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铃 第三十八回 真相大白罪魁伏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袁道嗯了一声,道:“这怎么可能呢!”

    白天平道:“平儿和申帮上相处很久,对他表现忧心江湖事务,感佩至极,但实未想到他竟然是一个内藏巨恶的大奸,他不但隐藏自己的真正身份,而且,连武功也藏了不少,他本身具有的成功,只怕要比他平常高出效倍之多。”

    无名子怔声道:“袁兄,他不是真的申三峰……”

    袁道道:“真的申三峰呢?”

    无名子道:“早已被囚了起来。”

    袁道似是逐渐又对无名子恢复了信任:“老道士,这究竟怎么回事,你好像已经很清楚了?”

    无名子道:“我已经知晓了十之七八,只想向你老叫化求证一两件事,就可以全盘了解了。”

    袁道道:“你想知道什么?老叫化知无不言。”

    无名子道:“听说你和当今九大门派掌门人的交情都不错。”

    无名子道:“除了昆仑、崆峒之外,老叫化都有点交情。”

    无名子回顾了一眼,道:“老叫化,你和他们的交情,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袁道道:“这个么?很难说了,至少在表面上,他们都对我很敬重。”

    无名子道:“如是你邀请他们来此一行,他们是否会答允?”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那要看为什么事?如是江湖上的大事,老叫化相信他们会来。”

    无名子道:“那你就出具名柬,由武当派掌门人和你联署,请他们来此一行如何?”

    袁道道:“这又为什么?”

    无名子道:“你招请他们来此,贫道自会给你一个交代,保证他们有不虚此行之感。”

    袁道道:“有这等事?”

    无名子道:“这一生中,贫道从没有骗过你袁兄,对吗?”

    袁道道:“骗是没有骗过,不过,老叫化越思越想,越觉着你这个人隐藏秘密太多,无法了解。”

    无名子道:“袁兄,你请是不请?”

    袁道沉吟了一阵,道:“请是可以请了,不过,师出无名。”

    无名子道:“他们知不知道天皇教肆虐江湖的事?”

    袁道道:“这等大事,岂有不知之理。”

    无名子道:“那就好,你请他们来这里,揭穿天皇教的隐秘。”

    袁道道:“老道士,你可是要老叫化拿一生的名誉,去骗他们吗?”

    无名子道:“不是骗他们,我说的很真实。”

    袁道道:“很真实?”

    无名子道:“不错,你请他们来此就是,不过,要他们会齐之后,再来揭开此中的隐秘。”

    袁道一怔神,道:“隐秘在哪里?”

    无名子一指身后的山洞,道:“就在这山洞中。”

    袁道道:“好!老叫化先去瞧瞧。”

    无名子道:“现在还没有。”

    袁道大声喝道:“老道士,你在搞什么鬼。”

    无名子道:“我们师徒三人,都在此地,准备彻底的找出天皇教隐秘,等你老叫化邀集他们会集之后,贫道自会有一个交代。”

    袁道道:“你是说,你们师徒三人,暂时住在此地?”

    无名子道:“是!可以要武当门下派人监视,贫道等决不逃走。”

    袁道道:“老道士,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名子道:“袁兄,你相不相信贫道?”

    袁道道:“到目前为止,老叫化还是很相信你的。”

    无名子道:“好!你相信我就好!贫道希望你能邀请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来,贫道自信会有个交待。”

    袁道道:“你交代什么?”

    无名子道:“至少二十年江湖平安。”

    袁道道:“老道士,老叫化是越听越糊涂了。”

    无名子道:“怎么说?”

    袁道道:“我想不出,当今武林之中的掌门人,怎会和这些事扯上关系?”

    无名子道:“没有关系,但有一个事实是,目下武林大局,还控制在这些人的手中,如若他们肯尽些心力,至少可以使江湖上大部分的混乱局面,为之消除。”

    袁道皱皱眉头,道:“老道士,你想过没有,把各大掌门人找来此地,不是容易的事。”

    无名子道:“我知道,所以,要你再出一次面了。”

    袁道吁一口气,道:“好吧!我去试试看,我会尽力而为。”

    无名子道:“那就重托你了。”

    袁道回顾了一眼,道:“老道士,你知道,邀请他们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无名子道:“我知道。”

    袁道道:“那可能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无名子道:“我们师徒会很耐心的在此等候。”

    袁道道:“好,老叫化试试看,三个月内,我帮你邀请他们,但能来多少,老叫化子就不知道了。”

    无名子一合掌,道:“你去吧!”

    袁道轻轻咳一声,道:“我要带一个人同走。”

    无名子道:“什么人?”

    袁道道:“白天平。”

    无名子沉吟了一阵,道:“好……”

    白天平道:“义父,家父也在此地,平儿也该和他见个面。”

    袁道道:“可以,明日中午时分,我来接你。”

    白天平望了无名子一眼,道:“好吧!明日中午,平儿去不去,都会有一个决定。”

    这时,玄支剑士已制服了大部分丐帮弟子,在闻钟率领之下离去。

    山谷中,只余下了无名子、田无畏、白天平、何玉霜和洪承志。

    白天平轻轻吁一口气,道:“师父,也许是弟子真是少不更事,我对师父这些作法,确是越看越湖涂了。”

    无名子道:“立刻你就会明白了……”

    目光一掠洪承志和何玉霜,道:“两位,是否要先走一步?”

    何玉霜道:“我不走!”

    无名子道:“哦!”

    何玉霜道:“我内心之中,已自承认是天平的妻子,除非他不要我了,我就立刻离去,我身世凄凉,这世间,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

    无名子轻轻吁一口气,道:“洪少兄,你准备作如何打算?”

    洪承志道:“道长这是下逐客下了。”

    无名子道:“说不上逐客令,贫道只是想先了解一下,洪少兄的用心。”

    洪承志道:“在下对先祖之死,虽有悲痛,但如他真是罪有应得,那就算了,所以,我想查个明白。”

    无名子道:“我们要留此一段时间,而且,还要处理这些尸体。”

    洪承志道:“这个在下倒可以帮忙。”

    无名子道:“洪少兄,如此决心留此,贫道极为欢迎,不过贫道有一件事相求。”

    洪承志道:“不敢当,道长只管吩咐。”

    无名子道:“希望洪少兄能多增一些耐性,未完全了解事实真相之前,不可轻易发作。”

    洪承志道:“哦!”

