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庶女,佣兵天下 第一百一十章 究竟是不是回到了现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睍莼璩晓

    第一百一十章 究竟是不是回到了现代?

    看着岳煊倒在地上,女娲轻轻的摇摇头“煊储君,你贵为天界的储君,未来的天界之主,怎么可以为了儿女情长,变得那么消极!”

    弑神看着女娲,有些不悦的说道“你不知道我们主子对我们的重要性,其实修罗王说的没错,你们这些神仙,根本就不了解这人世间的真爱!”

    女娲摇摇头,元神就出了北冥玄月的身子,看着北冥玄月那软绵绵的身子倒了下来,缌淇她们马上就接住了!

    看着北冥玄月的头发那些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原本紫色的头发和眼眸变成了黑色,只是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弑神走过去,为北冥玄月把着脉,才发现她的脉象竟然是正常的!

    “主子……”弑神看着大家,又想着女娲的话,不敢下结论“主子好像没事!”

    听着弑神的话,大家都纷纷的舒了一口气,他们就说嘛,主子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北冥府,众人守在北冥玄月的床前,看着她那沉睡的样子,岳煊不禁的叹了一口气!

    半个月了,北冥玄月整整昏迷了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难过,看着北冥玄月那均匀的呼吸和心跳,他们才安心下来!

    “花花……花花……呜呜,她们要打月月,她们打月月……呜呜……”

    随着北冥玄月的清醒,弑神他们顿时面面相视,这个才是真正的北冥玄月?

    “花花……”北冥玄月惊醒,就看到自己的床前围满了人,个个都看着自己!

    听到北冥玄月的叫声,梦柔马上就挺着大肚子走过来,紧紧的握着北冥玄月的手“小姐,没事了,以后没人敢欺负我们了!”

    北冥玄月怯怯的看着岳煊他们,轻声的问道“他们是谁啊?”

    梦柔看着岳煊他们,轻声的说道“小姐,说来话长,只要你知道没人会欺负我们就好了!”

    北冥玄月点点头,对着梦柔说道“花花,大姐她们没有过来吗?”

    “北冥府……就剩下小姐你了,小姐你昏迷了很长的时间,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是小姐你放心,没有人会欺负小姐!”

    “真的吗?”北冥玄月看着梦柔,显然有些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小姐不相信花花吗?”

    北冥玄月看着梦柔,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道“花花,我相信你!”

    岳煊看着北冥玄月不是自己的那个北冥玄月,顿时很是失望的走了出去,弑神他们见状,都一个个的出去了!

    北冥玄月看着岳煊他们,轻声的问道“花花,他们是谁啊?”

    “他们是小姐你失忆前的朋友!”

    北冥玄月点点头,看着那高雅的房间,顿时不解的问道“这里是哪里啊,好漂亮啊?”

    “这里是北冥府,小姐以后我们都住在这里!”

    “恩!”北冥玄月裂开嘴,对着梦柔微微的笑了!

    弑神看着岳煊,轻声的说道“逍遥王,也许主子真的回去她的世界了!”

    “不会的……”岳煊看着弑神,摇摇头的说道“月月不会这样就把我丢下的!”

    “逍遥王,我看我们还是应该先想想应该怎么样找到主子!”

    听着缌淇的话,岳煊突然就想到,颜儿以前不就是从别的时空来的吗?

    看着岳煊起身的样子,弑神拉着岳煊,轻声的问道“逍遥王,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颜儿,她以前也是从别的时空来的,月月要是和她一样是别的时空来的,那颜儿就一定知道,她们两个人聊得那么好,颜儿肯定早就已经知道月月的身份!”

    听着岳煊的话,弑神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也要去!”

    “我找到办法以后,一定会回来告诉你们的!”

    听着岳煊的话,沈嘉懿轻声的说道“逍遥王说的没错,现在就算是我们那么多人去也没有用,现在北冥玄月没有事情,说不定主子回来的时候还需要这具身体,我们还是守在这里吧!”

    “可是……”潮汐看着沈嘉懿,轻声的说道“她并不是我们的主子啊?”

    “不管怎么样,主子也占用了她的身子那么长的时间,看到她,最起码还可以有希冀,主子能够回来!”

    听着沈嘉懿的话,锦绣摇摇头的说道“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我们现在,就好像是失了魂的人一样,找不到方向!”

    “都会过去的,我们要相信主子,不会那么狠心的丢下我们!”

    “恩,我们现在,也只能等逍遥王的消息了!”

