的时间!”

    听着北冥玄月的话,岳煊轻声的说道“到时候再看吧,现在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帮你上药!”

    岳煊说着,把那捣鼓好的草药端在手上,走在北冥玄月的身边,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背,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怎么了?”北冥玄月见岳煊迟迟不动手,有些奇怪的问道!

    “都是因为我,这个伤,应该是我受的!”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摇摇头“这本来就不关你的事情,是你帮助我寻找女娲石,你现在受的苦也都是因为我,我不能那么自私,只让你一个人受伤!”

    “月月,就算是为你死,我也心甘情愿!”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的心里一阵的萌动,然后淡淡的说道“逍遥王,你是天帝之子,我是女娲传人,我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好了,我给你上药了!”

    岳煊见北冥玄月态度如此的坚定,顿时心里一阵的冰冷,然后轻轻的撕开了北冥玄月背后的衣服……

    慢慢的撕开衣服,岳煊发现岩浆把衣服的布料和肉都融合在了一起,要想撕开,真的是件很难的事情!

    看着没撕一次时北冥玄月浑身就颤抖了一下,岳煊撕着北冥玄月的衣服的手都是颤抖的!

    北冥玄月没有回过头,轻声的对着岳煊说道“是不是不好撕?”

    岳煊点点头“有点,衣服和血肉黏在了一起,确实有点麻烦,不过月月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弄痛你的!”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突然起身,用手解着前面的衣服,就连肚兜也一并的脱下了……

    狠狠的撕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北冥玄月感觉自己的背上就像是被撕了一大块的皮一样,整个人浑身就好像是被洒了辣椒粉一样的,又辣又痛……

    “月月……”

    看着北冥玄月光滑的背上那一片血迹滴在了纯白的毛毯上,岳煊忍住自己的心疼,马上就用手绢轻轻的为北冥玄月擦拭着血水……

    轻轻的倒上了一层白色的止血药粉,岳煊马上就给北冥玄月敷上了一层药草……

    “这个药草很管用的,你敷上以后就睡一觉,起来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疼了!”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咬着牙轻声的说道“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岳煊的药草一放上去,北冥玄月就感觉自己的背好像被无数的蚂蚁啃着,又痒又痛,豆大的汗水从北冥玄月的额头上留下来,她紧紧的咬着牙齿,为自己加油的说道:北冥玄月,你可以的!

    岳煊看着北冥玄月那难受的样子,马上就拿着一颗丹药放在北冥玄月的嘴里让她含着,然后轻声的说道“这个丹药可以止痛,但是吃了以后会出现一点幻觉,月月你忍住,知道那是幻觉就好,过了那半个时辰的功夫,就不会有事了!”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点点头,含着那颗丹药在嘴里,北冥玄月顿时觉得背上的伤没有那么疼了,顿时心里一阵的舒了口气!

    “好多了,真的那么那么疼了!”

    听着北冥玄月的话,岳煊浅笑的说道“是啊,这颗丹药见效很快的,只是待会你会产生一点幻觉,月月你控制住了就好!”

    听着岳煊的话,北冥玄月轻轻的点点头“你放心吧,只是一点幻觉,我控制的住的!”

    岳煊点点头,开始为北冥玄月包扎伤口,只是……

    因为伤在背上,所以岳煊不得不用布条在北冥玄月的小腹部的位置缠着,但是缠的话,却会不小心的碰到北冥玄月胸、前的柔、软……

    这让岳煊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北冥玄月看着岳煊那为难的样子,又不好意思叫堇郁雪她们过来帮忙,只好轻声的说道“没事的,你不要看就行了!”

    岳煊红着脸点点头的开始为北冥玄月包扎伤口,不时的触碰让岳煊和北冥玄月两个人都感觉到有些许的尴尬……

    但是好在两个人都不吭声,也就很快的包扎好了伤口……

    岳煊轻轻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对着北冥玄月说道“月月,好了!”

    “……”

    没有听到北冥玄月的声音,岳煊有些奇怪的看着北冥玄月,难道是睡着了?