    无名子道:“如是洪少兄自己没有这份修养,那就请便,反正,真相很快会大白江湖。”

    洪承志道:“好吧!在下答允道长就是。”

    无名子抱起了申三峰的尸体,道:“那就请诸位动手,先把这些尸体除去。”

    自己却当先行入山洞之中。田无畏、白天平、洪承志等一齐动手,很快的清除了余下的尸体。

    只见无名子把申三峰的尸体,摆在一处阴暗所在,双目凝注在尸体之上,似是在找寻什么。

    白天平瞧的十分奇怪,低声道:“师兄,师父在瞧什么?”

    田无畏道:“师父不相信他真的死了。”

    无名子点点头,道:“据说有一种药物,服用之后,可以使一个人,几个时辰内停止呼吸。”

    田无畏双目神凝,盯注在申三峰的脸上瞧着。一个时辰过去了,仍不见有什么反应。

    白天平道:“我看他是死了,不会再活了。”

    无名子道:“天平耐心一些。”

    又等了大半个时展之久,仍无反应。

    田无畏道:“师父,他会不会服药过量,不再醒转?”

    无名子微微一笑,道:“他已经醒过来多时了。”语声一顿,道:“申三峰,你不用装作了,如是拖延太久,我们会认为你真的死了,入土为安,只好把你活埋了。”

    申三峰突然睁动了一下双目,道:“老道士,你怎么会知道我没有死?”

    无名子道:“第一,你不是肯以死谢罪的人;第二,你不是轻易认输的人。”

    白天平冷笑一声,道:“申帮主,你不怕我们把你活埋了吗?”

    申三峰道:“不要紧,你们把我活埋了,那就算我的运气坏了。”

    无名子道:“事至如今,你是否可以把内幕完全说出来呢?”

    申三峰笑一笑,道:“其实也不用说什么了。”

    无名子道:“我不明白,你究竟希望些什么?”

    申三峰道:‘我希望霸主天下武林,你们能允诺吗?”

    白天平道:“不能允诺,你现在已经被我们困住了,我们可以杀了你。”

    申三峰笑一笑,道:“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知道自己无法胜过诸位时,只好一死了之。”

    白天平道:“但你没有死。”

    申三峰道:“如不是无名子这个牛鼻子老道士,你们决不会发现我是伪装的。”

    白天平道:“不错。”

    无名子吁了一口气,道:“取下你头上的伪装吧。”

    申三峰怔了一怔,道:“你……’

    无名子道:“你觉着奇怪是吧?”

    申三峰道:“无名子,我早该杀死你的,我有很多次机会。”

    无名子道:“一个人,一生中都有些错误,只看这些错误的大小,当年如非贫道犯有错误,怎会有今日之局。”

    田无畏突然伸出手去,一把抓下了申三峰的头发。

    无名子叹息一声,道:“果然是你!”

    申三峰并不是一个光头,而是生的有发,只是头发生的很稀疏,看起来,有如光头一般。

    谈淡一笑,无名子缓缓说道:“你这个缺陷永远无法使它改好。”

    申三峰道:“所以,我造一顶假发戴上。”

    无名子道:“不过,这件事总有被人揭露的一天。”

    申三峰笑一笑,道:“这件事,已经多少人知道了?”

    无名子道:“目下,就是咱们这些在场之人知道。”

    申三峰道:“那很好,咱们可不可以说说条件?”

    无名子道:“你先说说看吧!”

    申三峰道:“我有能力控制丐帮,你只要设法对付闻钟道长,控制玄支剑士,咱们就算完成了大半霸业。”

    无名子道:“只怕少林和其他七大门派会出面干涉。”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这件事容易得很,咱们以闻钟道长之名,发出大破天皇教后庆功宴的请柬,请各大门派中的掌门人来此庆功,然后,一网打尽,那时时,他们身入牢笼,不同意也不行了。”

    田无畏道:“如是他们不同意,那又如何?”

    申三峰道:“老办法,取而代之,这是一个很古老,但却很实用的办法。”

    白天平听得瞠目结舌,呆在一侧。洪承志只觉热直沸腾,几乎忍不住要发作出来,但他还是忍住了。

    无名子点点头,申三峰又道:“老道士,你余下的祸害,那一批黑、白两道中的高手,元老,都被我精密的计划下,利用杀手,明搏暗杀,除去了十之八九,余下的,只有一个袁道和几个大门派的掌门人,老实说,咱们如能合作,有如顺风行舟,很快能完成江湖霸业。”

    无名子道:“可惜的是,你杀的不彻底,咱们几乎也没有一点实力了。”

    申三峰道:“有!我还保有一部份最好的杀手,如再加上玄支剑士,可当得天下无敌。”

    白天平忍不住接道:“但你双腕已断,还能做得什么大事?”

    申三峰冷笑一声,道:“老夫这一双手,岂是容易断的吗?”

    一面举起了双腕,轻轻摇动,那证明了他一双手腕,完好无损。

    白天平有些震骇地道:“我看到你双手互击,两腕软软垂了下去。”

    无名子道:“世上有一种武功,叫作软骨功,练到了相当的火候之后,手骨可以垂了下来。”

    白天平道:“原来如此。”

    申三峰笑一笑道:“年轻人,你需要学习的地方太多,对江湖中的事务,你了解得太少,以后,最好是多听少讲。”

    白天平想反唇相讥,但话到口边又停了下来。原来,他忽然发觉无名子似乎也有些问题。

    但听申三峰接道:“老道士,现在的局面很恶劣,但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究竟作何打算?”

    无名子微微一笑,道:“你敢和贫道合作吗?”

    申三峰道:“为什么不敢?”

    无名子道:“好!要合作,就要说个明明白白,你究竟有些什么实力?”

    申三峰道:“我还有四十八位一流的剑手,绝对听从我的命令。”

    无名子道:“还有吗?”

    申三峰道:“丐帮弟子,我可以指挥十之五六。”

    无名子道:“还有吗?”

    申三峰道:“少林派中,也有我的人手。”

    无名子道:“哦!你在少林寺中,有多少人手?”

    申三峰道:“大概几十个吧!老道士,你应该知道我,对于属下的选择,我是个求质不求量的人。”

    无名子道:“除了少林之外,还有些什么人?”