    魔宫里,君倾城坐在那里轻轻的为晨晨擦拭,夜倾颜一脸凝重的看着岳煊,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君莫邪看着岳煊,轻声的说道“煊,我看这件事情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知道,要不你上天庭问问天帝,他应该会很清楚的!”

    “问父王?”岳煊看着君莫邪,轻声的说道“父王他会知道吗?”

    “就算是天帝不知道,但是他身边有那么多的神仙,而且还有一头上知亿万年,下知万年的听缔兽!”

    “听缔兽?”岳煊看着君莫邪,轻声的说道“我在小的时候听父王说过,但是从来没有看过!”

    “那好,我现在回去!”岳煊说着,君倾城就赶紧的说道“煊叔叔,我和你一起去!”

    晨晨看着君倾城,然后在看着岳煊,轻声地说道“逍遥王,我也和你一起去,我不放心主子!”

    听着晨晨的话,夜倾颜微微的皱着眉头“倾城,现在晨晨怀着身孕呢,你怎么可以去?”

    “母后,晨晨有你们照顾就可以了!”君倾城看着夜倾颜,不满的说道!

    “不然,就让倾城和逍遥王一起去吧,我在家!”

    听着晨晨的话,夜倾颜不同意的说道“倾城,这天庭一天可是一年,等你回来的时候,晨晨都生了!”

    听着夜倾颜的话,君莫邪也开口说道“是啊倾城,现在晨晨怀着孩子呢!”

    君倾城看着夜倾颜那挺着的大肚子,轻声的说道“母后你这个肚子都已经挺了几年了,还不是还没有生!”

    “你……”夜倾颜看着君倾城,不由的看着自己的老公!

    “倾城,怎么和你母后说话的!”

    “好了!”岳煊看着君莫邪和夜倾颜,轻声的说道“没有关系的,我自己去,倾城,现在晨晨是关键的时候,你还是在魔宫好好的陪着晨晨,我相信要是月月在的话,一定希望你陪在她的身边!”

    “那好吧,有什么事情的话煊叔叔你一定要告诉我!”

    “放心吧,要是月月有了什么消息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恩!”岳煊点点头,对着君莫邪和夜倾颜说道“莫邪、颜儿,那我先走了!”

    “好!”夜倾颜点点头,几人站起来把岳煊送到了门口,就碰到了妃芙雪!

    “煊储君……”妃芙雪看着岳煊,浅笑的叫着!

    “芙雪!”

    “怎么有空来魔宫啊?”妃芙雪看着脸色有些不好的岳煊,疑惑的问道!

    “没事,有点事情,回头在和你说,我现在要回天庭一趟!”

    妃芙雪点点头“那煊储君你先去吧!”

    岳煊点点头,一道金光闪过,岳煊就消失了!

    妃芙雪看着岳煊那着急的身影,紧张的问道“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月月被她的娘亲打伤,又被女娲附体,她身体内的灵魂被迫离体,现在可能已经回到了她所在的世界,所以煊他想知道情况,就过来找我了!”

    听着夜倾颜的话,妃芙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小姐,月月她该不会是和你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她和我是一个世界过来的,所以现在她的灵魂已经不在北冥玄月的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到了现代!”

    “为什么主子你能够留下来,她就要回去呢?那煊储君岂不是很伤心,难怪他刚刚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原来是这样!”

    夜倾颜看着君莫邪,轻声的说道“待会我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帮煊,他还不容易有了月月,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把她的灵魂从现代弄回来!”

    “那我去看看,到时候在禁宫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得上忙的!”

    “好!”

    天庭里,帝后看着匆匆而来的岳煊,有些惊喜的问道“煊儿,你怎么回来了?”

    “母后,儿臣是来……”

    天帝看着岳煊,轻声的说道“你难得回来一次,马上到了用膳的时间了,一起用膳吧!”

    听着天帝的话,岳煊摇摇头的问道“父王,我听说天宫里面有一头听缔兽,是不是?”

    听着岳煊的问话,不仅是天帝,就连帝后和岳浩也大吃一惊!

    “你怎么突然问起了听缔兽?”天帝看着岳煊,轻声的问道!

    “我听说听缔兽可以上知亿万下知万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看着岳煊,帝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煊儿,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直说嘛,我们是你的家人,有事情和我们商量也是正常的啊!”