    岳煊低下头去看着北冥玄月,突然发现她正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看着自己,岳煊很是奇怪的看着北冥玄月问道“月月,你怎么了?”

    只见北冥玄月一把抓着岳煊的手,扑上前去,压在岳煊的身上又亲又抓了起来……

    岳煊被北冥玄月吓到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月月该不会是没有控制好幻觉吧?

    看着北冥玄月的手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胡乱的摸着,岳煊顿时觉得双、腿之间的部位很是难受,接着就抓住了北冥玄月那不安分的小手……

    “唔……”岳煊还没有开口,北冥玄月的唇就贴在岳煊的唇上,对着岳煊的唇又亲又啃的,好不热情……

    “月月……”岳煊想推开北冥玄月,但是手却不知道放在哪里推开她……

    北冥玄月不耐烦的用双手压着岳煊的双手,在岳煊的身上胡乱的亲着,就好像是品尝什么美味一样……

    “嘶……”的一声,岳煊不敢相信的看着北冥玄月!

    她,竟然把自己的衣服给撕了?

    岳煊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而北冥玄月那不安分的小手在岳煊的身上不停的胡乱摸着……

    等到岳煊回过神来之时,自己已经和北冥玄月坦诚相见了……

    岳煊满脸通红的看着北冥玄月,刚要阻止她,北冥玄月就坐在自己的双、腿之间……

    顿时,室内的温度急剧的加温……

    “啊……”

    岳煊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听到帐篷外面一阵的尖叫声,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一阵冷风吹过来,北冥玄月顿时清醒了过来,看着外面的晨晨几人,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主子对不起,你们继续!”晨晨看着北冥玄月,嘴巴张张合合,半天才说出这句话出来!

    “对啊主子,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主人,我们保证不会在门口偷听!”

    “主子,你真彪悍……”缌淇看着那男上女下的姿势,很是暧昧的说道!

    “月月,你们继续,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着沈嘉懿拉着还想说些什么的君倾城,马上就离开了北冥玄月他们的视线!

    北冥玄月看着他们那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大堆的话以后就离开了,然后转过头来自言自语的说道“他们这是怎么了?”

    北冥玄月回过头,就看到自己身下的岳煊“你……”

    看着自己跨坐在岳煊的腿、间,然后再看看自己和岳煊浑身赤、裸、裸的样子,北冥玄月马上就尖叫着……

    “啊……”

    接着,里面就传出一阵声音,弑神听着里面的动静,轻声的说道“主子还真的是蛮彪悍的!”

    “想不到主人竟然喜欢用强的!”

    “你们刚刚看到逍遥王的脸色了没有,一副女人家的娇态!”

    听着缌淇的话,堇郁雪贼贼的说道“那肯定啊,谁让我们家主子那么强势呢!”

    “我还以为主人没有男人呢,看来我的计划落空了!”小可爱揪着他那红色的衣服,很是无奈的说道!

    听着他们的话,君倾城站起来,朝着帐篷里面走去!

    晨晨看着君倾城的背影,顿时有些难受了起来,他是在为刚刚的事情难过吧?

    想着,晨晨也跟在君倾城的身后,转身进了帐篷!

    玄佑熙看着自己那傻乎乎的妹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君倾城爱的,不过是主子而已,自己妹妹的感情,就是飞蛾扑火吧?

    “倾城,你没事吧?”

    看着君倾城坐在毛毯上一言不发的样子,晨晨走过去轻声的问道!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君倾城看着晨晨,苦笑的说道!

    “其实逍遥王为主子真的做了很多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你也喜欢主子,但是主子……”

    晨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君倾城打断“好了你不要说了,我现在没有心情听这些!”

    “那你自己想开点,我出去了!”晨晨叹了一口气,对着君倾城轻声的说道!

    “恩!”