    申三峰道:“老道士,你不觉着自己问得太多吗?”

    无名子笑一笑,道:“玄支剑士,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如若咱们无能抗拒玄支剑士,那就很难有成功之望了。”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牛鼻子,你只要肯和我合作,我相信在三个月之内,咱们就可以造出一番新局面来。”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见过玄支剑士的厉害,也想出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无名子道:“什么办法?”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老道士,我怎能相信你真的和我合作呢?”

    无名道:“如何你才相信?”

    申三峰道:“很容易,目下这群人中,白天平满腔仁义,决难和咱们合作,最好是把他杀了。”

    无名子回顾了白天平一眼,道:“你可知道,杀了白天平的后果吗?”

    中三峰道:“什么后果?”

    何玉霜疾快的向后退了三步,双手各握两枚飞铃。

    洪承志也手握刀柄,朗朗说道:“白兄,咱们联手一战如何?

    这种江湖上超级高手,打起来,定然是凶象百出。”

    白天平右手也握了住剑柄,冷冷说道:“大是大非之前,在下也顾不得师伦大道了。”

    无名子淡淡一笑道:“申三峰,看到了没有?”

    申三峰打量了四周形势一眼,道:“老道士,田无畏肯不肯听你的?”

    无名子道:“这时刻,很难预料了。”

    田无畏笑一笑,道:“如若没有何玉霜的飞铃,我相信咱们可以对付他们三个。”

    无名子道:“多了何玉霜的飞铃呢?”

    田无畏道:“咱们准败无胜。”

    申三峰道:“那是反对我们了?”

    田无畏笑一笑,不再作答。

    申三峰突然间一挺而起,直向无名子扑了过来。无名子道袍拂动,击出了两掌。

    但见人影交错,眨眼之间,两人已交手十招。这变化,大出意外,看得白天平瞠目结舌,呆在一侧。

    申三峰攻出五拳,无名子还了五拳。两人平分秋色。

    申三峰突然后退了两步,道:“老道士,我想请教一件事。”

    无名子道:“请说。”

    申三峰道:“咱们两人的武功,究竟是何人高强一些?”

    无名子道:“贫道自信,剑法上比你高明。”

    申三峰道:“剑法之外呢?”

    无名子道:“也不会输给你。”

    申三峰道:“我就是不服这个气。”大喝一声,又向无名子扑了过去。

    场中人,大都被他这雷霆一击,引得全神贯注。这在这群豪心神一分之际,申三峰突然挥动右手,数十粒黄豆大小的珠镖,突然飞起,分击向洪承志、白天平和何玉霜、田无畏身上。

    这等近距离中突然发难,实叫人防不胜防。何况,申三峰熟练的手法,珠镖激射,笼罩了丈许方圆。

    洪承志、白天平、何玉霜、田无畏,全为珠镖击中。每个人身中数粒。这些珠镖,有不少击中了人身穴道上。

    何玉霜、田无畏,被击中数处要穴,身手一软,倒了下去。

    白天平和洪承春,也趺坐在地上。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老道士,在下这花雨珠镖的手法如何?”

    无名子道:“很高明。”

    申三峰道:“这四人都被我制住了,你还有什么顾虑?”

    无名子摇摇头,道:“我不了解你实力之前,只怕很难合作。”

    他目光转动,只望了白天平等一眼。似乎是,这些人身中珠镖,并未引起他太大的关心。

    白天平忽然觉着心中一凉。

    申三峰亲自动手,把四人移于一处。无名子冷冷的看着,未干预,也未多问。

    片刻之后,步履声响,跑走的金萍,突然又赶了回来。

    白天平心中一动,暗道:果然金萍和申三峰勾结在一处。

    望望白天平等四人,金萍笑一笑,道:“他们四人怎样了?”

    申三峰道:“中了我的珠镖。”语声一顿,接道:“你找到他们没有?”

    金萍道:“找到了,而且,已经把他们带来此地。”

    申三峰怔了一怔,道:“带来作甚?”

    金萍道:“这地方不安全,咱们应该早些离去才好。”

    申三峰微微一笑,道:“无名子要袁道邀请各大掌门人来,给了咱们一个很好的机会,中间有几个月的时间,咱们全力对付玄支剑士,然后,设下埋伏,一网打尽各派的掌门人,武林霸业立成,这岂不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

    全萍道:“你真会相信无名子吗?”

    申三峰道:“相信,我们非得互相信任不可,我们两个合则两有其利,分则两受其害。”

    金萍笑一笑,未再答话。

    申三峰回顾了无名子一眼,道:“老道士,你是愿意真的和我合作?”

    无名子道:“你好像一直不太信任我?”

    申三峰道:“咱们从根本上不同,所以,我无法太过放心你。”

    无名子道:“你的意思是……”

    申三峰接道:“我要离开一趟,你会不会解开他们的穴道?”

    无名子道:“如何你才能放心?”

    申三峰道:“我要点了你的穴道。”

    无名子道:“好吧!尽管出手。”

    申三峰出手点了无名子两处穴道,笑道:“老道士,你忍耐一些,经过了几次之后,我就会相信你了。”

    无名子淡淡一笑,默不作声。申三峰转过身子,大步而去。

    目睹中三峰、金萍去远之后,白天平低声说道:“师父,你真的和他合作了?”

    无名子摇摇头。

    白天平道:“既无合作之意,为什么要任他宰割?”

    无名子道:“因为我们需要多一些了解。”

    白天平叹口气,道:“我们都被他点了穴道。”

    无名子笑一笑,道:“天平,你年纪轻,太沉不住气。”

    白天平道:“师父的意思是……”

    无名子接道:“你如能沉得住气,我就解了你的穴道?”

    白天平道:“师父,你不是也被人点了穴道吗?”

    无名子道,“不错,但为师的如无自解穴道的把握,怎会让他点了穴道?”

    白天平道:“难道师父可以自解穴道吗?”

    无名子道:“不错,我可以自解穴道。”

    白天平道:“师父,可不可以把弟子的穴道解了?”

    无名子点点头,叹口气,道:“可以,不过,你要学习忍耐。”

    白天平道:“弟子当尽力学习。”

    无名子突然伸出右手,连拍三掌,解了白天平、洪承志、田无畏三人的穴道。

    白天平解了穴道之后,立时又解了何玉霜的穴道。

    无名子道:“好了,别让人瞧出来,你们穴道已解。”

    白天平明白了,轻轻吁一口气,道:“师父,弟子惭愧……”

    无名子道:“天平,江湖上发生这样一次大乱,为师的责任很重大,所以,任何人责怪为师,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白天平道:“师父,你已经早知这申三峰是何许人了?”