    “父王母后……”岳煊看着天帝和帝后,轻声的说道“前段时间在人间,修罗王抢夺了怨灵王手中的女娲石,月月为了三界,和修罗王对抗,在打斗的时候,修罗王的气息压得她灵魂出窍,然后女娲进入了月月的身体里面……”

    听着岳煊的话,天帝、帝后和岳浩算是明白了,原来岳煊爱上了那个叫月月的女子!

    “你说那个月月,是女娲传人?”天帝看着岳煊,轻声的问道!

    “恩,月月是女娲第一任传人颜如玉的女儿,她的名字叫北冥玄月!”

    “北冥玄月?”天帝和帝后面面相视,然后轻声的问道“既然是女娲一族的事情,那我们也没有权利干涉,煊儿你不是不知道女娲一族自古就是有他们的长老和护法掌管他们女娲族的事情,我们天庭对于女娲族也是只有尊重,女娲族的事情,我们确实不好插手!”

    听着天帝的话,岳煊着急的说道“父王母后,我只是想知道,月月现在到底在哪里!”

    帝后看了天帝一眼,有些为难的看着岳煊“煊儿,不是父王母后不帮你,只是……只是……”

    听着帝后的话,岳煊有些皱眉的问道“母后,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的,但是对你来说,却不是一个好消息!”岳浩看着岳煊,轻声的说道“听缔兽早就在几千年前已经不再了!”

    “不在了?”岳煊皱着眉头,轻声的问道“听缔兽是上古神兽,怎么可能会说没有了就没有了!”

    “煊儿……”帝后走过来,拉着岳煊的手说道“听缔兽已经不再很久了,这个你去问太上老君那些大臣,他们都知道,只是因为听缔兽是上古神兽,所以我们才没有说出去,至于你说的想知道月月的情况,母后知道你心里着急,但是你得面对现实啊,如果你们有缘分的话,你自然会找到方法的!”

    “母后,我知道了!”岳煊看着天帝,轻声的说道“父王,那我先回去了,等处理好月月的事情,我就带着月月回来看你们!”

    天帝点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煊儿,凡事不要强求,顺其自然!”

    “父王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

    岳煊说着,就对着天帝点点头“父王母后大哥,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帝后看着岳煊,一脸疼惜的说道!

    带岳煊的身影走远,帝后看着天帝,轻声的说道“看来煊儿,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叫月月的女孩啊!”

    “可惜女娲娘娘说,现在还不到时候,不然的话……”

    天帝顺口说着,却看到帝后和岳浩正惊讶的看着自己,顿时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天帝……”帝后看着天帝,叫的很是甜蜜!

    “朕……”天帝看着帝后,无奈的说道“女娲来找朕,要了一颗九转回魂丹,还要了重塑金身的万年精魄和冰山雪莲,而且还让我保密,因为女娲补天有功,所以朕就同意了!”

    “那父王你的意思是说月月其实没有死?”

    “可以说她死了,也可以说她没有死,因为她只有一魂一魄在这里,所以她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就算是重塑了金身以后,她也只是另外一个人,她和煊儿之间的一切,她都不会记得!”

    “最其码他还活着不是吗?”岳浩看着天帝,轻声的说道“煊弟现在那么难受,要是他知道月月没有死的话,肯定会很开心的!”

    “但是我已经答应了女娲,让他们顺其自然,虽然现在对于煊儿来说,很难过,但是这是他们的命运,我们没有能力改变!”

    “包括天帝你之前和我说过的?”帝后看着天帝,轻声的问道!

    “对啊,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

    岳浩看着天帝和帝后,也沉默的不出声,就像是他的存在一样,藏着了,最终还是被知道了!

    一年后,逍遥王除去了三国的爵位,在这一年中,北冥玄月被皇上选中,做了皇后,北冥府上上下下都被子墨凌轩完好的保留了起来,并且对岳煊承诺,北冥府只要他在位的一天,北冥府就会永远的存在!

    而岳煊天天一个人在北冥府喝着酒,弑神等人也住在北冥府,期待着有一天北冥玄月会回来!

    “主子,吃点东西吧,一直喝酒对胃不好?”水莉舞端着饭菜走在岳煊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弑神等人已经把岳煊当做是北冥玄月的相公,也因为岳煊辞去了逍遥王的爵位,把岳煊称为主子!

    “小舞,这一年的时间里,辛苦你们了!”岳煊看着水莉舞,轻声的说道!

    “主子,你不要这样说,我们都相信,主子不会把我们抛弃的!”

    “但愿吧!”

    岳煊看着远处,不由轻声的叹了一口气!