    君倾城说着,晨晨就起身准备出去,但君倾城却一转身抱住了晨晨,然后强行的把她抱在怀里,粗鲁的吻着……

    “唔……”

    君倾城的吻又急又重,吻着晨晨快要喘不过气来,晨晨不停的想推开君倾城的身子,却被君倾城紧紧的禁锢在怀里……

    君倾城的手一路向下,轻巧的解开了晨晨的衣服,压在了身下……

    晨晨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君倾城紧紧的压着自己,吻着自己的唇也没有离开过!

    “唔唔……”

    晨晨看着君倾城满眼的怒意和醋意,知道他现在不过是在气头上,对着君倾城更加的害怕了起来,他该不会是把自己当做是主子了吧?

    一地的狼藉,君倾城不顾晨晨的反对,强行的和晨晨结合着,当晨晨听到君倾城的嘴里叫着月月时,晨晨的脸上一阵的苍白……

    君倾城依旧在不断的她的身上索取着,但是晨晨的心,却在一点一滴的在破碎着……

    “月月,我不是在趁机占你的便宜的!”

    岳煊看着北冥玄月那脸色气的红彤彤的样子,解释的说道!

    “那你也应该阻止我啊,你就是趁机吃完的豆腐,占我的便宜!”

    听着北冥玄月那冰冷的语气,岳煊轻声的说道“我没有……”

    “你出去,让我一个人再这里静一静!”

    听着北冥玄月的话,岳煊走上前为北冥玄月盖好被子,看着地上自己那尽数被撕烂的衣服,岳煊又从时空之戒里面拿出衣服穿上,然后走了出去!

    “逍遥王,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沈嘉懿看着岳煊,打趣的说道!

    “我们……”岳煊看着他们那暧昧的眼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和月月什么也没有,刚刚那只是止痛药的药效让月月产生了幻觉,所以……”

    岳煊的话还没有说完,弑神就贼笑的说道“逍遥王,你不用解释了,我们都懂,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是男人主动的,虽然我们刚刚是不小心看到了一点,但是你发现,我们不是那么不解风情的人!”

    “就是啊,以后我们主子就不会那么孤单了,有逍遥王的陪伴,也很好啊!”

    “可惜了,我才刚刚遇到主人,要是我比你先遇到主人,我一定可以夺得主人的芳心的!”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岳煊觉得他应该是保持沉默才行!

    “好了,外面怪冷的,我们还是回帐篷里休息吧!”

    说着,每个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面,玄佑熙看着君倾城的帐篷,想着还没有出来的晨晨,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佑熙,你怎么了?”住在玄佑熙旁边的沈嘉懿看着玄佑熙那摇摇头又点点头的样子,很是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没有什么,我只是觉得这里挺冷的,呼一口气都感觉可以在半空中结冰!”

    听着玄佑熙的话,沈嘉懿浅笑的说道“是啊,冰川就是这样的,不过幸好月月沉睡的那五年我们都习惯了雪山上的冷,所以现在不会感觉那么冷!”

    “要不要去我屋子里喝一杯酒?”刚好走过来的弑神看着玄佑熙和沈嘉懿,轻声的问道!

    “好啊,喝点酒驱冷!”

    玄佑熙说着,就和沈嘉懿一起进了弑神的帐篷里!

    君倾城穿好衣服,看着自己身下泪流满面的晨晨,顿时慌了神……

    “对不起,对不起,我……”

    君倾城回过神来,赶紧拿出一条毛毯紧紧的裹着晨晨那裸、露的身体,也在心里暗骂着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晨晨低着头,连看也没有看君倾城一眼,呆呆的坐在那里,眼睛里没有一丝的色彩!

    “对不起晨晨,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君倾城看着晨晨“我知道我对你做出这种事情很混蛋,但是……”

    君倾城说着,但是那句我会对你负责,却始终也说不出来!

    晨晨从时空之戒里面拿出一套粉色的衣服背对着君倾城开始换了起来,看着晨晨身上的青青紫紫,君倾城不由的在心里暗骂着自己……

    “晨晨……”君倾城看着晨晨有些趔趄的站起来,马上就过去扶住了晨晨,却被晨晨一把的甩开!

    忍住自己浑身的酸痛,晨晨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双手,走出了君倾城的帐篷!