    无名子点点头,道:“是!”

    白天平道:“为什么不揭穿他,一举搏杀了他,却甘愿受他的凌辱?”

    无名子道:“天平,事情已经了然了十之八九,除去他,并非难事,但我心中总是有些怀疑。”

    白天平道:“怀疑什么?”

    无名子沉吟了一阵,轻声道:“和那些各大门派的当权人物有关……”

    白天平吃了一惊,接道:“师父的意思是……”

    无名子道:“他们利用我解散的天皇教,作为班底,发展成今日之局,当年的老人,都已死去,这些人怎么死的,应该查一个明白,金萍杀死十三大魔头,虽然卑下一些,但十三魔昔年积恶太多,也该死而无憾了。”

    白天平道:“师父,目下咱们还要了解些什么呢?”

    无名子道:“了解那申三峰,是和什么人狼狈为奸,为什么,几大门派都纵容他成此气候?”

    白天平道:“那申三峰究竟是何许人?真正的丐帮帮主,现在何处?”

    无名子道:“这就是我们要等下去的原因,瞧情形,也该明朗了。”

    白天平道:“师父,他会信任你吗?”

    无名子道:“不会,他随时随地,都在打算着要害我,我也随时提防着他……”

    白天平道:“师父,如是刚才他要对我们下手,岂不是都要死于他的手中了。”

    无名子道:“这要靠判断,我看不出他双目中有了杀机,也感觉到,还不到杀咱们的时机。”

    田无畏道:“弟子又学会了一招,杀人要在不动声色之中。”

    无名子道:“说来容易,作来难。任何人在杀人之前,都难免目露凶光,至少,眉宇间,会泛现出一片杀机。”

    白天平轻轻吁一口气,道:“师父,咱们现在还要忍下去吗?”

    无名平道:“一百行程半九十,咱们要尽量的忍耐下去,直到真相大白。”

    白天平道:“师父,难道现在,还未到水落石出的时间吗?”

    无名子道:“快了,快了,咱们再忍耐一下吧!”

    洪承志道:“老前辈,金萍那丫头带来的是什么人?”

    无名子道:“可能是真的申三峰。”

    白天平道:“咱们何不去把他救下来,岂不立刻明了内情?”

    无名子道:“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这也可能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白天平还待问话,洞外已快步进入一个人。是金萍,一个神秘莫测,正邪难辨的大姑娘。

    只见她一直奔到白天平的身前,道:“白兄,咱们之间,结怨最深,应该先行和解。”

    白天平冷笑一声,道:“在下穴道被点,姑娘只一出手,就可以取我之命了。”

    金萍道:“我如真有杀你之心,哪还会留到现在,你自己算一算,我有多少次杀你的机会?”

    白天平想了一想,果然不错,这金萍确有很多次杀死自己的机会,不禁叹息一声,道:

    “姑娘,两头蛇罕见,但两面人却是不少,但像你姑娘这样年纪的人,竟然能叫人无法分辨敌我,无法分出正邪,可算是很少见到了。”

    金萍神色一正,道:“这原因根简单,因为我所作所为,和我心中想的完全不同,所以,我就变的正正邪邪,难以预测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不但是别人无法预测我会做出些什么事来,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下一个时辰中,会做出些什么事。”

    白天平道:“哦!”

    金萍道:“譬如说吧!我很喜欢你,但我们相见时,都闹得不欢而散……”长长吁一口气,接道:“有时候,我想杀你,但常常在见你之后,又改变了心意。”

    白天平道:“这又为了什么?”

    金萍道:“我如能解释出来,早就解答了。”

    田无畏道:“金萍,你在武家堡中时间不太短,我竟然没有把你瞧出来。”

    金萍道:“你的头仰的太高,只往上面看,平射一下,也就不错了,哪会注意到我们这作丫头的人。”

    田无畏脸上一红,道:“惭愧,惭愧……”

    无名子道:“金萍,他和你是何关系?”

    金萍道:“你们真的不知道吗?”

    无名子道:“知道了,贫道怎会再问?”

    金萍道:“我们本是义父女,现在,好像要变成亲父女了。”

    田无畏道:“为什么??

    金萍道:“这件事,我也不太明白,他告诉我,我只好听了。”

    白天平道:“你相不相信他的话?”

    金萍道:“老实说,我本来有些不信的,现在,似乎是有些半信半疑了。”

    白天平道:“难道这父女之情,也是随口可以胡说的吗?”

    金萍笑一笑,道:“看他平日对人的阴毒手段,对我似乎是确然有些不同,这就叫我不能不信了。”

    何玉霜道:“你见过你妈没有?”

    金萍道:“没有,我爹说,我妈死了。”

    无名子道:“你这一身武功,并非她传授?”

    金萍道:“是!我另投名师……”

    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打断了金萍未完之言。

    是申三峰,身后还跟着四个身穿黑衣,佩长剑的人。

    白天平、洪承志,不自觉的回顾了身侧的宝剑和长刀一眼。

    无名子生恐两人露出破绽,急急说道:“金萍,带来的是什么人?”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货真价实的申三峰,和两位固执不肯就范的老和尚。”

    无名子道:“能不能要他们来和贫道见见,也许,我能够劝他们改变心意。”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老道士,你不用心急,这中间的事情,你已了解了十之八九了,你是否真的愿意和我合作,已到了最后阶段。”

    无名子笑一笑,道:“这个要你自作推断了。”

    申三峰道:“老道士,如是我们不能合作,我要立刻杀了你,不会再留下你这个大害。”

    回目一顾四个黑衣人,接道:“你们看清楚这四个人的形貌没有。”

    四个黑衣人都带着一种掩去整个头脸的帽子,只露出两个眼睛。

    只听四人应道:“看清楚了。”

    申三峰道:“你们分配好了吗?”