    “岳煊……”

    “主子……”岳煊回过头,就看到沈嘉懿和玄佑熙走了过来!

    “有事吗嘉懿?”

    “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皇宫那边传来消息,说是皇后娘娘想回来看看!”

    岳煊点点头,轻声的说道“那我这几天出去外面住,等她回宫了,我再回来!”

    听着岳煊的话,沈嘉懿皱着眉头说道“难道就连和月月一样的脸,你也受不了?一年了,我相信月月一定在她的世界想着我们,但是岳煊,你必须面对现实!”

    “嘉懿……”岳煊抬起头看着沈嘉懿,轻声的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看到她,我走了,过几天我就回来!”

    看着岳煊那失落的样子,沈嘉懿还想说些什么,一旁的玄佑熙拉着沈嘉懿的手,轻声的说道“嘉懿,让主子去吧,他这一年,心里也很苦!”

    沈嘉懿看着玄佑熙,轻轻的摇摇头“佑熙,一年了,岳煊这样的折磨自己,而且一年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月月究竟怎么样了!我真的担心,月月会不会不回来了!”

    “不会的,主子一定不会丢下我们的!”

    玄佑熙说着,沈嘉懿轻轻的靠在玄佑熙的身上“但愿吧!”

    深处的森林里,有着一个世外桃源,漫天的花瓣随着风轻轻的飘荡着……

    看着那漫天飘舞着的花瓣,岳煊轻轻的扬起了嘴角,要是自己可以和月月隐居在这里,一定会很幸福的吧!

    “呵呵呵……”一道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岳煊回过头,就看到一个紫发白衣的女子,在树上荡着秋千!

    “月月……”岳煊看着那一头淡紫色的长发,不由的轻声的叫了出声!

    “谁在那里?”女子听到岳煊的声音,从秋千上飞下来,瞬间来到岳煊的身边!

    “你是什么人?”女子看着岳煊,冷声的问道!

    “只是过路人!”岳煊看着女子那张绝色的面容,顿时有些失望了!

    “断情谷,从来没有来过外人,你赶紧走吧,要不然待会我的魔兽出来了,你小命不保!”

    听着女子的话,岳煊轻轻的点点头“打扰姑娘了!”

    看着岳煊离去的背影,女子的心里略过一丝难舍的情绪,但是摇摇头,很快的就甩开了!

    “主子……”一男一女走过来,对着女子喊道!

    “靓紫,云雀……”

    童靓紫和云雀看着女子,浅笑的说道“主子你今天怎么不荡秋千了?”

    “我刚刚从秋千下下来,怎么了?”

    “没有什么,只是这里有生人的气息,主子你遇到生人了?”

    女子看着童靓紫,垂下头轻声的说道“我是怕你们伤害他,他不是坏人!”

    听着女子的话,云雀轻轻的说道“主子,你要知道,要是有人发现你的话,说不定会伤害你!”

    女子摇摇头,轻声的说道“不会的,他已经离开了!”

    童靓紫看着女子,淡淡的说道“已经到了该沐浴的时候了,主子去沐浴吧!”

    女子点点头,浅笑的和童靓紫、云雀来到蝴蝶泉边,看着那漫天飞舞着的彩蝶,女子还是忍不住的翩翩起舞了起来!

    看着和彩蝶融合在一起的女子,刚好在温泉上游的岳煊见状,不由的对女子好奇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能够和彩蝶一起起舞!

    “呵呵呵……”女子银铃般的声音在岳煊的耳边再次的响起,就好像是一道音乐一样!

    “主子,该沐浴了!”云雀看着女子,轻声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不要每次都那么准时嘛,人家还不容易可以跳跳舞,和这些彩蝶一起!”女子嘟着嘴巴,有些不乐意的看着云雀!

    “好了主子,你身体不好,跳久了容易伤身子,云雀服侍你更衣!”

    云雀说着,童靓紫就轻声的说道“那靓紫先退下了!”

    女子点点头,轻声的说道“靓紫你退下吧,待会记得把我的冰雪凝露丹药给我拿过来!”

    “知道了主子!”

    童靓紫说着,就退了下去,留下女子和云雀在那里!

    “你是谁?”看到女子准备沐浴更衣,岳煊赶紧回过头,却看到本该在温泉边等的童靓紫突然来到岳煊的面前,冷声的问道!

    “我……”岳煊说着,就听到泡着温泉里的女子玩着水,一只彩蝶飞在女子的头上,女子见状笑吟吟的说道“彩蝶们,我是月月哦,我是北冥玄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