    君倾城失落的坐在那里,他怎么会对晨晨做出那样的事情?

    不经意的襒了一眼刚刚欢、爱过的地方,晨晨刚刚换衣服的毛毯上那一抹的红色,刺痛了君倾城的眼睛……

    晨晨现在,一定是恨死自己了吧?

    君倾城不敢去找晨晨,也不想出门,他现在心情真的很乱,刚刚他只是因为看到月月和煊叔叔在一起的场面不舒服而已,他怎么可以伤害晨晨?

    她根本就是无辜的啊?

    晨晨躺在毛毯上,盖着几床厚厚的被子,仍然还是赶紧自己的身上没有一丝的温度,想着君倾城在自己身上辗转的索欢,嘴里还不时的叫着主子的名字,而且清醒之后却是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玄晨熙,你还不死心吗?

    晨晨在心里问着自己,对于一个心里根本就没有你的男人,你还在想什么?

    晨晨想着想着,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睡梦中,晨晨突然梦到君倾城对着自己那冷漠的神情,还对着自己一脸不屑,告诉她,他爱的是主子,对她不过是玩玩而已!

    晨晨摇摇头,额头上的汗水也不停的流下来了,她知道君倾城不喜欢她的,但是为什么要告诉她呢?

    “晨晨,晨晨……”

    堇郁雪见着晨晨一反常态的没有找她也没有出来做饭,很是奇怪的在帐篷门口叫着!

    和弑神喝了酒走出来吹风的君倾城看着堇郁雪,很是奇怪的问道“雪雪,怎么了?”

    “我想找晨晨聊聊天,可是我刚刚怎么叫,晨晨也没有应我呢!”

    听着堇郁雪的话,君倾城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有些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不进去看看?”

    “我刚刚过来啊,而且说不定晨晨还在休息呢!”

    堇郁雪的话让君倾城更加的没有底了,准备进去的时候就听到晨晨“啊……”的一声大叫!

    “晨晨……”

    “晨晨……”

    君倾城几人紧张的跑进去,就看到睡在地上的晨晨满脸的汗水,眼睛里还挂满了眼泪,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晨晨,你怎么了?”堇郁雪看着晨晨,摸着她的头轻声的问道!

    “没事,做了个噩梦!”

    晨晨轻声的说着,堇郁雪听到,也就放下了心来!

    “吓死我了,我还说你怎么都没有来找我,原来是在休息呢!”

    “恩,我最近有些累了,所以想多休息一下!”

    听着晨晨的话,堇郁雪浅笑的说道“那好,那你好好休息一下,看你这段时间也累的够呛的的,身体也还没有恢复,是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下!”

    听着堇郁雪的话,晨晨轻轻的点点头“那我再休息一下,我们出去了!”

    堇郁雪说着,就帮晨晨顺好被子,却发现晨晨的毛毯上竟然有血迹……

    “晨晨,你流血了?”堇郁雪看着毛毯上那鲜红的血迹,紧张的拉着晨晨问道!

    “不是的雪雪,你不要……”晨晨看着堇郁雪,顿时紧张了起来!

    “雪雪,可能是晨晨月信来了,你不要弄得人家晨晨不好意思!”弑神看着晨晨那尴尬的样子,拉着堇郁雪轻声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晨晨,这段时间大家都基本上受伤了,所以我……”

    “没事的,雪雪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解决就可以了!”

    听着晨晨的话,弑神就拉着堇郁雪的手往外走,君倾城看了晨晨一眼,也只得往外走着!

    晨晨看着双、腿间一直在流的血,顿时有些害怕了……

    无助的抱着被子,晨晨紧紧的抓着被子的一角,把头埋了进去,欲哭无泪……

    “你没事吧?”许久以后,晨晨的耳边就响起了君倾城那有些低沉的声音!

    “我没事,你出去吧!”

    晨晨没有抬头,只是轻轻的在被子里说道!

    看着晨晨那倔强的样子,君倾城轻声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拉着晨晨的手,晨晨马上就缩了回去,警惕的看着君倾城!