    四个黑衣人道:“分配好了。”

    申三峰道:“老道士,这四人,都是老夫的亲传弟子,他们除了武功不错之外,而且,还很善易容之术,如是你们四位死了,他们四人,立刻可以改扮你们四位。”

    无名子道:“好办法,真是算无遗策。”

    申三峰道:“夸奖,夸奖。”举手一挥,四个黑衣佩剑的汉子,又退了出去。

    无名子道:“现在,咱们似是可以开诚相见的谈谈了。”

    申三峰望了白天平和田无畏一眼,道:“你调教这的两个弟子都不错,一个混入了天皇教,一个一出道就成名江湖,只可惜,你不敢把你过往的事告诉他们,咱们要开诚相见,那就要先揭开你过去的丑事了。”

    无名子道:“说吧,希望你别要加油添醋就是。”

    申三峰哈哈一笑,道:“金萍,去把他们几位请来……”

    金萍微微一笑,起身而去。

    片刻之后,金萍带了白玉山、白夫人、黄夫人、黄凤姑、伍元超、铁成刚行了进来。

    申三峰道:“白天平,你父亲是个大善人,表面上却不敢搏取善名,你可知道为什么??

    白天平摇摇头,道:“不知道。”

    申三峰道:“因为他自知罪孽难恕,不敢再搏善名。”

    白天平道:“爹,他说的可是真的?”

    白玉山点点头,道:“是,孩子,我已用了最大的心力,希望能补偿过去的错失,但是,仍然不能够……”

    白天平接道:“爹爹,事到如今,你也不用隐瞒什么,这些江湖大变,怎的竟牵连咱们的家事?”

    申三峰接道:“白天平,你早该想明白,你师父号无名子,因为不敢用名字,如若你师父真是世外高人,又怎会和你爹相识?”

    白天平怔了一怔,道:“师父,这也是真的吗?”

    无名子微微一笑,道:“真的。”

    白天平道:“黄伯父也是故意被杀的了。”

    白玉山道:“是,他收藏了一本剑诀……”

    白天平道:“所以,你杀了他,取走那本剑诀。”

    白玉山道:“孩子,我不想辩说了,总之,你黄伯父死在我的剑下。”

    申三峰道:“那剑诀落到了无名子的手中,使他成为一代剑术名家,也创出一个天皇教,造成江湖大劫。”

    白天平黯然泪下,道:“师父,这不是真的吧?”

    无名子道:“是真的。”

    白天平呆了一呆,道:“弟子很悲痛。”

    申三峰笑一笑,道:“无名子,现在,你觉着应该如何?”

    无名子道:“贫道愿闻高见。”

    申三峰道;“你杀死白天平,还是让白天平杀了你?”

    无名子道:“你只把事情说了一半,为什么不说完全呢?”

    申三峰道:“好,还有邱仙子的事,也让他们听听好了。”

    无名子道:“你请说吧!”

    申三峰道:“邱仙子一代女侠,被你始乱终弃,害得她痛不欲生,可有此事?”

    无名子道:“有!但不知仙子现在何处?”

    申三峰道:“你想不到吧!她还活在世上。”

    无名子目光突转到金萍的身上,道:“姑娘,你剑法诡异,剑剑都带着杀机,颇似仙子的传人。”

    金萍道:“不错.家师正在邱仙子。”

    无名子道:“她好吧?”

    金萍道:“她很好!但她对你的积恨,一直难以消除。”

    白天平突然大声叫道:“申三峰,我母亲应该是清白无辜的人。”

    申三峰道:“不错,白夫人是唯一无辜的人,只是她嫁了这佯一个丈夫,身受拖累,自难避免了。”

    目光突然转到黄夫人的身上,道:“你丈夫交友不慎,致遭惨死,其情可悯,你可想替他们报仇?”

    黄夫人道:“老身心中积忿早消,但经你这一提,又激起了我的旧恨。”

    申三峰道:“只是杀了他们,太过便宜,我想倒不如让他们吃上一种毒药,变得浑浑噩噩,成一具行尸走肉,虽生犹死。”

    黄夫人道:“我心中积忿难消,不杀他们,也要教他受些活罪。”

    申三峰道:“好!这有宝剑,你可以在他们不致命的地方刺上两剑。”

    黄夫人取过申三峰面前的长剑,道:“申帮主,我还有一事不明,这无名子和白玉山勾结一处,先夫生前,难道全无发觉吗?”

    申三峰道:“夫人难道不知,他们三人本是金兰兄弟。”

    黄夫人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但老身只见过白玉山一人,这位无名子,却是从未见过。”

    申三峰道:“那时,他正逃避邱仙子,怎敢露面……”

    黄夫人长剑一转,突然向申三峰刺了过去。

    申三峰右手一抬,食、中二指,夹住了剑锋,道:“你疯了,放着仇人不刺,怎会刺向我来?”

    黄夫人道:“我没有疯,疯的是你!”

    申三峰道:“你讨死吗?”

    黄夫人道:“我被你欺骗了数十年,倒不如早死算了……”

    白天平又是一呆,道:“黄伯母,他是谁?”

    黄夫人道:“黄世荣,我的丈夫,你的黄伯父,你父亲的义兄,你师父的义弟。”

    白天平简直如做梦一样,只觉事情变化万千,片刻间就完全改观,真是忽晴忽雨,莫可预测。

    申三峰右手二指一扭,百炼精钢的宝剑,竟被他扭作两断,左手一掌,迅如闪电,拍向黄夫人的顶门。

    无名子右手疾出,接上一掌,道:“老二,太晚了,杀了弟妹,也无法再保隐秘了,何不让她说个痛快。”

    申三峰突然取下面具,恢复了本来面目,道:“好!你们既然知道了,我也不用再装下去,反正,你们也别想活着离开。”

    黄夫人五官扭曲,双目裂崩,血泪俱下,道:“真的是你!”

    黄世荣冷笑一声,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黄夫人长长吁一口气,道:“我希望会猜错,不幸的却是猜对了。”

    无名子道:“贤弟妹,冷静些,你一直不太清楚有我这个大哥,但我对你却知道很多,你一直是个很贤淑的女人。”

    白玉山道:“二嫂,我也想不到这兴风作浪的人,竟是二哥,我一直认为他真的死去了,二嫂,大丈夫难保妻贤子孝,但妻子儿女,也难保夫盗父奸,你也不用太悲苦。”

    黄夫人道:“我痛心他骗了我不算,竟然害了亲生女儿……”

    无名子道:“贤弟妹,我有办法使凤姑和伍元超,摆脱魔功的控制,还你一对孝婿娇女。”

    黄世荣道:“你真能吗?”

    无名子点点头道:“能!”

    白天平直到此刻,才解开了心中一团隐秘,何以,无名子这等高人,怎会和父亲那样亲密,原来,他们早年都是义结金兰的兄弟。

    黄夫人轻轻吁一口气,道:“大哥,妾身有些想不明白,以你在武林中的身份、地位,怎会和他义结兄弟,而且,又故意隐秘,不让我们知晓?”

    无名子叹息一声,道:“贤弟妹,咱们都吃了他外貌忠厚的大亏,老二是属于那形猪心虎的人物,好些说,他是大智若愚,坏些说,他是故作忠厚,其实,他心地的阴险,生性的凶残,比之那些江洋大盗,黑道巨枭,又恶毒十倍了。”

    黄夫人道:“我知道,大哥不用对我有所顾虑,你要下手尽管下手。”

    无名子道:“我为何隐身藏起,不让贤弟妹知道,也是他的主意,当时,我还认为他是为我顾虑,事实上,而是便于进行他设计的阴谋。”

    黄夫人哦了一声,神情中仍是困惑,似是还未了解话中的含意。

    无名子接道:“如若贤弟妹早知道有我这个大哥,一开始,必然会找上了我,我相信地就难再有机会。玩出这么一套金蝉脱壳的把戏了。”

    白玉山道:“起因,就为了那一本剑谱吗?”

    无名子道:“那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他了解了天皇教的内情之后,才动了心机……”

    白玉山道:“奇怪的是,他如何能安排得那样一个巧法?”

    无名子道:“这并非太难的事,牺牲一个替身就是,他武功早已超过了你很多,每天找你比剑,只有一个用心,那就是让你觉着他武功、剑术,都还未入上乘境界。”

    白玉山道:“这么说来,大哥早就知道了?”

    无名子摇摇头道:“不知道,我如早知道了,岂肯容他造成如此悲惨之局。”

    黄世荣哈哈一笑,道:“两位,说得很多了……”

    黄夫人接道:“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你还要作何打算?”

    黄世荣道:“打算的是你们。”

    白玉山道:“怎么说?”

    黄世荣道:“我如心中不存一点相交之情,早就杀了你们,哪还会有今天的结果。”

    无名子道:“可惜的是你太自信……”

    黄世荣道:“也低估了你。”

    无名子道:“现在,你准备如何?”

    黄世荣道:“我已在这山洞之外,安排了人手,只要我一招呼,就可以要他们对诸位展开围攻。”

    白玉山道:“只怕你一招呼,也会先招来我们的围攻。”

    黄世荣哈哈一笑,道:“就算你们在场的人,一齐出手,又能奈我何?”

    洪承志冷笑一声,道:“好狂的口气,在下倒是有些不信。”

    霍然站起身子,举起长刀。

    无名子摇摇手,道:“老二,目下局面已很明显,一个人敢作敢当,现在,也应该束手就缚了。”

    黄世荣道:“为什么,目下情势,我还是占了绝对的优势。”

    洪承志道:“这要看你怎么算了,不论你外面有多少人,一动手,你就可能先死。”

    黄世荣冷冷说道:“娃儿,你真的自信,一刀可以伤我吗?”

    洪承志道:“不错。”

    黄世荣道:“咱们要不要试试看?”

    洪承志道:“很好,这洞中虽然小了一些,但还有施展余地。”

    黄世荣哈哈一笑,道:“好!你们都把绝技施展出来,让你们败个心服口服。”

    无名子道:“老二,你真的这么不知进退吗?”

    黄世荣怒道:“无名子,你可是不相信我的话?”

    无名子淡淡一笑,道:“老二,不错,你这些年来,奇遇甚多,武功确然有了很大的进步,不过,别的人也没有闲着,你有进境,我们也一样的没有停下。”

    黄世荣道:“不错,大家都有进境,但进境有很大的不同。”

    无名子道:“什么不同?”

    黄世荣道:“我进十分,别人也许只进了三分,他本来强我五分,算起来,他还要输我几分了。”

    无名子道:“帐是这样一个算法吗?”

    黄世荣道:“无名子,你觉着那应该如何一个算法?”

    无名子道:“照你的算法,那是把人加在一起,但如你的算法没有错时,我们这些人,可以乘起来。”

    黄世荣道:“你怎么算,你们也无法威胁到我。”

    无名子淡淡一笑,道:“老二,你真要动手吗?”

    黄世荣道:“不错,我这个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

    珙承志道:“老前辈,不用和他说了,看来,咱们非得和他动手一战不可了。”

    无名子道:“好吧,老二,你一直执迷不惜,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你现在先和这位洪少陕动手一战吧!”

    黄世荣微微一笑道:“好吧!彼此证明一下,才好有个高下之分。”

    无名子向后退了几步,道:“你们试试吧!不过,最好不要闹出流血惨剧。”

    洪承志伸手抽出长刀,高举过顶。立刻间,有一股强烈的刀气,直涌过来。

    黄世荣原本很轻松的脸色上,突然间严肃起来。只见他缓缓松开右手,向腰中扣把,抖出了一把软剑。那是一柄薄如蝉翼的软剑,闪动着冷厉的光芒。

    洪承志突然向前移动脚步,每向前走一步,就加重一层冷厉的杀机。

    黄世荣突然一吸气,右手中的软剑,缓缓直了起来。

    洪承志功力已提到十成,大喝一声,挥刀击去。凌厉的刀气,疾如闪电,直卷过来。

    黄世荣右手一振,垂下的软剑,突然笔直的点了过去。锋利的软剑,经过了黄世荣全力贯注了内力之后,软剑上透出了一阵阵寒森的剑气。刀和剑,忽然间,触接在一起。那笔直的长剑,仍是承受不住那强大刀气的压力,忽然间,弯了下来。但洪承志强大的刀气,却也被那软剑上发出的剑芒所迫。本是一团滚滚的刀影,现在却被那强厉的剑气拦下,双方形成了一个僵持不下之局。

    无名子站起身子,道:“平儿,长剑借给我。”

    白天平应了一声,把长剑递了过去。无名子接过长剑,向场中行去。

    黄世荣未料到洪承志刀上的成就竟然如此厉害,心中大为震惊。望着无名子提着长剑行了过来,心中大为紧张,道:“无名子,你要干什么?”