    “我帮你擦点药!”君倾城指着一旁的瓶子,对着晨晨说道!

    “不用了,你出去吧!”晨晨看着君倾城,再想着刚刚的事情,语气很是冰冷的说道!

    “晨晨,就算是你讨厌我也好,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君倾城说着,不顾晨晨的反对,褪下晨晨的衣衫,给晨晨擦上了药膏……

    冰凉的药膏擦在酸痛的地方,晨晨顿时觉得好了许多,君倾城看着晨晨腿上那还在流着的血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不告诉我?”君倾城想起那毛毯上一大块的血迹,在看着晨晨,轻声的问道!

    晨晨低下头,眼睛红红的,却一声不吭……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难受,如果你打我,你骂我,你觉得心里会好过一点,那你就打我骂我,我不会还手的!”

    “晨晨,你倒是说一句话啊!”

    君倾城看着平常和自己斗嘴的晨晨一句话也不肯说,顿时有些烦躁了起来!

    “药我放在这里,晚点我再过来给你擦,待会你就不要出来吃饭了,我待会给你端进来!”

    说完,君倾城就把装药的瓶子放在一旁,帮晨晨整理好衣服以后,就把被子给她盖上,自己走了出去!

    “倾城,我妹妹怎么了?”玄佑熙刚好过来看晨晨,却刚好看到君倾城走出来,不由的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晨晨在休息,这段时间她受的伤比较多,而且又那么辛苦,身体有些疲惫,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就好,我就担心晨晨会有什么事情,你也知道的她很倔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坚强,但是却很柔弱!”

    “我知道,晨晨是个好女孩!”

    听着君倾城的话,玄佑熙微笑的说着“那我进去看看晨晨!”

    君倾城点点头,就离开了,玄佑熙看着君倾城的背影,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晨晨的帐篷里!

    “晨晨……”

    听到玄佑熙的声音,晨晨擦干眼泪,对着玄佑熙轻声的喊道“大哥……”

    “怎么哭了?”玄佑熙看着晨晨眼睛红红的样子,轻声的问道“怎么了?”

    晨晨扯出一抹微笑,轻声的说道“没什么大事啦,只是来月信了,肚子有些不舒服!”

    听着晨晨的话,玄佑熙拍着额头,自责的说道“都是大哥不好,连这种事情都忘记了,要不大哥去给你弄一碗红糖水!”

    “不用了大哥,现在哪里去找红糖水啊,我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晨晨的手拉着玄佑熙的手,轻声的说道!

    “都怪大哥不够细心,这种事情都记不住,晨晨你受苦了!”

    “大哥,我没事的,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又不是很痛,我没事的!”

    玄佑熙微微一笑,随即轻声的问道“刚刚倾城过来做什么?”

    听着玄佑熙的问话,晨晨有些惊讶,随即轻声的说道“他听嘉懿说我不舒服,所以过来看看我!”

    听着晨晨的话,玄佑熙看着晨晨,欲言又止……

    “大哥你想说什么?”晨晨看着玄佑熙那欲言又止的表情,轻声的问道!

    “晨晨,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倾城?”

    听着玄佑熙的话,在想着刚刚君倾城的事情,晨晨咬着下唇轻声的说道“大哥,我知道分寸的,你放心吧,我不会喜欢上君倾城的!”

    “晨晨,大哥知道你的心思,但是倾城喜欢主子,而且他是魔族的少主,以后会是魔族的魔王,我们还是算了吧!”

    听着玄佑熙的话,晨晨微微一笑“大哥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玄佑熙拉着晨晨的手,温和的说道“那大哥去给你弄些吃的,主子他们还没有吃东西呢!”

    “好,那大哥去忙吧!”

    玄佑熙给晨晨盖好被子,温柔的摸着晨晨的脸说道“不许再哭了,大哥会心疼的!”

    “知道了大哥……”

    晨晨说着,玄佑熙就转身出去了!

    看着玄佑熙的背影,晨晨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眼泪也顺着脸颊一滴滴的流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