    无名子冷笑一声,道:“你放心,我不会乘人之危,我只是要你见识一下,别人的成就,决不在你之下,让你知道,一个人,不管有些什么奇遇,也要珍惜它,不可用它为恶。”长长叹息一声,道:“老二,古往今来,有无数的高手,他们事先也曾经过了很精密的估算,但到头来,都落得一场空幻。”

    黄世荣大声喝道:“来人啊!”

    片刻之后,果然有两行黑衣蒙面人,行了进来。每行十个,两行正好是二十个人。

    田无畏、白天平、白玉山等,全部站了起来,准备出手。眼看,就要展开一场混战。

    无名子已然行近两人,缓缓举起了手中长剑,但见寒芒颤动,闪起了一片剑花。

    黄世荣、洪承志,正在各运内力,加注于刀剑之上。突然间力道移动,两人的力量,全由无名子承受下来。长剑微微一沉,轻轻一摆,所有的力道,都被化解开去。

    黄世荣冷冷说道:“无名子,看来,你确然有些进境。”

    无名子长剑一抖,指向了黄世荣的前胸之上,道:“老二,下令他们放下兵刃,你也束手就缚,听武林大会公决。”

    黄世荣哈哈一笑,道:“就是你们这几个人,就代表了武林大会吗?”

    无名子道:“袁道去请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来。”

    黄世荣点点头,道:“无名子,我错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年来,你也一样在武功上有所成就!”

    无名子冷冷接道:“除了你和我之外,别的人也一样没有停下来过。”

    黄世荣道:“无名子,就算你武功能胜过我,但也不是你们胜了。”

    洪承志大声喝道:“不是无名子老前辈袒护与你,咱们立刻可以废去了你的武功。”

    黄世荣道:“你动手试试。”

    田无畏道:“你已经见过了刚才那一刀,至少和你是平分秋色之局,难道你还不肯死心吗?”

    白天平冷冷说道:“你如是心中仍然不甘服输,在下愿再和你比试一剑。”

    黄世荣道:“比试一剑?”

    白天平道:“不错,只是一剑,如是在下……”

    黄世荣接道:“好!老夫就接你一剑。”

    白天平一躬身,道:“师父,请给弟子一个机会。”

    无名子移开在黄世荣胸前的长剑,把长剑交到白天平手中。

    似是对白天平有着充分的信心。

    白天平抱剑而立,道:“小心了。”忽然飞身而起,一剑刺出。

    这是“乾坤一绝剑”招,只不过,施用之前白天平并未摆出出剑的凝重神色。

    但这样一来,那黄世荣也没有小心戒备,举剑一挥封了过去。

    但白天平早已提聚了功力,剑如闪电,直冲而入,封闭了黄世荣的剑势,直刺前胸。

    力道强劲,一下子穿破黄世荣护身的真气。但见红光一闪,黄世荣一条左臂,突然掉了下来。

    一阵剧痛,使得黄世荣丢了右手的长剑,点向左臂穴道,以止流血。

    白天平长剑一刺,剑尖刺向前胸。

    白玉山大声叫道:“平儿,不可无礼,刺伤你二伯父。”

    白天平一挫腕,收回长剑,却不料黄世荣右手随时而出,一掌拍中了白天平的前胸。

    掌力极重,只打得白天平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向后退了三步。

    何玉霜一伸手,扶住了白天平,道:“天平,你伤的很重吗?”

    白天平道:“不太重,但也不轻,内腑伤得很重。”

    无名子伸手由怀中取出了一粒丹丸,递了过去,道:“平儿,快吃下去。”

    白天平接过药物,投入口中,道:“多谢师父。”

    无名子目光转到黄世荣的身上,道:“老二,你如若还有一点人性,就该弃剑受缚了。”

    黄夫人道:“如不是白兄弟那一声呼喝,平儿那一剑,就要了你的性命。”

    黄世荣神情黯然地说道:“想不到,这两个后生晚辈,竟然练成了刀、剑中的绝技。”

    无名子道:“老二,实话说,我早已经对你动了怀疑,我迟迟不下杀手,也就是顾念咱们一番兄弟之情,四十年前,如无你救助,贫道早已不在人世……”

    黄世荣黯然叹息了一声,道:“看过了晚辈的刀法、剑术,真叫我有些惭愧了。”

    无名子道:“事实上,用不着别人帮忙,单我一人,能不能对付你,你心中应该明白。”

    黄世荣道:“有一件事我要说明,我还有很多的杀手埋伏,真要拼起来,我未必会败。”

    无名子道:“如是玄支剑士增援呢?”

    黄世荣道:“那就很难定论了。”

    无名子道:“到你图穷匕现,那时,又将如何?”

    黄夫人道:“现世报,已经应到了你的女儿身上,难道你还不知悔悟吗?”

    黄世荣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举手一掌,自向天灵穴上拍去。

    无名子一伸手,抓住了黄世荣的右腕,道:“老二,你一个人死了,留下江湖上无穷的疑难,叫何人去解决?”

    金萍道:“还有的我身世,我究竟是什么人?咱们之间,有一份莫名的亲切感,但我不相信,我真是你的女儿。”

    黄世荣道:“孩子,你是我的女儿,那绝错不了,不过,孩子,不用问你的身世了。”

    金萍道:“为什么?我如是只有爹,没有娘,哪里跳出我来?”

    黄世荣望了何玉霜一眼,道:“叫她妹妹吧!”

    金萍怔一怔,道:“叫她妹妹,那是怎么回事?”

    黄世荣道:“你和她同是一个母亲,明白了吧?”

    这突然而来的消息,不但使得金萍茫然失措,而且,何玉霜为之大吃一惊。

    按耐下心头的怒火,何玉霜缓步行近了黄世荣,道:“我母亲……”

    黄世荣接道:“她是一代美女,也是一代妖姬,你可以从你和金萍的面貌中看出来些什么,你们都很美,隐隐间,有你母亲昔年的底貌,假如你们仔细的对镜看,我相信你们可以找出一些相似之处。”

    金萍回了何玉霜一眼,何玉霜也回顾头望着金萍。

    黄世荣叹息一声,道:“孩子们,上一代的恩怨,我希望你们不用再问什么了,总之,错在我一人。”

    何玉霜黯然流下泪来,道:“我父亲是不是你杀的?”

    黄世荣道:“我虽不是真正的凶手,但我以司马宽之名主持天皇教,并派人杀死了你父亲,不过,那时间,我也在场。”

    金萍尖声叫道:“你既然在场,为什么不阻止他们杀死我的母亲。”

    黄世荣道:“你母亲是自杀而死的。”

    金萍道:“你为什么不阻止。”

    黄世荣道:“我阻止不及。”

    黄夫人冷冷说道:“你离家出走,抛弃了我们母女,也是为那个女人?”

    黄世荣道:“不错。”

    黄夫人叹息一声,道:“你要离家出走,移情别恋,这本是-件很单纯的家务事,为什么要把整个江湖上,牵入了是非之中。”

    黄世荣道:“夫人,往事如梦,不用再追究了。”

    无名子道:“老二,公谊、私情,都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境地了,你既有悔悟之心,就该有一个很清楚的交代了。”

    黄世荣道:“我要交代,不过,咱们得先谈好条件。”

    无名子道:“什么条件?”

    黄世荣道:“让我死在此地,我不要再见别的人。”

    无名子道:“老二,你既敢为恶,又不怕死,为什么不敢面对着那些人,你一生满身罪恶,但至少应该死得清清白白。”

    黄世荣道:“我该死,一死了之,但我不愿意使妻女再蒙羞辱,你们可以把我处死,不论如何一个死法,都无关紧要,但你弟妹,却是一个很贤德的人。”

    白玉山道:“二哥放心,嫂子的事,兄弟一力承护,决不让嫂子受到委屈。”

    黄夫人凄凉一笑,道:“此时何时,还说这些作什么,往事已去,年华不再,只要凤姑的魔功能除,恢复她本来性情,我就心满意足了。”

    黄世荣突然流下泪来,道:“夫人,我对不起你。”

    但见寒光一闪,金萍手中的长剑,已然指向了黄世荣的咽喉,道:“妹妹太老实,她被你摆了一个公主的名份,给了她很多的约束,把她变成一个很柔顺的人……”

    黄世荣接道:“你……”

    金萍接道:“我不同,我没和你们在一起,父心如狼,怎会能教出一个好女儿来,你如何加害了我的母亲……”

    白玉山道:“金萍姑娘,快快把剑收起来,他总是你的父亲啊!”

    金萍道:“父亲,你问他给我多少照顾,哪里危险,他要找到哪里,教了我一肚子阴谋诡计,教我如何去暗算别人,过去,我总认为咱们是合作人,对付无名子,现在,我才知道……”

    黄世荣黯然说道:“金萍,你确是我的骨肉,但你愿不愿叫我父亲,由你决定。”

    金萍大声喝道:“我娘嫁了人,为什么还会有你这个人……”

    黄世荣叹口气接道:“萍儿,你娘没有错,错的是她生的太美,不论心地是如何的纯良,但她外形太美笑,美得很多人,情难自制……”

    金萍道:“你说我娘是好女人,她又怎肯和你在一起?”

    黄世荣道:“为恶的手段太多,我不愿详细说明,一句话,你娘是身不由己。”

    无名子突然冷冷接道:“金萍,他要你姓金,不要你姓黄,那就是他别有一份用心。至于你母亲,那是江湖上一代美女,自她出道江湖,就为江湖带来了不安……”

    金萍道:“难道这是报应?”

    无名子道:“你无辜,但你是那苦因结成的苦果。”

    金萍突然弃去长剑,转身向外奔去。

    但却被何玉霜一把抱住,道:“咱们虽非同父,但却一母,对父母的事,我听到很多,姐姐也不用太伤心,无名道长说得不错,这都是报应。”

    无名子叹息一声,道:“老二,你还有什么说的?”

    黄世荣道:“听说各大门派的掌门人要来?”

    无名子点点头,道:“不错。”

    黄世荣道:“我身上有一张名单,详细记述了各大门派和天皇教有来往的内奸,请你交给各大门派的掌门人,由他们自己处置。”

    无名子道:“还有什么事?”

    黄世荣道:“申三峰被我囚禁起来,不过,为时不久,他现在此谷一座秘洞中藏着,那地方金萍知道,要她带你们去救他出来。”

    无名子道:“还有吗?”

    黄世荣道:“还有四十八名第一流的杀手,右手用刀,左手施毒,留在世上,总是祸害,大哥成全了他们吧。”

    无名子道:“要我去杀他们?”

    黄世荣道:“那倒不用大哥动手,小弟可以在十二个时辰之内,要他们自行死亡,不过,要控制这十二个时辰之内,不要引起搏杀。”

    无名子道:“你怎么能让他们死亡?”

    黄世荣道:“他们服食一种药物以增功力,但如是超过十二个时辰不进食药物,立刻就要死亡。”

    无名子道:“你怎会配此药?”

    黄世荣道:“就是这份才能害了我,我得到那批藏宝内有一本失传的毒经,告诉我各种用毒之能。”

    这时,白玉山突然说道:“二哥,我明明一剑把你刺死。”

    黄世荣道:“那是替身。”

    无名子道:“连我也瞒过去了,你为什么要死。”

    黄夫人道:“为了何夫人是吗?一个堂堂大侠,不能抛妻别子。”

    黄世荣苦笑一下,道:“大哥,我可以去了吧,毒经和名单,都在我贴肉的衣袋藏着。”

    言罢,闭目而逝。原来,这一次,他真咬破了口中的毒药。

    黄世荣死了,真的死了,一切恩怨,也都因他的死亡,而埋了起来。

    无名子取出了毒经、名单,派了白天平和何玉霜、洪承志三个人随同袁道去邀请九大门派中人。

    九大门派中人,大部分应邀而来,但他们没有再见到无名子,见到的是各大门派内背叛的名单,和那本毒经的残烬,以及黄世荣和四十八位杀手的尸体。

    无名子留下一封长信,说明了经过详情。

    无名子带走了黄凤姑、伍元超、铁成刚和金萍,再加上白玉山夫妇和黄夫人,同时隐于深山。

    他已记熟毒经,自然,可以疗治黄凤姑等身中之毒。

    依着留函说明,袁道等救出了真的申三峰,也清除了丐帮中很多内奸。江湖中又暂时恢复平静。

    但江湖风波,像大海一样,有不得一点风,起风就有浪。所谓江湖风波,永无休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